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9ae794a8e6b1bde8bda6e680bbe983a8

通用汽车总部

e5858be88eb1e696afe58b92e58c97e7be8ee680bbe983a8e5a4a7e6a5bc

克莱斯勒总部大楼

1904e5b9b4e5bbbae68890e79a84ford-piquette-plantefbc8ce698afe7a68fe789b9e585ace58fb8e7acace4ba8ce5aeb6e5b7a5e58e82e38082e694b9e58f98e6b1bd

1904年建成的Ford Piquette Plant,是福特公司开设的第一家工厂。改变汽车工业历史的福特Model T就是1908年在这家工厂里制造出来的。现在,这里是一间博物馆。

fisher-body-plante69bbee698afe9809ae794a8e585ace58fb8e588b6e980a0e588abe5858be5928ce587afe8bfaae68b89e5858be8bda6e8baabe79a84e5b7a5e58e82

Ford Piquette Plant斜对面的Fisher Body Plant 21,曾是为通用公司制造别克和凯迪拉克车身的工厂,1991年废弃。

fisher-body-plante5a496e5a299

Fisher Body Plant 21的外墙

e8a197e8beb9e585a8e698afe8b78ce890bde79a84e7a28ee78ebbe79283

厂房周围全是跌落的玻璃碎片。

fisher-body-plante5a496e5a2992

Fisher Body Plant 21外墙上,破碎的玻璃窗与涂鸦构成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后现代艺术品。

e6b682e9b8a6e889bae69caf

工厂已经死了,但置身其中,仍会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你。

fisher-body-plante8bda6e997b4e5a496e5a299

Fisher Body Plant 21装配车间的外墙

fisher-body-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2

车间内景。天花板上垂下的钢筋,像藤类植物一样无力。

fisher-body-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6

厂房里的走廊,通向远处的黑暗尽头。

e69bbee7bb8fe5bf99e7a28ce79a84hastingse8a197

曾经忙碌的Hastings街,如今已经尘埃落定。

palmere8a197e8beb9e79a84e4b880e997b4e688bfe5ad90e38082

离开Fisher Body Plant 21不远的Palmer街边,一幢被遗弃的房子。

e688bfe5ad90e5a496e5bda2e5b7b2e7bb8fe689ade69bb2

房子的外形已经扭曲

e68abde6b0b4e9a9ace6a1b6e69da5e588b0e4ba86e5aea4e5a496

抽水马桶来到了室外

e688bfe5ad90e79a84e5aea2e58e85

客厅里一片狼藉

e5a4b1e781abe5908ee79a84e5aeb6e585b7e5928ce58ea8e585b7

被火烧过的家具和厨具

bellevuee8a197e79a84packard-plante38082packarde69bbee7bb8fe698afe8b1aae58d8ee8bdbfe8bda6e7949fe4baa7e59586efbc8ce8bf99e5baa7e5b7a5e58e82e588b6

距市中心只有几英里远的Bellevue街上,有一家Packard Plant。Packard曾经是豪华轿车制造商,这座工厂的最后一辆Packard牌轿车,出厂时间是1956年。

packard-plante5a496e5a299

车间外墙

e9878ee7949fe7818ce69ca8e587a0e4b98ee8a681e8b685e8bf87e4b889e5b182e6a5bce9ab98e79a84e58e82e688bf

野生灌木几乎要超过三层楼高的厂房

packard-plante58e82e58cbae9878ce79a84e4b880e58faae9878ee58594

这里的野兔似乎不怎么怕人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

难道Ike飓风,也曾拜访过这里?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2

也许在后世人眼中,这些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雅典神庙立柱。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3

希望之光,透过残破的屋顶照进来。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4

从遗落家具的样式看,它们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很长。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5

这里,似乎曾经是车厂管理人员的办公室。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6

破窗外的小树,是灰色厂区中为数不多的生命象征。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81

似乎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将这面墙向内推倒。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9-e8bf99e4b880e5b182e698afe58a9ee585ace58cba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喜欢这张照片。

packard-plante8bda6e997b4e58685e699af10

在车间二楼,看街对面的厂房。

e6b1bde8bda6e5b7a5e4babajohne59ca8hendriee8a197e8beb9e69c89e4b880e5b9a2e7a0b4e697a7e79a84e688bfe5ad90e38082e5b0bde7aea1e59ca8e5a496e4baba

在离开Packard Plant不远的Hendrie街上,曾经是汽车工人的John有一幢破旧的房子。尽管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一间危房,John却觉得住在里面很安全。

e4bab2e6889ae5bc80e8bda6e8bf87e69da5efbc8ce68a8ajohne79a84e6af8de4bab2e68ea5e8b5b0e38082

亲戚开车过来,把John的母亲接走。

e59d90e59ca8e887aae5aeb6e997a8e5898defbc8cjohne5838fe4b880e4b8aae59bbde78e8be38082

坐在自家门前,John像一个国王。

e5ada6e6a0a1e694bee5ada6-e8bf99e4ba9be5ada9e5ad90e4b99fe8aeb8e698afe5ba95e789b9e5be8be6988ee5a4a9e79a84e5b88ce69c9b

市区的一所学校放学,孩子们走出校门,为寂静的街道带来一丝生气。他们,也许是底特律明天的希望。

—————————————–正文分隔线—————————————–

底特律三大车厂中,只有通用汽车公司的总部设在市区。福特公司的全球总部,在距离底特律市中心20公里的迪尔伯恩。而克莱斯勒公司的总部,则远在50公里之外的奥本山。三大车厂总部中,通用最为现代,也最气派。克莱斯勒则是最漂亮的一个。至于福特,就只能用朴实无华来形容了。

也许,三大车厂中受经济危机影响最小的福特公司,恰恰是得益于这种朴实的作风。

位于底特律市区北部Piquette街的福特Piquette工厂,只有一座不大的三层厂房。这是福特公司在美国开设的第一家工厂,也是改变世界,创造出中产阶级的福特T型车的诞生地。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博物馆,向世人展示着汽车工业的历史足迹。

在Piquette街斜对面,矗立着另一座巨大的厂房,它就是曾经为通用公司生产凯迪拉克和别克车身的Fisher Body Plant 21。自从1991年关闭以来,这里就再无人过问,断壁残垣也从来没有被清理过。厂房四周,到处是掉落的砖块和玻璃碎片。车间里面,除了当年留下来的工具和办公家具,还有无家可归者丢弃的空酒瓶和衣物。天花板上垂下的一根根钢筋,让人感觉好像置身于后工业时代的金属混凝土丛林之中。

站在黑漆漆的厂房里静静聆听,你似乎可以听到有一种力量在低声细语。外墙上涂鸦者画的那一双眼睛,明白无误的告诉路人,“This building is being WATCHED”。这一丝神秘色彩,让Fisher Body Plant 21,连同底特律所有的废弃建筑,瞬间具有了一种独特的美学体验。当喧嚣过后,尘埃落定,大地上万物回归初始的白茫茫,这份宁静恐怕要超过“鸟鸣山更幽”的境界了。

在Fisher Body Plant 21东面两公里之外的Bellevue街上,有一座规模更大的废弃汽车工厂-Packard Plant。这里的情况,似乎还要糟糕。两排厂房中间的空地上,野生灌木长得快要赶上三层楼高。野兔在草丛里穿梭,似乎并不怎么害怕人。

从老厂区,到靠近市中心的住宅区,被火烧过的房子四处可见。不知道老房子是不是都特别爱着火,但在底特律,这个比例高的惊人。

John曾经是一名汽车工人,他在靠近市中心的Hendrie街上有一幢房子。尽管在大部分人看来,那无疑是一座危房,但他和母亲却在里面住的很自在。当我聊起那些破败的厂房时,他马上说,人们已经在计划翻新,重新把这些房子用起来了。跟Bonaparte一样,John看问题,总是试图寻找好的一面。也许这就是让他们能够在这座城市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

当我提出给John拍张照片时,他摆了个最得意的姿势。坐在自家门前,John像一个国王。在底特律,无论自己的地方看起来多破旧,很多人还是守在这里,把希望寄托在明天。

Ferry街一所学校里,篮球场的大部分被改做停车场,但这丝毫不影响孩子们打球的兴致。放学时间的学校门口,一帮孩子叽叽喳喳的走出来,为寂静的街道增添了不少人气。他们,也许就是底特律明天的希望。


Comments

1 Comment so far

  1. Anonymous on May 7, 2009 10:40 am

    震撼!今天的样子,明天的历史。。。

Name

Email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