李开复与谷歌

September 4, 2009 | 11 Comments

kfl

Update:

随着这几天在新浪微博对李开复老师的近距离观察,以及创新工场的正式发布,优比客觉得有必要对开复老师的离职创业重新做一个评价。

应该说,目前创新工场这种封闭型incubator的运作方式,确实可以发挥出开复老师在带人和个人品牌资源方面的特长。对创新工场还不熟悉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张亮的描述:

每个季度,其核心团队会筛选出 5 个项目,由工程师们组队实现。大约有 50% 的项目能够进入下一阶段,即获得创新工场及其基金共同投资的5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由此,这个项目就进入了自负盈亏阶段。如果它能够在接下来的三四个季度 中盈利或获得 A 轮融资,它就将变为独立公司。

这套机制中最苛刻的一步,是那些获得 50 万美元种子基金的项目,必须在大约三个季度中获得外部融资—如果他们不能独立完成这惊险的一跃,创新工场将不会再提供后续资金。

这个模式,好比你被大学录取后,学校给你安排了3个室友,外加一个course project。你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原型和初步的市场验证,才能获得一笔奖学金。接下来的1年之内,你要盈利,或者找到赞助企业。

从incubator自身角度看,这样的要求可以及时淘汰掉出问题的项目,控制风险,保持自身活力。当然,在如今的互联网领域,一个创业项目要获得创新工场设计的这种发展速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创新工场模式的新颖之处,在于无论什么样的创业者,你必须先以员工身份,在工场里打工,然后伺机寻找独立运作一个项目的机会。这一点,看似有些奇怪,不过倒也反映出李老师培养年轻人的苦心。至于这个模式具体效果如何,还有待时间检验。

最后,不能不承认李开复老师在运作个人品牌方面,确实是一等一的高手。离职、出书、上新浪微博、发布新公司,一系列公关事件的时机拿捏真是恰到好处。如今,李老师在新浪微博的粉丝排行榜上高居第一,把闾丘露薇和黄健翔远远甩在身后。在创新工场的新闻发布会上,官场、实业界、投资界的大佬纷纷来捧场,说明运作所需的资源已经基本到位。其实,在国内商业环境中,对创新工场这样的模式来说,找到下家的能力有时要优先于打造出好项目的能力。而李开复老师的个人品牌魅力,无疑让他成为运作创新工场最合适的人选。

对开复老师的新公司有兴趣么?请到这里应聘。

Original:

刚刚在新浪微博,看到李开复老师1天内发出的数十条“tweets”。看来从谷歌离职的消息传出后,他的心情还是颇为轻松的。事实上,这次分手,对当事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优比客很赞同Keso对李开复本人的评价。他无疑是一名出色的计算机科学家,也能组建出类似微软亚洲研究院这样一流的R&D部门,更是中国青年学生的优秀导师。当年在CMU拿到博士学位后,他能在这所计算机领域的世界顶尖名校留下来任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美国大学出于学术交流的考虑,通常不会同意毕业生留校任教,除非确实是极为出色的人才。其后几年间,李开复辗转于苹果、SGI、微软,都在产品研发与团队组织方面均有不俗表现。

但不能不承认,李开复并非一个好的创业者和商人。在他的履历中,这一部分显得比较苍白。

谷歌如今在中国面临的,并非一个技术问题,也非技术人才问题,而是一个商业与政府关系问题。处理后者,应该不是李开复的长项。他在谷歌的四年,为公司聚集了人气,打下了产品与人才储备基础,现在也是时候离开了。

跨国公司的美国总部,与中国公司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是一道难解的命题。由于中美两国文化、市场环境与用户习惯存在极大的差异,这世界其实根本就不是平的。美国人的性格特点之一,就是极其的自信,并坚守自己的价值体系与市场判断。商业领袖具备这样一种素质,原本是一件好事,在美国市场他们也确实获得了巨大成功。但问题是,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对中国市场确实缺乏了解,甚至存在严重误解。这种文化背景差异造成的沟通障碍,远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容易克服。

不过,这种沟通障碍,并非在任何商业领域都会带来致命的影响。对宝洁这样的FMCG(Fast-Moving Consumer Goods)跨国公司来说,中美市场基本上大同小异;而对互联网企业来说,由于满足的是消费者更加软性的需求,这两个市场可谓天差地别。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前者在中国顺风顺水,而后者中,外资企业却鲜有成功案例。

本客从来不认为,Google这样的国际互联网公司,会成为中国网络市场的主导者。他们,最多无非承担一个布道者(evangelist)的角色。要创造国人的网络幸福,还得靠我们自己的努力。

对于李开复老师将来的去处,本客倒是觉得不应该定位于什么“青年创业平台”,因为这并非他的长项,甚至还有可能误导那些涉世不深却又充满热情的年轻人。正如Keso建议的,去学校带学生,或许是最能发挥李开复价值的工作。可李开复老师,估计不会甘心就此告别这个曾经让他激动而又壮志未酬的商业世界。

(图片来源:http://www.cmu.edu)


Comments

11 Comments so far

  1. biglazy on September 4, 2009 6:14 pm

    商业世界 意思是他还是一心奔着钱去的啊 呵呵
    这个看法有意思 只是有点肤浅
    是不是他的长项也未可知,只是没有证明过而已
    一辈子做自己擅长的事 在别人面前装牛逼 也并不是所有人喜欢的

  2. 优比客 on September 4, 2009 9:20 pm

    李开复不缺钱,缺的是白手起家的创业体验和成功快感。老人家48岁了已经,后面再要折腾就难了。

    你说的没错,乔丹退役后还去了职棒呢。但凡成功人士,谁没有点fantasy。

    也许他表面一介书生,骨子里却是个商场狠角色,只是还没有机会表现。谁知道呢?

  3. biglazy on September 5, 2009 6:45 am

    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 要跟狠角色比 还真是有点悬~

  4. 有意思 on September 5, 2009 8:55 am

    tuote:

    谷歌如今在中国面临的,并非一个技术问题,也非技术人才问题,而是一个商业与政府关系问题。

    从博主这段评论来看,建议博主还是做技术的好,不要搞“创新管理 – 竞争战略 – 商业评论”,此非君之所长。

  5. 优比客 on September 5, 2009 9:01 am

    呃,受教了。您是啥背景,让我仰慕一下?

  6. 一言行 on September 7, 2009 11:21 pm

    不管如何,一个人可以拿到足够的资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成功了。

    再说李开复个人的职业经历已经辉煌过,现在过把创业瘾有何不可?鹿死谁手尚未知。

    反过来,从自己的角度来想想,即使现在我们的商业、创业经验不足。但如果真有人给你几千万,你会要么?敢冒险去花么?

    别说你不敢。

  7. 爆牙齿 on September 10, 2009 12:20 am

    有时候,我觉得“创新工厂”呢,有点像把Google Labs的模式独立出来以“办学”方式进行,看似不错,其实是也许是个陷阱。

    没有Google平台的支撑,其Labs里的创意是缺乏着力点的,也就是说“创新工厂里”的创意们是从零开始并没有平台支持的。即便具备李开复的人脉、管理、启动资金等资源,那也只是外部力量而非内部力量。况且这些资源除了资金外是否适合初创企业还是问号,李开复是有益的创业导师吗?李开复一直是“司令”角色,其思维想来大格局大手笔,可这些适合初创吗?

    在创新工厂,50万10个月时间完成质变,颇有点不成功便成仁的味道。可10个月后谁来接手5万美元/月的摊子?想省着花,为自己争取时间?可能吗?这不是你可控制的,你要做的就是用百米速度去冲刺,冲下来成绩不错给你一鞭继续吧,成绩不好自个倒一边去。

    且不说10个月后,就10个月内来说,豆瓣算近年来神速发展的创意了,第10个月的豆瓣是什么样?如果豆瓣进创新工厂,我觉得必死无疑。豆瓣都活不出来,你确保你比豆瓣更牛?

    这是一个大大的拔苗工厂。

    也许由马云搞,会靠谱很多。

  8. 优比客 on September 10, 2009 7:32 am

    类似的incubator,在国外有不少失败的案例,当然也有成功的。开复老师强调盈利的重要性,是对的。但如果把重点放在互联网行业,就可能有问题。这行业找到有效盈利模式的难度,众所周知。朝着在国内盈利的方向去,创新工场里应该少不了iPhone/MM apps或是游戏这样的项目。开复老师如何平衡创新与盈利之间的关系,值得关注。

  9. bmf外汇 on November 8, 2009 9:46 am

    确实很佩服他。。。。

  10. 康节互联 on November 17, 2009 11:34 pm

    靠他人脉,当李开复离开的时候,他的工厂怎么办?

  11. 小妹也来劲 on November 25, 2009 10:20 am

    好久没来,还真有点想大家了。

Name

Email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