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的独行者

February 10, 2009 | 2 Comments

(这是新年假期从北极回来后写的一篇文章,发表于《商界评论》2月号,是未经编辑修改的版本)

2008年12月的短短一周内,美国一家网站的访问量激增了1千倍。出人意料的是,这次创造奇迹的并非什么硅谷IT精英,而是一个70岁的犹太老头—纳斯达克前主席伯纳德•麦道夫。在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的网站上,挂着一张孤零零的页面,为好奇的访客展示法庭传票和公司清盘的相关信息。黑色的页面背景,预示了公司投资客户们黯淡的前景。

这家拥有数百亿美元资产的华尔街投资公司,刚刚被发现是一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金融骗局。在麦道夫的一手策划下,公司用后期投资者的本金来支付前期投资者的利润,并将这一古老的“庞氏骗局”维持了近30年时间。12月11日上午8点30分,随着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对麦道夫的逮捕,来自30多家机构和数千名个人投资者的5百亿美元资金瞬间化为乌有。在受害者名单中,不乏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和国际奥委会这些我们熟悉的名字。

麦道夫拆东墙补西墙式的骗术并不新鲜,但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在20多年的时间里他把这场骗局玩的天衣无缝,源源不断拉到新的资金进场。如果早先的投资客户需要从帐户中支取现金,他们通常在几天内就可以拿到支票。这一切正常的几乎让人无法产生任何怀疑。公司不少私人投资者都是老主顾,很多人委托麦道夫管理个人资产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如果不是这次麦道夫东窗事发,他们也许还能继续安稳的用投资回报支付养老和医疗费用。

这场完美骗局的拆穿更加具有戏剧性。12月10日,麦道夫把担任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高管的两个儿子马克和安德鲁叫到家中,向他们坦白了公司运作的真相。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记录显示,当时马克与安德鲁对整个事件感到非常震惊,并在质问父亲相关细节之后,向调查局做了报告。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除麦道夫之外的任何人,包括他的直系亲属,对这个骗局知情。如果这一情况属实,那么麦道夫骗局将成为历史上最大一起由个人策划进行的投资诈骗案。

1938年,麦道夫出生在纽约一个普通的犹太家庭。1960年大学毕业后,他用做海滩救生员和安装草坪喷灌系统积攒下来的5千美元,创办了之后几十年名声显赫的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起初,公司从事股票经纪业务,为买家和卖家提供手工报价。后来,为了和具有纽约股票交易所场内交易资格的经纪公司竞争,麦道夫开始使用计算机系统自动撮合报价。这项新技术的采用大大降低了交易佣金成本,使麦道夫的公司最终脱颖而出,成为美国最大的独立交易商之一。麦道夫公司开发的自动报价系统,就是今天纳斯达克的前身。

作为缔造现代华尔街交易体系的先驱,麦道夫一直致力于纳斯达克电子交易市场的推广,并于1990年开始担任纳斯达克董事会主席。于此同时,麦道夫的弟弟、两个儿子和其他亲属陆续加入公司,使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逐渐蜕变成一家犹太家族式企业。在华尔街,麦道夫非常受人爱戴。在同行眼里,他是一名正直的投资家和慷慨的慈善家;而在投资者眼中,麦道夫简直就是上帝。

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为客户长期提供异常稳定的投资回报。曾经有传言说,麦道夫投资客户的帐户里,每个月都能像时钟一样收到将近1%的收益,而且几乎从不亏损。格拉丹特是美国一家对冲基金研究公司的创始人,最近他发现,麦道夫旗下的对冲基金自1996年以来只有5个月产生亏损。在2008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38%的情况下,麦道夫运作的对冲基金仍然报出了5.6%的年增长率。

稳定在10%左右的长期投资回报率,被认为是麦道夫骗局能够维持长达30年的一个关键因素。之前的金字塔式融资骗局,向客户许诺的资金回报率通常超过20%。在骗局的策划过程中,麦道夫并没有被贪婪冲昏头脑。较低的回报率设置,既打消了大部分人的怀疑,也为后续融资争取到了时间和空间。然而百密难免一疏,麦道夫异常稳定的投资回报仍然招致了一些人的怀疑。早在2001年,就有交易员公开质疑麦道夫连续72个月股票投资盈利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事实上,即使是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基金,在经济不景气时(如2001年)也难免出现零或负增长。

然而这一切,没有人再深究下去。作为麦道夫的投资客户,尤其不敢在具体的投资事务上刨根问底。要加入麦道夫的理财基金,需要靠朋友或生意伙伴引荐,门槛非常高。而麦道夫本人,又特别反感别人打听他的投资策略和执行过程。在外人看来,麦道夫选择客户是非常谨慎的,他曾多次拒绝“不合适”客户的投资要求。能加入麦道夫的基金,更像是一小部分“成熟投资者”的特权。

除了虚假的投资业绩,麦道夫的个人魅力是他赢取客户信任的另一件武器。2008年12月初的一天,麦道夫走进他在佛罗里达棕榈滩的度假别墅附近一家理发店,像往常一样花65美元理发,再花40美元刮脸。在已经为他理了17年发的费戈里奥济眼里,麦道夫是一名和蔼可亲的绅士。骗局被揭破一周后,这位理发师对记者坦言,麦道夫在华尔街所做的一切,对他来说简直匪夷所思。

在麦道夫经常光顾的棕榈滩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他今年的差点维持在9.8,正如多年来为投资客户创造的资本回报一样稳健。正是如此稳定的盈利表现,引起了同样是俱乐部会员的雷恩女士的注意。今年72岁的雷恩女士和她的丈夫在佛吉尼亚州拥有一家汽车4S店,他们在6个月前刚刚把1百多万美元交给麦道夫的公司管理。当被问及投资给麦道夫的理由,他们提供了与大部分麦道夫客户相同的答案 – 麦道夫为人正直慷慨、待人友善,最重要的是他有多年的良好投资回报记录。在棕榈滩的富人圈中,午餐时热点话题之一就是麦道夫又帮他们赚了多少钱。在这里,不管认不认识麦道夫,几乎所有人都虔诚的把资产递到他面前,希望能加入这场制造财富的狂欢。

纽约一家高档牛排馆的经理罗曼诺告诉记者,麦道夫在过去20年里一直是麦道夫这家餐馆的常客。每次用餐时,他总是和一些客户坐在餐馆一处显眼的桌子旁。很多客户的投资决定,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完成的。有趣的是,许多麦道夫骗局的受害者,同样也是这家餐馆的老主顾。雷斯曼,一名在纽约执业的律师,至今还经常回忆起6年前与麦道夫初次会面时的情景。在他的印象里,麦道夫是一个社交天才,具有与生俱来的人格魅力。而今天,雷斯曼正在为麦道夫的10名客户追讨超过1.5亿美元的投资损失。

麦道夫骗局的成立,其实并不难解释。从5千美元白手起家到在华尔街崭露头角,麦道夫本人就是美国梦的一个缩影,能赢得大家的尊重与信赖绝非偶然。在投资公司建立初期,麦道夫通过引入计算机技术,为股票交易方式带来革命,奠定了后来纳斯达克市场的基础。《商业周刊》的资深编辑加尼尔认为,过去几十年麦道夫为纳斯达克所做的工作,是纳市能吸引到苹果、升阳和思科等著名公司前来上市的重要原因。正由于他的努力,使得今天的纳斯达克市场能够与纽交所并驾齐驱。在不断为市场降低交易成本的同时,麦道夫积累了大量的个人财富,也得罪了不少既得利益者。

麦道夫在华尔街的地位和进取形象,将他塑造成为投资理财方面的权威。而长期稳定的投资收益,就是权威的有力佐证。服从权威是人们与生俱来的天性,尤其对那些希望通过资本市场积聚财富的人而言。在贪婪和恐惧的驱使下,那些渴望资产增值而又害怕失去投资机会的有钱人,争先恐后跳上麦道夫的财富快车,在一片欢歌中驶向未知前程。他们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财富命运交给麦道夫掌管,而后者也确实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没有让任何人失望。

麦道夫最初的投资者,都是从他熟悉的长岛和棕榈滩犹太富人圈中发展出来的。通过利用犹太人之间的相互信任,麦道夫打造了一个庞大的客户网络。而口碑营销,则是他不断积聚客户的不二法门。麦道夫对旗下基金的推销方式,后来在谷歌推广自己的Gmail服务时也有采用。首先营造一个封闭的神秘圈子,让外人不得其门而入。然后突然有一天,一个圈内人打开一扇门,欢迎你加入。相信任何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尤其当圈中堆放的是现实世界的真金白银时。

骗局败露后,媒体普遍质疑为何华尔街对麦道夫基金的监管缺失长达数十年。这个每次金融丑闻曝光后媒体必提的问题其实是一个伪命题。资本市场本身就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体系,制度建立者考虑的再周全,也难免会留下空子。麦道夫以一种非常巧妙而又充满自我克制的方式,利用了现有系统的漏洞,只能归结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可以肯定,无论这次监管部门针对麦道夫骗局做出怎样的制度调整和完善,类似的骗局今后还会再发生。只要人性的弱点依然存在,行骗者就永远能够得逞。

12月17日,交完保释金的麦道夫轻松的走回位于曼哈顿富人区的家中。如果不是数月前几个投资客户需要提前赎回70亿美元的本金,麦道夫的秘密也许根本不会被拆穿。他的客户们可以继续收到每月1%的投资回报,大家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这让人不禁想起始于2年前的次贷危机和随之而来的金融海啸,如果那时泡沫不被捅破,人们还会建起更多的房子,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这种相似性,不禁让人感叹。

在很多人眼里,麦道夫并不完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1998年,麦道夫和他的太太专门设立了家庭基金会,10年间先后向各慈善组织、学校和其他公共机构捐献数千万美元。虽然麦道夫从事慈善事业的动机不纯,但他也确因此在纽约慈善圈子里风光一时。麦道夫与公司员工关系很好,经常带同事乘坐他的私人游艇出海。在12月10日,也就是他自首的前一天,麦道夫向公司高管建议提前2个月为员工发放数百万美元的年终奖。当然,随着公司运营的真相大白,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仅剩的2亿美元资产也随即被联邦政府冻结。

目前,麦道夫骗局留下的最大迷团,就是投资者5百亿美元的去向。麦道夫自身生活并不算太过奢华,他在曼哈顿价值7百万美元的别墅,在华尔街圈子里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仅2008年第一季度,曼哈顿地区就有71间价值千万美元的豪华公寓被买走。而那艘55英尺长的木质游艇“公牛”,也是麦道夫早在30多年前花46万美金购买的,那时骗局很可能还没有开始。目前,数百亿美金最有可能的去向是在证券交易中亏损或者被转移到麦道夫的离岸银行帐户。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资金被还回到投资者的口袋。假设一对夫妻10年前在麦道夫基金进行过一次性投资,那么随着每年支取10% 的回报,现在他们早已赚回了本金。

在向联邦调查局自首时,麦道夫把自己的罪行总结为“向投资者支付了并不存在的钱”。有趣的是,《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穆雷认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并不是麦道夫事件,而是联邦政府设计的社会保障体系,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政府正在向人民承诺支付并不存在的钱。

从一个令人尊敬的美国梦实现者,到一个滥用他人信任的金融诈骗犯,麦道夫完成这一转变究竟花了多长时间,要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才能揭开。而我们更好奇的,是究竟何种原因促成了这种转变。麦道夫骗局的败露,摧毁了我们对专家与权威的信任。也许从这一刻起,我们将不得不仔细打量周围每一个人,无论他曾经是多么受人尊敬。如果麦道夫真的窃取了人们之间的信任,那么他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损失将远超过区区5百亿美金。


Comments

2 Comments so far

  1. yhlfh on February 11, 2009 8:15 am

    太匪夷所思了!居然能有庞氏骗局能维持30年之久。

  2. leaflying on September 24, 2009 1:02 pm

    本篇的倒数第二段最让人毛骨竦然.国家主导的击鼓传花游戏,传的可能是引线咝咝作响的炮弹.

Name

Email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