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rou_logo

在人肉搜索已经成为一门显学的今天,优比客很奇怪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国内startup们在这方面的行动。从心理学角度看,一个专业的人肉搜索引擎,将迅速聚集起由无聊看客和爆料成瘾者构成的庞大用户基础,没有任何理由不成为Web 2.0神话的又一个典范。

美国人这一次又走在了我们前面。2006年,纽约著名的八卦博客站Gawker推出了Gawker Stalker服务,专供它们读者曝光娱乐界名人的行踪。比如,点开Anne Hathaway的页面,通过Google Map 的mashup可以清楚看到过去两年里她都在什么地方出现过。而这些信息,全部都是由Gawker的忠实读者提供的。

stalker1

在国内的人肉搜索还完全依赖于天涯、猫扑和百度知道这样的非专业平台时,Gawker Stalker让我们又一次体会到了美国人的专业精神。不过,这种全民皆狗仔的风气实在不宜助长,而且除了满足窥探名人隐私的欲望,也产生不了太多社会价值。

那人肉搜索的存在,究竟有什么积极意义呢?本客能想到的,大概有如下几个方面。

1. 在公司招聘员工、或者网友见面时,你可曾想过做一下对方的背景调查?

2. 对于公职人员上班时间的行踪,纳税人是否有权利获知?

3. 寻找失散的亲朋好友、被拐卖妇女儿童,是否能给人肉搜索带来更多社会意义?

早在5年前,本客曾经参与过一个美国互联网隐私搜索的实验项目,目的是研究仅通过互联网,普通人可以获得什么样的个人隐私信息。不幸被我们列为实验目标之一的一位大学教授,起初欣然同意参加这项实验,直到我们通过某个网络调查服务发现了他的一项轻微犯罪记录。

今天,在社交网络极度普及的情况下,要搜集一个人的私人信息,难度比原先又小了很多。互联网对信息的永久存储能力,对“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句话,进行了更加深刻的诠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结合搜索引擎、SNS服务、微博客实时信息和专门的UGC平台,完全可以打造出一个以每名网络用户为主线的庞大个人信息数据库。Google Social Graph API在这个方向上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信息的整体永远大于其局部之和,这就是为什么即使Google宣布它仅抓取公开的社交关系数据,我们仍然会产生担心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国内的诸多人肉搜索引擎案例中涉及的私人信息,大部分都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公开获得的数据。但当这些信息被拼凑到一起时,其对当事人产生的冲击常超出我们的想像。

正如林肯所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信息聚合的力量,也许正源于此。

而对这个可能出现的专业人肉搜索引擎来说,商业模式将不会是问题,因为大家会争相付费要求把自己的信息去掉,正如现在大家哭着喊着要把信息放到百度、谷歌上一样。

早上中天频道的新闻栏目中,张菲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被网友拍到的违规停车照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拍到了,我们也是普通人嘛”,墨镜后面的菲哥,说出了名人们的心声。不知道镜头后面的网友可曾想过,可能有一天他也会站在镜头前?


Comments

7 Comments so far

  1. youKnowMe on March 18, 2009 1:55 am

    想法专业化是最可怕的

  2. 潘丽丽 on April 10, 2009 12:52 am

    19921216

  3. 李亚蕉 on December 13, 2010 9:01 am

    I WANT TO KNOW WHO IS HER 那朋友

  4. 田玉兰 on November 6, 2013 7:27 am

    狮子座 乐活族 瑜伽

  5. 陶雨岑 on January 31, 2014 11:35 pm

    小学同学

  6. 朱子昱 on April 20, 2014 7:49 am

    LOL

  7. 朱子昱 on April 20, 2014 7:50 am

    上海中侨职业技术学院

Name

Email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