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9ae794a8e6b1bde8bda6e680bbe983a8e5a4a7e6a5bce698afe5ba95e789b9e5be8be59f8ee5b882e5a4a9e99985e7babfe79a84e887b3e9ab98e782b9e38082

通用汽车总部大楼,是底特律城市天际线的最高点。在市区这片废弃的住宅区里割草,市政工人需要动用拖拉机。而草坪,早已没有草坪的样子。

e5ba95e789b9e5be8be5b882e4b8ade5bf83efbc8ce5ba9fe5bc83e79a84e5b185e6b091e4bd8fe5ae85e6af94e6af94e79a86e698afe38082

在底特律市区,类似被废弃的住宅比比皆是。

e8bf99e69cace5ba94e698afe4b880e688b7e6aeb7e5ae9ee4babae5aeb6e79a84e4b889e5b182e5b08fe6a5bcefbc8ce5a682e4bb8ae5b7b2e7bb8fe4babae58ebb

这座三层小楼,早已人去楼空。

e5ba95e789b9e5be8be5b882e58cbae7a9bae697b7e588b0e69dbee9bca0e4b99fe58fafe4bba5e99a8fe4bebfe6a8aae7a9bfe9a9ace8b7af

底特律市区,空旷到松鼠也可以随便横穿马路.

e4b880e5b9a2e88081e688bfe5ad90e5898defbc8ce88081e5a4a7e788b7e59ca8e68993e79e8ce79da1efbc8ce697b6e997b4e698afe4b88ae58d8810e782b9e58d8a

一幢老房子前,老大爷在打瞌睡,时间是上午10点半。

e5ba95e789b9e5be8be5b882e58cbaefbc8ce588b0e5a484e698afe8bf99e6a0b7e79a84e696ade5a381e6ae8be59ea3e38082

底特律市区内,到处是这样的断壁残垣。

e5af86e6ad87e6a0b9e4b8ade5a4aee781abe8bda6e7ab99e6ada3e7ab8be99da2

密歇根中央火车站。1913年建成启用,1988年关闭。

e4b88de79fa5e98193e2809ce7a0b4e7aa97e79086e8aebae2809de79a84e68f90e587bae88085e5a881e5b094e9808ae5928ce587afe790b3efbc8ce5afb9e6ada4

不知道“破窗理论”的提出者威尔逊和凯琳,对此作何感想?

e69bbee7bb8fe698afe5ba95e789b9e5be8be69c80e5a5a2e58d8ee9a5ade5ba97e4b98be4b880e79a84lee-plaza-hotelefbc8ce59ca8e4b88ae4b896e7baaa90e5b9b4

曾经是底特律高档饭店之一的Lee Plaza Hotel,在上世纪90年代停业,至今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外壳。

lee-plaza-hotele688bfe997b4e9878ce695a3e890bde79d80e4b88de5b091e8a2abe4b8a2e5bc83e79a84e5aeb6e585b7

Lee Plaza Hotel房间里,散落着不少被丢弃的家具。

wilbur-wright-schoole69bbee698afe5ba95e789b9e5be8be4b880e68980e585ace7ab8be5ada6e6a0a1efbc8c2005e5b9b4e585b3e997ad

Wilbur Wright School曾是底特律一所公立学校,2005年关闭。

e5ba9fe5bc83e79a84e5ada6e6a0a1e997a8e58fa3efbc8ce4bb8de784b6e7ab8be79d80e4b880e59d97e8ada6e5918ae7898cefbc9ae2809ce5ada6e6a0a1e58cba

废弃的学校门口,仍然竖着一块警告牌:“学校区域禁止毒品!”

wilbur-wright-schoole58685e983a8

教室里凌乱不堪。

—————————————–正文分隔线—————————————–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在底特律市中心开车兜了一圈之后,我还是大吃一惊 – 这几乎是一座空城。

双向8车道、直通市中心的Woodward大道上,车辆的稀疏程度,在世界诸大城市中,也许只有平壤可以媲美。道路两边,到处是空闲的停车位,路边的行人,更少得可怜。距离市中心很近的住宅区,矗立着一幢幢废弃的房子。松鼠可以逍遥的随意横穿马路,似乎这早已不是人类占据的世界。

底特律河边的通用汽车总部大楼,是城市天际线的至高点。大楼极富现代感的玻璃幕墙,反射出的却是一片人去楼空的景象,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一名身着鲜艳制服的市政工人,正开着拖拉机,修剪如内华达沙漠般的草坪。一般城市里使用的割草机,早已对付不了这里坑坑洼洼的草地。

David Broderick Tower和Lee Plaza Hotel,是这座城市曾经辉煌的见证。前者是35层高的摩天大楼,上世纪80年代前底特律著名的诊所和律师事务所均云集于此;后者则曾是底特律最奢华的饭店之一。如今,这两栋建筑早已被废弃,甚至找不到一扇完整的窗户。

而这些底特律昔日的标志性建筑中,如今最富视觉冲击力的,当属底特律中央火车站。它的正立面,给人的感觉仿佛米兰哥特式大教堂般庄严肃穆。而它的破窗,却又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艺术气息,好像炸弹碎片向四周爆裂开来的一瞬,被永久凝固。

Wilbur Wright School是底特律的一所公立学校,但那已经是2005年前的事。如今,它已成为无家可归者挡风遮雨的地方。学校的三层小楼,从内至外,到处都是涂鸦。而学校正门前多年前树立的那块警示牌,色彩却依然鲜艳,上面写着,“学校区域禁止毒品”。

读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底特律是一座充满了绝望的城市。我也是这样想的,直到在Bagley街边遇到了T.J.和他的朋友Bonaparte。

tje5928cbonapartee38082e899bde784b6tje698afe4b880e5908de5819ce8bda6e4bd8de7aea1e79086e59198efbc8ce4bd86e4bb96e5b7a5e4bd9ce4b8ade79a84

T.J.是一名停车位管理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不足一百米长的华盛顿大街上,巡视十余个停车位计时器,并给超时停车的司机开罚单。每隔15分钟,T.J.就要溜达一圈,去照看稀稀落落停在路边的几辆汽车。而剩下的时间,就在和老朋友Bonaparte的聊天中打发掉。

Bonaparte是个开朗的人,隔着大街就喊我过去聊天,还介绍了不少底特律值得一看的新建筑。看得出,虽然这里工作职位不断减少,Lions橄榄球队也战绩不佳,他仍然热爱着这座城市和她那支在NFL里垫底的球队。在他眼里,底特律的改变虽然缓慢,但值得期待。

看上去四十多岁的T.J.,一生中没去过太多底特律以外的地方。当Bonaparte拿这个嘲笑他时,T.J.就说起他那场在加拿大举办的婚礼,和在那里曾经拥有的一座房子。事实上,从华盛顿大街到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只需向南穿过几个街区,然后越过底特律河。这看起来微不足道的“跨国旅行”,已成T.J.为数不多值得炫耀的人生体验。

“我没结过婚,也从没想过”,Bonaparte这样说。

在对底特律治安的看法上,T.J.和Bonaparte似乎产生了分歧。对T.J.来说,每天干完6小时的活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逃离这座城市。而Bonaparte却对T.J.的做法不以为然。他喜欢在市中心遛弯,坐在草坪的石雕上晒晒太阳。这里对他来说,与自家后院并没有什么不同。

底特律是一座矛盾的城市。这里,断壁残垣与新建的写字楼比邻而居。有人度日如年,有人却似乎甘之如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脸上也会挂着微笑,只是说不清那是对生活的无奈,还是对未来的希望。

对于大街上没有什么人这一现象,Bonaparte的解释是,今天是底特律市长选举日,大家都去投票了。我不想去验证这个说法真伪,只希望它是真的。


Comments

1 Comment so far

  1. plato on May 7, 2009 10:27 am

    这么多空房子,中国移民过去一批吧:)

Name

Email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