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zi

“当纳粹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没有说话,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囚禁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我没有说话,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工会会员的时候,我没有说话,我不是工会会员;

当他们迫害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这首发人深省的短诗,永久铭刻在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更加让人无法忘记的是,犯下历史暴行的纳粹当时在德国和奥地利所受的民众支持。这些支持者们,从未曾想到纳粹会为自己和全世界带来如此大的伤害。

当我们习惯于仅仅从自己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很可能就会变成盲目的支持者,甚至错误的参与者,最终毁掉每个人的利益。

这几天,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华尔街日报》和美联社等传统媒体对Google 的批评。对此,优比客的看法是,终于有人发出了早该发出的声音。

最近几年,广告主投放在Google和其他新闻聚合网站的广告越来越多,大量广告资源从传统媒体向互联网渠道转移。在广告市场投放总量不变,甚至略有下滑的情况下,传统媒体,尤其是报纸的生存,受到了严重威胁。连有150多年历史的《纽约时报》,上个月也不得不出售部分写字楼还债

传统媒体与Google之间的论战,看似与普通读者无关。只要能随时读到免费新闻,谁管它是来自《纽约时报》,还是其他什么网站。但事实上,没有了优质的内容资源,Google这样的新闻聚合渠道就成了无源之水。到时候受影响最大的,不是Google,而是我们这些读者。作为一个信息整合者,Google不用关心内容质量,只需要把网络上存在的内容全部抓起来。对Google 来说,哪怕网络上都是垃圾,只有还有人搜索,它就能挣钱。

媒体这门生意,赚的不过是一个差价。报纸和电视通过优质内容,“买”进读者的注意力,再把它们转手卖给后面的广告公司和客户。不要以为你真是在免费看电视或者阅读网络新闻,实际上你付出的大量阅读时间和注意力成本,早已被转卖。而你的付出,是整个媒体产业存在的基础。

我们不否认Google们的价值。但问题是,Google的收入,是否与它创造的价值成比例?Google提供便利服务的同时,在读者通往内容提供商的路上铺了一张大网,截流读者为阅读内容付出的“费用”。在宏观经济徘徊不前或略有增长的时期,整个媒体产业就接近于一个零和博弈。Google这样的渠道商多挣的钱,大部分出自传统媒体这些内容提供商的口袋。当有一天广告客户完全抛弃传统媒体的时候,读者就只是完全在为渠道付费。

当你去苏宁电器花2000元买一台电视时,你愿意付给生产厂商200元,剩下的留给苏宁,还是反过来?理智的消费者,当然希望付给渠道商的费用越少越好。而在阅读新闻和其它网络内容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却在反其道而行之。读者的点击,将更多收入贡献给了Google,而内容提供商们分得的仅仅是残羹冷炙。投入越大、制作成本越高的传统媒体,越早被挤出市场。当生存而不是内容质量成为传统媒体们关注的首要话题时,“劣币驱逐良币”的闹剧,将会又一次上演。

从这个意义上说,称“Google是网络寄生虫” 并不为过,它依附于内容提供商而存在,却吸取了整个生态环境中的大部分养分。从长远来看,这对内容的“购买”者和最终消费者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VC们在阅读商业计划书的时候,通常会习惯性的问一句,“what’s your unfair competitive advantage?”。Google之所以最受资本市场推崇,就在于它的商业模式是最不公平的,能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的回报。当这种模式发展的过于强大,对整个产业生态系统都产生负面影响时,Google就可能从人人膜拜的创新英雄,蜕变成我们这个时代的潘多拉。

Google利用内容资源盈利的方式,非常隐蔽。它从来只是提供内容页面的链接,而不会把内容本身直接放置在自己的网站上。这一点,让所有试图通过法律找麻烦的传统媒体无可奈何。但是,作为网络内容渠道商,只要成为读者访问的入口,Google就能够构建更高效的广告平台,分得更多的广告收入。

尽管Google提供了阻止搜索引擎索引新闻标题的技术手段,但它深知,由于传统媒体之间的相互博弈,谁也不敢贸然让自己的内容从搜索引擎上完全消失。在信息服务领域中搜索引擎独大的今天,Google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把内容提供商们玩弄于股掌之上。也许,这次多家传统媒体的联合发难,表明他们已经意识到“团结才是力量”这个道理。

Google的成功,是“以最小努力赚取最大利润”这一资本主义核心精神的完美体现。而东方的智慧,强调更多的是“涸泽而渔,焚林而猎”之害。也许在金融海啸过后、资本主义理念受到广泛挑战的今天,重新审视Google 给世界带来的变化,我们会有新的发现。

在媒体产业这个生态系统中,按理说读者最大。但我们同时又是势利、短视、沉默的大多数。当我们的奶酪,被Google这样的渠道商们拿走的时候,我们却还在一旁围观,甚至欢呼。也许有一天,我们将不得不这样喃喃自语:

“当Google挤垮《华尔街日报》们的时候,我没有说话,我不是它们的读者;

当YouTube干掉CNN们的时候,我没有说话,我不是它们的观众;

当网络上只能看到付费枪稿和恶搞视频的时候,我无话可说,已经没有其他内容可以看了。”

(图片来源:http://www.eastday.com)


Comments

16 Comments so far

  1. 玉米地 on April 8, 2009 8:16 pm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2. Liang on April 8, 2009 9:40 pm

    excellent post

  3. 上课听课 on April 9, 2009 12:25 am

    非常好的文章,不能怪Google,只怪读者都太脑残。

  4. Paul Chen on April 9, 2009 12:32 pm

    此文洞见卓越! 是时候了,各大媒体,该联手起来拒绝 Google 的 robot. 这当然有执行难度,不过大方向是 – 在网上发表好内容的作者(如优比客:)),有某种权力向搜索引擎要求方享其搜索带来的利润.有一个还算成功的案例为bigstockphoto.com.

    这么重要的问题,好像研究的人很少,我以前做过e-commerce的micro-payment,那时太早了,1997年. 现在看来有很大的用途.

    另条路可能是Kindle…总之,权力一定使人腐化,Google的独占已经让很多人不安,它距离 EVIL 好像不远了! 没有制衡,千万别梦想任何霸主真能 Don’t be evil.

  5. 传统媒体的生存权利 : 优比客 on April 9, 2009 8:31 pm

    [...] 关于Google们是如何从传统媒体那里攫取利益的问题,优比客已经做过分析。而今天重点说的,是传统媒体为什么需要保护? [...]

  6. 优比客 on April 9, 2009 10:34 pm

    @Paul 的确,micro-payment,尤其是通过kindle,很有可能成为传统媒体新的盈利模式。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平台的发展需要时间。

  7. 关于传统媒体的非正常死亡 : 优比客 on April 10, 2009 6:30 pm

    [...] (这篇文章,是优比客评论传统媒体向Google发难系列文章中的第三篇,前两篇分别在这里和这里。) [...]

  8. 报纸、内容、成本 | 优比客 on May 18, 2009 4:37 pm

    [...] 上个月,优比客和一些朋友就「传统媒体的“非正常死亡”」问题,曾经激烈的交换过意见。相关文章,还包括「谁动了我们的奶酪?」以及「传统媒体的生存权利」。本客觉得,对一些热点问题,讨论完毕就抛诸脑后,也许不是一个正确的处理方式。因此,过去两周多的时间里,本客亲自体验了一下传统媒体记者的工作,做了「范士沃斯住宅」、「底特律汽车工业」和「Wolfram Alpha首发」3个采访。其中,更是在底特律待了三天,为国内一家商业杂志做了长达2万字的专题报道,拍摄了上百幅现场照片。 [...]

  9. IT360 » Blog Archive » Google是寄生虫吗——反思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争 - 资深IT深度评论博客 on December 27, 2009 7:58 am

    [...]   优比客: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

  10. 时尚与交互设计研究中心 on May 26, 2010 2:20 am

    [...] 即便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传统媒体存在的必要性仍然毋庸置疑。而它们的生存收到威胁,并不是因为有什么新技术能够提供更好的新闻内容,而是因为网络渠道商们的出现,剥削了它们的劳动,攫取了原本属于它们的利益。 [...]

  11. how to get a life on December 15, 2011 7:45 am

    nice posts and nice site Great post man! Continue the good work!

  12. Kassandra Weekly on March 5, 2012 2:18 pm

    Its excellent as your other articles : D, thankyou for posting .

  13. Google是寄生虫吗——反思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争 | 优明之家 on July 10, 2012 3:23 pm

    [...] 新闻业  KESO:生或死,不是个权利问题  曹增辉:报纸可怎么混  优比客: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优比客:关于传统媒体的非正常死亡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

  14. Google是寄生虫吗——反思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争-陈佐博客 | 陈佐的博客www.chenzuo.cn陈佐的博客Chen Zuo's Blog on July 9, 2013 7:51 pm

    [...]   优比客: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

  15. Google是寄生虫吗——反思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争 on October 18, 2013 11:31 pm

    [...]   优比客: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

  16. Google是寄生虫吗——反思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争 – 叶落风前 on November 25, 2015 12:20 am

    [...]   优比客: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

Name

Email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