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_at_n_pole

(本文原载于《商界评论》5月号,题目为编辑所加)

从纽约的中央公园出发,驾车沿哈德逊河向北行驶,不到1个小时就可以来到一个叫做阿芒克的地方。这里,是著名的“蓝色巨人”IBM公司总部所在地。长达百年的公司历史,让IBM始终扎根于美国东海岸商业气氛浓郁的环境之中。早在硅谷诞生前30年,这家靠制表机起家的公司就已经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业界明星。

时钟向前拨快半个世纪。1982年,美国西海岸四季如春的硅谷腹地,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几名研究生共同创办了一家名叫太阳微系统(Sun Microsystems)的计算机公司。Sun这个名字来自于斯坦福大学网络(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几个单词的缩写,也恰好预示了公司如一轮朝阳般的发展前景 , 依靠销售工作站,Sun公司在成立后的第一个季度就实现了赢利。1986年,Sun公司顺利上市。

这两家时间上相隔半个多世纪,空间上横跨美洲大陆的公司,随着3月18日《华尔街日报》的一条新闻,被紧紧联系到一起。这一天,IBM与Sun进行收购谈判的消息,传遍了世界。

IT界的创新先锋

自公司成立伊始,Sun就提出了“网络就是计算机”这一全新理念,并一直致力于开发最尖端的网络计算技术与产品,包括CPU、服务器、操作系统和企业计算软件。在1995年,Sun推出了它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产品 —— Java。今天,Java程序几乎运行在我们身边每一部电脑和手机之上,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在硅谷,Sun是技术与创新的代名词。“要想知道IT行业未来发展方向,就去问问Sun吧”,《华尔街日报》这样说。出身名校的Sun血统高贵,在每年高达20亿美元的研发投入下,Sun产品线几乎占据了高端企业级系统与应用的每一个角落 。从UltraSPARC处理器、Sun Fire服务器、Sun StorEdge T3存储系统,到Solaris操作系统、Java企业系统、StarSuite办公软件。横跨软、硬件的全产品线战略,注定了Sun几乎要与所有面向高端的IT巨头同时展开竞争。

而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这位性格鲜明的Sun联合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是带领Sun公司取得今天业界地位的领导者。十几年前,他力排众议,在所有对手都在开发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的服务器时,坚持投入巨资开发Sun专有的服务器芯片和操作系统。最终,Sun基于SPARC芯片的服务器在速度、安全性等多项指标上均超过对手,尽管价格昂贵,Sun的服务器仍然成为了大型金融公司和互联网新贵的首选产品。

在Sun公司成立之初的十几年中,一直是技术与产品完美结合的企业典范,也是市场的宠儿。直到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时,Sun 才迎来了12年里的第一个非盈利季度。然而,Sun的经营业绩从此就一蹶不振,过去8年来多半时间都在亏损,股价也从60多美元滑落到4美元。究竟是什么原因,让Sun从万人瞩目的创新先锋,一下子跌落到长期亏损,甚至面临被竞争对手收购的局面?

市场战略的系统风险

Sun,看似充满了浓厚的工程师文化,其实是一家很讲究战略的公司。当年,麦克尼利在斯坦福大学拿到的,是MBA学位。而在Sun公司的4位创始人当中,有一半是MBA出身。

在销售策略上,Sun非常注重区域市场风险的分散。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以及金砖四国中的巴西、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就成为Sun重要的海外市场。到2003年,Sun在海外市场的销售收入已经超过了总营收的一半,受单一市场经济波动的影响已经被降到最低。

然而,Sun聚焦于高端市场的产品战略,仍旧使自身业绩过度依赖于世界范围内宏观经济的景气程度,从而带来了难以避免的系统性风险。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风暴、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以及从去年开始的经济大萧条,使得全球企业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内对IT基础设施投入力度不足。而这些企业采购的侧重点也发生了变化,从一味追求系统性能,转变成要求经济适用的IT解决方案。这些因素,导致Sun的销售业绩受到很大冲击。

在宏观经济长时间低迷以及IT基础设施为企业带来的收益不断下滑的影响下,廉价适用的企业级计算服务越来越受到市场欢迎。随着Intel开放的x86平台性能的不断提升,很多公司可以在Intel平台的基础上,制造出性能接近于Sun,但价格要低很多的企业级服务器产品。

Sun公司一贯的价值主张,在高端企业级计算产品市场需求持续低迷的环境下,显得那么不合时宜。而在廉价的Intel平台削弱了Sun硬件产品优势的同时,基于开放源码的Linux操作系统和一系列企业级软件,则重重打击了Sun的软件优势。Linux与x86平台的完美结合,把Sun的高端软硬件一体化的捆绑销售策略,逼到了市场角落。

迷失在长尾市场

随着大型企业和重要政府部门纷纷成为Sun的客户,以及IBM这样的重量级对手加入市场争夺,企业计算市场新的增长点正在不断沿长尾向市场中低端移动。而在这里,Sun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客户和全新的需求。

在这个新的市场领域,Sun遇到了来自具有PC制造和销售经验的戴尔与惠普的强力挑战。以戴尔为例,这家公司把自己的产品明确定位在小企业和家庭用户,以出色的运营管理和物流削减产品成本,为企业提供物美价廉的计算解决方案。面对自下而上向企业计算市场渗透的戴尔,希望向低端市场发展的Sun在产品上显得毫无竞争力。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高度整合的专有产品线,在带来高额利润的同时,让Sun公司完全忽视了Linux潜在的威胁。而此时,老对手IBM却不断利用Linux大做文章,树立起开源是未来软件行业发展趋势的观念。在外界不断的批评声中,Sun不得不做出妥协,于2002年宣布推出基于Linux平台的新产品。然而,Sun公司高层清楚的知道,Linux很可能将会成为Sun旗舰级软件产品Solaris操作系统的掘墓人。

这对Sun是一个两难。如果拒绝拥抱Linux,Sun就无法进入基于Linux和x86平台的低端企业计算这块巨大的市场。而要进入这个市场,除了会损害Sun在系统软件领域内的销售例如,还不得不向老对手Intel低头,采购Pentium处理器和相关芯片组。而这种合作关系一旦确立,就意味着Sun默认企业计算服务加速廉价化的现实。

最终,Sun采取了一个折衷策略。2003年,Sun宣布与AMD达成战略联盟,借助AMD Opteron处理器进入x86服务器市场,并在新的服务器上支持Red Hat和SUSE Linux操作系统。

迟到的开源策略

对加入Linux阵营的Sun来说,依靠专有Solaris操作系统挣钱的难度越来越大。而与此同时,IBM长时间推动开源社区文化,并从Linux、Apache等诸多战略项目中受益的事实,对Sun产生了一些启发。

2005年,Sun对外开放了Solaris的部分源码,并向开源社区捐赠了1670项专利技术,希望借此增加这款老牌操作系统的影响力。然而,这一切来的太晚了。Linux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早已达到了critical mass,其普及率已经成为Solaris用户改用Linux的一个重要原因。更加让Sun沮丧的是,很多老Solaris客户在改用Linux后,发现系统性能不但没有下降,在运行一些第三方产品,如IBM Cognos BI应用软件时,反而还有提升。

2006年,Sun公司进一步增加了开源力度,将最宝贵的资产 ——Java虚拟机和编译器的源代码开放。然而,早在1年多前,IBM就通过Apache Software Foundation推出了自己的开源Java项目Apache Harmony,并不断劝说Sun在Apache Harmony项目下对Java开源。Sun当然不会甘心被IBM主导的开源项目控制,转而另起炉灶。从此,两个Java开源项目并驾齐驱,各自的影响力都受到了限制。这一切,恰恰是Java最大的敌人微软所乐观其成的。

Sun独家包揽所有企业计算服务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它却又迟迟不愿加入别人主导的游戏,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拒绝与其他IT企业合作。长期以来,Sun奉行的是“Sun生产所有产品,所有产品都为Sun生产”这样的孤立主义策略。这种封闭的整合计算平台,固然能为企业带来一些使用便利和性能优势,但在现实世界中,很难找到只需要使用Sun一家产品的企业。许多Sun的客户,都有把SPARC服务器与已有的PC机、IBM大型机以及基于Wintel技术的服务器集成起来的需要。而在这些方面,他们有时很难得到Sun公司有效的帮助。

Sun公司的处境,与上世纪80年代的苹果公司类似。而当环境变化,迫使它不得不更多采用工业标准的硬件设备,并对自己的核心软件产品进行开源时,Sun的价值主张受到了严重挑战。Sun引以为傲的研发实力,在新的商业模式下几乎无法发挥出任何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Sun公司不得不迅速向服务企业转型。但留给Sun的时间,已经不多 。Sun在企业服务器市场的份额虽然不小,但激烈的竞争,却导致其高端产品的利润一再削薄。目前Sun的策略是着重于发展以Java为核心的企业开源软件与服务,这从2007年Sun公司将股票代码从“SUNW”(Sun workstation)改成“JAVA”就可以看出。推出围绕Java企业系统的服务,是Sun在丢掉企业计算市场主导权之后,将核心竞争力注入客户价值的又一次尝试。

Sun的绝地反击

“网络就是计算机”,这一Sun公司长期以来的核心理念,过去数年内正在被开源社区的LAMP(Linux、Apache、MySQL和PHP)架构、戴尔的PC服务器、以及Sun的老对手微软慢慢变成现实。今天,大部分的互联网应用是跑在LAMP、微软.NET和J2EE之上,而J2EE应用服务器市场则由IBM与Oracle二分天下。Sun仅仅通过Solaris占据网络基础设施市场一隅。

2008年1月,Sun完成了公司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收购,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开源数据库厂商MySQL纳入囊中。MySQL对中小企业和Web服务商的影响力与重要性毋庸置疑,而Sun对MySQL的收购,意味着前者将把自己重塑为一家执行开源策略的软件企业。这项收购案,同时表明了Sun进入低端企业市场以及强化其在互联网基础设施中地位的决心。

开源的OpenSolaris、ZFS、Java,搭配目前在数据库开发人员中占据三成份额的MySQL,Sun试图打造一个与LAMP架构类似的SAMP体系,从而成为蓬勃增长的中小企业计算市场新的网络解决方案提供商。在这一战略构图中,MySQL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由于执行免费策略,MySQL在150亿美元数据库市场中占据的份额不大,但它的影响力却相当惊人,是很多小企业构建计算环境和提供网络服务时的首选。

Sun收购MySQL,实际上更像是对微软发出的挑战,因为SAMP架构的目标用户,很可能与LAMP一样,主要是那些Web和SaaS服务商。而在这个领域中,微软.NET是目前主要的市场参与者。微软与Sun一样,喜欢执行全产品线的市场策略。在Web基础设施领域,Sun与微软的产品已经在捉对厮杀,如Solaris vs. Windows、MySQL vs. MS SQL、Java vs. .NET、NetBeans vs. Visual Studio等等。 双方唯一的不同在于,Sun的产品是免费的,而微软的产品都是要钱的。在这场竞争中,微软的优势在于围绕Windows操作系统构建的软件平台,而Sun的优势则在于对服务器和存储产品这样硬件产品的整合。

收购阴影下的太阳

持续低迷的股价,以及手中握着的20多亿美元现金和短期投资,使得Sun在最近一段时间成为其他IT巨头并购的热门对象。早在IBM发出收购要约之前,Sun还曾与惠普、思科等公司传出绯闻。甚至早在几年前,就有日本富士通公司要收购Sun的消息。实际上,无论哪家公司最终成功收购了Sun,要完全消化Sun的软、硬件产品线、研发团队和为数众多的技术专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IBM要收购Sun,还要面临反垄断调查等一系列外部问题。

随着公司亏损的加剧,裁员成了Sun的救命稻草。2008年11月,Sun宣布了一份裁员6千人的重组计划,涉及Sun全球员工总数的18%。目前已经被裁的员工,主要是Sun的一线销售和专业服务人员。作为Sun核心竞争力的研发团队,还未受大的影响。然而,自年初以来的持续裁员以及不断传出的收购谈判,已经让Sun公司内部士气低迷,今年第一季度业绩也受到大幅影响。

3月18日传出的IBM与Sun之间的收购谈判,在接下来的两周多时间里一直没有结果。这场拉锯式的谈判,客观上打击了Sun新季度的销售业绩。而4月5日传出IBM撤回收购要约的消息,更让Sun的股价狂跌四分之一。在3月底进行的今年第二次裁员中,Sun公司几乎裁掉了整个存储部门的销售代表和售前工程师,其他一些部门的销售人员也被殃及。这似乎预示着Sun对与IBM进行的并购谈判颇有把握,提前为公司合并瘦身。然而,随着IBM的撤出,原本就缺乏销售能力的Sun现在连维持已有的市场份额恐怕都会成问题。

戴尔公司CEO迈克·戴尔直言不讳的表示,IBM对Sun的收购无论成功与否,都会给戴尔带来巨大商机。因为这项收购谈判表明,Sun基于Solaris的服务器正面临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而这会刺激Sun的部分客户转而使用其它品牌的产品,其中就包括戴尔的X86服务器。

目前,除了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宏观经济的低迷,Sun还面临着来自投资者的巨大压力。如果短时间内投资者看不到Sun业绩大幅回升的希望,恐怕就连强势的麦克尼利也无法改变Sun被收购的命运。

太阳落山的轨迹

回顾Sun过去27年走过的历程,我们发现这家少年得志的公司,在经历过初期的顺利发展和90年代的辉煌之后,就一直挣扎在痛苦的转型之中。正所谓“少时了了,大未必佳”,一家公司初期发展的太过顺利,很容易让它的管理团队过早产生路径依赖。Sun公司诞生的1982年,正是IT公司创业的黄金年代。那个时候,计算机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产品,尖端的计算技术,可以为IT公司和它们的客户带来金子般的利润。对那时的Sun来说,销售不是问题,只要能开发出速度更快、更稳定的服务器,客户就会源源不断。

亚洲金融风暴,让Sun第一次感觉到大型企业客户对IT投入的犹豫。而随后的互联网泡沫,又让Sun管理层对高端服务器产品的市场需求产生了错觉。在经济低迷时期,迟迟不削减人员和研发成本,成为麦克尼利在任上所犯的最大错误之一。

除了忽视市场环境变迁,没有即使调整公司的产品和市场策略之外,Sun公司目前的低迷还有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Sun奉行的“孤岛”策略,让它忽视了产业环境中新的趋势和变革力量。在客户需要更廉价、更具开放性的服务器产品时,Sun还沉迷于自身的先进技术与封闭系统,没有对用户需求给予应有的重视。今天,服务器市场中的主要参与者,如IBM、戴尔等公司,正是抓住这个机会,利用廉价的PC服务器或是开放的Linux平台,争取到更多的客户。

与苹果公司不同,在今天这个时代,Sun实际上并没有推行封闭系统的资本,因为企业级用户的需求和产品复杂度,远不是一家IT厂商所能完全满足的。

而Sun留给我们更重要的一个启示,在于“过度创新”的危害。对一家企业来说,并非所有创新都是好的。过度创新,与不创新一样,都会导致一个企业产品战略的失败。与金融创新带来风险成本类似,技术创新同样要求企业付出成本。而有时,这样的成本是一家企业无法承受的。

值得注意的是,过度创新是一个相对概念,随经济环境的变化,对过度创新的界定也会有所不同。比如,在经济不景气的时代,Sun的高端服务器就会在客观上沦为一种过度创新,付出的高昂研发成本无法为市场需求所支撑。而在互联网泡沫年代,这种创新却会大受市场欢迎。

目前我们国内的企业,普遍还处于创新不足的阶段。而对过度创新概念的理解,也许要到若干年之后,才会体会到它的意义。

关于3G的二三事

April 29, 2009 | 3 Comments

3478155074_293fd0cd1c_o

(左图:The Game You Only Play Once,感谢煎蛋!)

刚才,看到Keso的这篇文章,其中又提到《通信世界》前总编项立刚的这篇文章

Keso问,谁需要3G?按照项立刚的说法,上到国家,中到传统媒体,下到老百姓,好像谁都需要。当然,运营商们自不必说,至少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下半辈子的幸福都指望这个了。

倒是项立刚提出的问题很尖锐,“运营商大规模推上网本一定会自食其果” ,原因据说是上网本用户过多,会导致3G网络瘫痪,甚至可能影响到语音通信。

优比客不是通信问题专家,只想从常识角度质疑一下这个说法。不知道中国是世界上第几个开通3G服务的国家,估计应该排不进前50名。如果说欧洲国家因为人口少,提供的3G服务不会产生用户密度过大的问题,那日本又如何解释?7年前,J-Phone就在日本开通了基于W-CDMA 技术的3G服务。相信东京地区的3G用户密度应该不比北京小,不知道是否NTT DoCoMo、KDDI和SoftBank三家3G服务商是否经常发生数据网崩溃的现象?

3G的频谱资源质量确实不好,但这可以通过增加基站密度来解决。每隔1到1.5公里建一个基站,应该可以满足视频点播的要求。而项立刚自己的文章也提到,国家有可能协调出800MHz的频谱,来改善TD-SCDMA网络的覆盖效果。

当然,上网本用户访问的Web页面数据量要远大于2.5G时代的Wap页面。不过,目前大部分3G运营商提供的都是按流量计费方式。国内3G上网本市场本客不清楚,在美国,AT&T提供的50美元3G上网本,每月的数据流量限制为200MB,月费为40美元。这种情况下,恐怕很少会有人用3G上网本进行大量BT下载。

顺着项立刚的博客往下看,又发现一篇“孙正义的误导与对手机的错误认识”。虽然说得大方向没错,但作者似乎有几件事情没搞清楚。2006年软银收购沃达丰日本之后,孙正义就一直担任新的软银移动公司CEO。去年8月,软银与苹果合作,在日本推出3G版iPhone,开始与NTT DoCoMo全面对抗。孙正义挺自家产品,并没有什么错。更何况iPhone带来的全新上网体验,足以满足这个日本首富平常发邮件、看新闻的简单要求。

3G好不好,有没有前途,国内众说纷纭。也许全世界的运营商都疯了,一窝蜂去折腾一个没用的技术。也许我们国家足够明智,在最后一刻才搭上3G这班车,避免了国内用户过早告别可爱的2G时代。不知哪位电信业达人,能解开这个小小疑惑。

(图片来源:http://www.jandan.net)

用无聊拯救杂志

April 28, 2009 | 1 Comment

portfolio

刚刚在退订一些Google reader里不怎么更新的feeds,却发现了一篇好文章。这样的博客,就是3个月更新一次,也得保持订阅。

很惭愧,不知道Portfolio是2007年创刊的媒体新贵,只记得在各个机场的书店内,这本杂志的封面总是很显眼。Conde Nast集团旗下的刊物,如Vogue、Vanity Fair、New Yorker和Wired,走得多是时尚+生活的路子。对他们来说,要驾驭一本商业刊物,去和Forbes们竞争,难免有点力不从心。

关于Portfolio倒掉的原因,上面文章里分析的不错。本客今天想聊的,不是已经死掉的杂志,也不是被大部分人认为将死的报纸,而是如何办一份死不了的平面媒体。

用设计拯救报纸”的说法,最近比较流行。与此类似的想法,还有“视觉新闻拯救报纸”。实际上,读者越来越讨厌文字,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优比客Google reader里订阅的中文博客,有一类几乎每天必看,而且阅读时不带丝毫功利心。这个类别里有微趣煎蛋奇事奇物网网不易。每次看煎蛋本客都会想,如果这个网站出版一本杂志,拿到机场之类的地方去卖,销量肯定不错。

美国的飞机乘客,恐怕没有人没看过《Sky Mall》这本随航班赠阅的商品目录杂志。就算不想买东西,看看这些新奇的产品创意也是一个不错的解闷方式。把无聊的力量转化为购买的冲动,是这本杂志能够在经济危机中依然活得很好的原因。

今天的读者,阅读报纸杂志新闻网站的目的,更多是打发时间,而不是获得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无聊产生的商机如此巨大,我们不清楚《纽约时报》的填字游戏为这份报纸带来了多少忠实读者,但想必要超过它的任何一位专栏作家。

在这个Twitter横行的时代,能够用来对抗无聊的产品,无论花边新闻、网页游戏还是其他什么,只会越来越流行。而任何想让大众开动脑筋、深入思考的企图,恐怕都逃不过倒掉的命运。

按照这个逻辑,如果在国内做一本煎蛋 + Sky Mall + 数独类小游戏(顺便说一句,本客认为Sudoku游戏今后几年在国内必将大行其道)的杂志,放到容易产生无聊的地方贩卖甚至赠送,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最不济,也不会像Portfolio杂志那样,创办才2年就沦落到关门大吉。

(图片来源:http://www.portfolio.com/)

howdoesitwork_1

早上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Poken这个小玩意,下午又看到Mr. 6介绍的iPhone应用Bump。难道我们交换联络方式的传统习惯,几年内就要被彻底改变?

名片是目前大家交换联络信息的主要方式,但名片的印制、携带和事后的整理都是一件麻烦事,尤其对平常不怎么需要交换名片的朋友来说,成本很高。虽然后来出现了名片扫描仪,以及专门用于名片交换的手机软件,但操作过程还是很麻烦。Bump和Poken的出现,提供了两种非常便捷的方法,让用户可以轻松交换联络方式,甚至社交网络的profile信息。

先说Bump,这款由三位美国工程师花几个月时间捣鼓出来的小软件。请看下面视频和图片介绍:

a37

Bump的使用方法很简单,填好联络信息后,碰到需要交换信息的朋友,两人同时摇动iPhone即可。通过使用iPhone内置的GPS和加速器,Bump在用户摇动手机时将位置、时间和联络信息一起发送到远程服务器,并与服务器在相同时间和位置收到的其他联络信息进行匹配,完成交换。

如果你觉得Bump这种交换信息方式还不够方便,那请看Poken(下图中熊猫外形的小玩意):

panda_keys

Poken是一个内置RFID芯片和USB接口的gadget,里面可以存储64位联络人的通讯方式。Poken用户交换信息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把两只Poken的爪子贴在一起2秒钟,即可。回家后,将Poken插入电脑的USB口,就可以把当天收到的所有联络信息上传至Poken网站管理。

顺便说一句,国内的朋友可以在这里买到Poken。

如果仅仅是又一款类似普通手机名片管理软件或者名片扫描仪的产品,本客实在没有评论的必要。事实上,这两款产品,尤其是Poken,对构建真人社交网络和实现SNS服务盈利,将是一个巨大帮助。

诺基亚正致力于打造基于真实世界关系的移动社交图,但这项愿景的实现仍需假以时日。而Poken这类产品的出现,至少能够帮助构建一个基于地域的小规模社交图,保证关系双方曾彼此谋面。而外形设计可爱的小gadget,本身就可以为SNS服务商带来可观赢利,尤其当它内置了U盘功能之后。

优比客一直认为,单纯生产硬件小gadget,在国内的商业环境中,无法具有持久的竞争优势。而硬件与网络服务结合,从竞争的角度来说,则会成为一种防御力很强的商业模式。目前,同时具有山寨生产线和网络社区运作经验的创业者非常有限。这两种资源的结合,会让服务提供者在一段时间内享有独特价值定位带来的口碑效应和市场优势。这段时间也许不长,但足够与后来者拉开距离。

Poken这样的小玩意,拉近了服务与用户的距离。也许现在并不起眼,但谁知道几年后这一群小玩意,会不会改变QQ们对用户的垄断?

(图片来源:http://mr6.cc, http://www.doyoupoken.com)

nokia-title1

We can’t solve problems by using the same kind of thinking we used when we created them.

– Albert Einstein

这是诺基亚SVP(前CTO)Bob Iannucci今年2月份在HotMobile 2009所做keynote中引用的一句话,它非常准确的概括了Iannucci长达一个半小时演讲的主旨。

这篇keynote speech提出了一些新颖且有趣的概念,优比客上月的文章中略有提及。虽然不知道这是否代表诺基亚官方的看法,但还是值得对手机产业发展感兴趣的朋友推敲。

由于涉及的话题比较专业,本客不在文章中做过多讨论,仅简单评论几张比较有趣的幻灯片。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给本客发信深入讨论。由于版权的原因,演讲的原始幻灯片暂时无法与大家共享。

第3张:Principles

• Simplicity and fitness for purpose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features

    • The N95 & N97 crush the iPhone in capabilities, but iPhone is loved and admired

    • However, the iPhone is a perpetuation of what is wrong

• Use concepts must remain constant – across phones and services

    • Based upon natural human dispositions, making them future-proof

    • Current user experiences present information in ways that don’t match how people organize information in their heads

    • We have not been consistent – mixed metaphors in different applications

• Presentations (what we see) and input modalities will keep evolving

    • Significant change will come in the next five years

    • Our model needs to be able to evolve virtually infinitely

• The industry flourishes when there is a standard platform

    • Many different programming metaphors and core services across models and manufacturers discourage developers

才第3张幻灯片,Iannucci就忍不住攻击了iPhone一下。这一段最重要的是“standard platform”这个提法,前面几乎都在为此做铺垫。从目前的市场占有率来看,一个通用平台显然有利于诺基亚垄断整个手机市场。在演讲的后面一部分,Iannucci从整个计算机产业演进的角度,继续为这一论点收集论据。

第4张:Start Over at the Concept Level (Humans are Relational)

• This is reflected in how we named ourselves in simpler times:

    • What you do – Smith, Archer, Baker

    • Where you live – Virtanen, Nieminen, da Vinci

    • Who/what you are – Andersen, Arnardottir, Delgado

… We all instinctively resist becoming a “number”

Technology has helped, and hurt

• Telephones – Removed face-to-face conversations, assigned us numbers, but gave us convenience

• Email – Vanquished the handwritten letter

• ATMs – Took the personal banker out of the equation

We need to reverse the trend …

也许手机设计者们,应该从“关系”的角度重新看待手机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不应该再只是一串数字,而是关系网络中的一个节点。

第6张:What is Noun-Verb style?

• Nouns represent people, places and things

    • Often called “objects”

• In the context of user interfaces, verbs are actions that can be applied to nouns

    • Some are fairly specific (Call a person)

    • Some are more generic (Cut/Copy/Paste apply to all objects)

• The order is important in establishing the feel of the interface

    • Verb-noun order is the classic “application” UI: Send SMS, pick the recipient

        • Example: verbs that operate on music only appear in the music app

    • Noun-verb order is, in a strong sense, application-less: Select from a list, delete

        • Selecting an object brings up a list of the things you can do (the verbs)

    • Nokia’s current UIs are a mixture of verb-noun and noun-verb

        • Leads to confusion and frustration

• Arguably, noun-verb is more natural because it more readily matches the way people think about the world

    • Verb-noun is easier for programmers

• Even though noun-verb style is application-less, it is highly extensible

从逻辑关系上说,应该先介绍第6张幻灯片。这里,Iannucci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名-动”结构。目前手机的UI构成采用“动-名”结构偏多,比如“播放”、“保存”菜单等等。而Iannucci认为,“名-动”结构才更符合用户的认知习惯。而“名-动”结构有一个特性,就是application-less,这也是Iannucci认为可扩展通用手机平台成立的重要条件。

第5张:Concepts

• Consistent application of the noun-verb style

    • Select an object and then perform an action

    • Application-less, more human, less “computer”

• Consistent use of one common data-structure, the “Social Graph,” in all devices and for all services

    • Precisely captures the noun-verb metaphor

    • Forms the basis for the look-and-feel concept we seek – this is what we govern

    • Extensible and future-proof

    • Facilitates innovation of presentation and modalities

    • Can be made open while preserving proprietary presentation styles

• A way to extend that representation across users, across phones, and into the cloud

感觉上,“名-动”结构似乎是OO思想在手机平台层面的一种演绎。Iannucci认为,建立在“名-动”结构上的社交图,是能够一统所有手机设备和服务的通用数据结构。这里一个重要理念是presentation与input modality的脱离,这是实现通用手机平台“future-proof”的重要一步。

第10张:Evolution of the Computer

nokia-41
这张幻灯片很重要,没有办法,一定得上图。这是诺基亚认为通用手机平台一定会出现的理论根源,也是西式思维中归纳法的标准应用。无论在大型机、小型机(服务器),还是台式机时代,产业演进均包括5个阶段。首先是群雄格局、创新迭出的黄金时代,然后是通用平台的出现。接下来,各种兼容机出现,产业价值依次向软件、服务转移。目前的手机产业进化过程,似乎也应该遵循这一规律。

Iannucci没好意思说出口的,本客来替他补充:诺基亚,而非iPhone,将成为移动计算时代的IBM、兼容机模仿的对象。现在再看iPhone的Web App战略是何等明智,颇有料敌机先的意味。通用平台也许一定会出现,但鹿死谁手现在还不得而知。

第11张:Thinking Bigger

• With more devices live-linked, the value of the SG grows according to Metcalfe’s law

    • Value grows as the square of the number of users

• If opened, the global SG could become the standard mobile platform

    • Extensible

        • New noun types that leverage existing verbs

        • New verbs that expand the usefulness of existing nouns

        • New relationship types

    • Service oriented

        • Provides a very powerful framework for data-mining

            • Why? Structured user data is much more informative than raw user data

        • Service delivery can be highly tailored

        • Has the potential to shield developers from some device-specific coding

    • Web-aware

        • Matches the evolution toward separation of data and representation and has the potential to accelerate this transformation

第15张:One Graph

• Aggregating massive data sets in real-time

    • User’s interests

    • Patterns in behavior and movement

    • Collection of environmental sensory data

• Empowering users to reclaim their personal data

    • Constructing an open marketplace where users can reveal as much of their data as they desire in exchange for benefits or compensation

• Surfacing hidden connections

一言以蔽之,手机的未来,就是一张大图。具体怎么实现?如何与云计算结合?可能诺基亚也没有想好。

这种战略级的思考,虽然不知道何时化为现实,但还是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只有学会站在类似的高度上思考产业方向,我们才可能摆脱始终在价值链低端竞争的尴尬局面。

globaltimes

不管怎么说,应该先祝贺一下《环球时报》英文版创刊。无论左还是右,激进还是保守,民族主义还是自由主义,增加一条中国与英文世界的沟通渠道,总不会错。尤其在这个传统媒体纷纷裁员倒闭、哀鸿遍野的年代,《环球时报》英文版为不少新闻从业人员创造了就业机会,这2千万花得也算值得。

什么样的读者,造就了什么样的媒体。在国内,《环球时报》似乎被视为民族主义的媒体代表,为此遭人诟病。其实从商业角度看,这恰恰是《环球时报》市场定位成功之处。没有国内人数众多的民族主义草根阶层支持,何来这份报纸过百万的发行量?

孔圣人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以民族主义的偏见,对抗西方媒体的偏见,倒也暗合老祖宗的训示。在诸多批评声音中,《环球时报》编辑们惯用的网络化语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连同报头的大红色块一起,被看作这份报纸失败的象征。而这,恰恰是传统媒体向网媒学习,适应时代潮流的体现。

《The Cult of the Amateur》一书中,作者Andrew Keen在回忆一次Web 2.0大会时说:“会场上大家都在同时宣传自己的想法,但没有一个人在倾听。从这个混乱的回忆里,我突然领悟到,正是数字时代的达尔文法则控制着今时今日数不清的‘猿猴’在互联网上灌输垃圾,而叫嚣得最响、最顽固不化的那只猴子就能适者生存”。

在这个2.0时代,向网媒靠拢的传统媒体,终将成为读者自说自话的一环。没人在乎别人的意见,只看媒体有没有发出自己爱听的声音。不要小看读者们“用脚投票”的威力,它可以轻易决定一家媒体的生死存亡。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站对位置对媒体来说,往往比内容客观性更加重要。

FT中文网评论《环球时报》时说,“不管是中国人依靠这份报纸来了解世界,还是一个外来观察者通过它来了解中国人的世界观,其伤害都是惊人的”。其实,同样的话也可以送给西方媒体,比如Fox News和它的王牌主持人Bill O’Reilly。忘掉CNN吧,要想了解真正的偏见,大家可以去围观 The O’Reilly Factor节目是如何拉拢美国保守派的。

在这个东、西方媒体彼此妖魔化的过程中,国家公关与《环球时报》英文版们的出现,堪称及时。不改变大部分外国老百姓对中国的错误认识,西方媒体的“偏见”就不会消失。而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国家公关如何运作。

优比客认为,在目前追求稳定的大环境下,最有效的国家公关,当属从小事做起的口碑营销。真正代表一个国家的,不是她的宣传机构,而是她的公民。北京奥运,让所有身临现场的外国记者、游客都感受到中国人的善意,并将它转达到海外。同样,在海外旅行的国人,慷慨给足餐馆招待 18%的小费,或将垃圾分类收集,这都是最好的国家公关。

至于《环球时报》英文版在海外的运作,本客提供一个例子仅供参考。

打开Kindle 2,进入Kindle Store中的Newspaper栏目,除了《纽约时报》们之外,我们会发现有一家来自中国的报纸,躺在那里静待订阅。这份名叫《Shanghai Daily》的日报,在Kindle Store报纸类订阅排行里,与最近屡被提及的《波士顿环球报》和《旧金山纪事报》相近,甚至略微高于《巴尔的摩太阳报》的销量。

进入《Shanghai Daily》的网站,让人有一种看到纽约时报网络版的错觉。无论内容还是版式,《Shanghai Daily》与西方主流媒体都非常接近,甚至还包括漫画和Sudoku游戏。据说,该报提供的大量生活与旅游信息,颇受在华外籍人士与入境游客的喜爱。

《Shanghai Daily》的例子告诉我们,务实、贴近西方阅读习惯以及本地生活,可能是《环球时报》英文版赢得海外读者的必由之路。《环球时报》英文版的成功,也许完全取决于与它的中文版所能拉开的距离。

oracle-sun

你能想像MySQL落入Oracle手中么?这真的发生了,就在今天早晨

确切的说,是Sun落入了Oracle手中。Sun加入Oracle阵营,带来了埃里森想要的一切,Java、Solaris,还有MySQL。当然,Oracle对MySQL的处置方式,可能与Java和Solaris不同,想像一下落入英军手中的圣女贞德吧。

PeopleSoft(103亿美元)、Siebel(58亿)、BEA(85亿)、Sun(74亿),这是Oracle最近四年来漂亮的并购成绩单。David Duffield、Thomas Siebel、庄思浩、麦克尼利,诸多硅谷IT英雄在埃里森面前俯首称臣,把Oracle推上企业软件市场的王座。拿下Sun的完整企业级IT产品线之后,Oracle有了全面对抗IBM的底气,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优势。

Oracle跟IBM在Sun收购案上较劲,皆因两家在企业级数据库市场上交恶已久。埃里森麾下诸多干将曾经在IBM供职,而Oracle数据库的诞生也是受IBM研究人员70年代一篇关于关系型数据库论文的启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Oracle和DB2之间的市场争夺战就不曾停息 – Oracle数据库的性能略胜一筹,而IBM的杀手锏则在整合的解决方案。埃里森经常嘲笑IBM将各公司优秀软、硬件产品整合在一起的做法,认为这好比是“买福特公司的引擎、丰田汽车的外壳、奔驰公司的轮胎”。不过,事实证明这套策略确实有效。

今天,收购了Sun之后的Oracle终于扬眉吐气,借埃里森之口说出了早就想说的一席话:

Oracle will be the only company that can engineer an integrated system – applications to disk – where all the pieces fit and work together so customers do not have to do it themselves. Our customers benefit as their systems integration costs go down while system performance, reliability and security go up.

而这,本是IBM企业级软件产品的核心价值所在。

客观的说,并购Sun对于Oracle来说更有价值,至少重叠的产品线不多。而这次Oracle报出的74亿美元收购价格,也间接说明了这一点。对Sun来说,卖给Oracle也有一个好处 – 它还可以留在硅谷,而不用远嫁到5千公里之外的东海岸。

有了Sun助阵,Oracle在企业级软件市场上迅速形成了高、低端两条产品线搭配的局面。Oracle数据库,搭配Sun高端服务器和Solaris操作系统,可以继续在企业高端市场赚取高额利润。而MySQL,如果Oracle打算放它一马,则很可能被用来与Linux和Dell的廉价PC服务器搭配,骚扰IBM现有的企业级软件客户。用好MySQL这把双刃剑,是Oracle赢得与IBM企业级软件产品之战的胜负手。

优比客认为,在Oracle的数据库战略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于拉开Oralcle数据库与MySQL之间的定位,而让MySQL尽可能在各方面贴近IBM的DB2。同时,MySQL也可以被用来压制IBM的Linux战略,毕竟MySQL目前在Linux平台上的影响力远超DB2。只要在客户心目中把MySQL与DB2拉上关系,IBM就危险了。而现在,主动权无疑掌握在Oracle手里。

别忘了,Oracle现在还拥有Java。在Java开源的道路上,IBM与Sun(也就是现在的Oracle)势必彻底决裂,Apache Harmony将注定独行。而本来看到Java阵营分裂应该感到开心的微软,这下恐怕也笑不出来。埃里森和麦克尼利,可能是硅谷最讨厌微软的两个人。他们曾因Sun近年来与微软关系的改善心生嫌隙,而这次的收购,让硅谷的反微软阵营重新小团圆。

硅谷的Oracle、纽约的IBM,外加西雅图的微软,三家IT巨头在数据库、操作系统、企业级软件、Java、.Net等诸多产品上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人觉得这场三国大戏,也许刚刚开场。

Update:有些朋友不太清楚文中一些细节,本客这里稍加解释。

MySQL对微软SQL Server的威胁无需赘言,这两款产品早已在Web服务领域交战多时。从企业纷纷削减成本以及开源趋势的角度看,即使强大如Oracle和DB2数据库者,也不得不提防MySQL Enterprise数据库对企业市场的蚕食。MySQL产品的技术成熟度,让它具备了发展成为规模更大、性能更加优越的数据库产品的实力。那些被DB2过度服务的企业客户,也许会成为MySQL Enterprise数据库首先染指的对象,从而实现所谓low-end disruption。

如果是IBM来收购Sun,我们几乎可以认定IBM将会携MySQL在Web服务市场有一番作为。而当男一号换成Oracle之后,这一切还看不太清楚。Oracle公司的核心价值,一直在企业软件这一块。在Oracle手中,MySQL最大的价值很可能不在Web,而在enterprise领域,除非Oracle的corporate strategy发生重大变化。

(图片来源:http://www.techcrunch.com)

hjj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电子游戏行业之父Nolan Bushnell说过一句话:“谁低估美国人的智力,谁就会发财”。他不仅身体力行这句名言,创造出极其简单但却大受欢迎的第一款投币街机游戏Pong,还影响了身后一批创业天才。

有“脑白金”和“黄金搭档”打底,史玉柱可以毫不客气的自认是Bushnell哲学在中国最成功的继承人。过去10年里,国内市场营销界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 – 哪怕把自来水装进保健品瓶子,然后开始“送礼就送XXX”的广告轰炸,产品也可以大卖特卖。而史玉柱旗下的巨人投资也在去年联合五粮液集团,推出又一款以重金属命名的保健品 – 黄金酒。

从去年11月到今年春节前,巨人投入了3亿元广告费,启动黄金酒全国市场。一时间,“送长辈,黄金酒”的广告语传遍世界(拜YouTube所赐)。上个月,黄金酒据称已经实现7个亿的销售额,一切似乎都在沿着脑白金的成功路子,顺利发展。

然而,4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报道,却揭出黄金酒7个亿的销售,其实是通过从酒厂转移到渠道和商超仓库完成的。据一位经销商透露,目前许多地区经销商手中的黄金酒完成销售的仅为一成左右。

投入3个亿的广告,换回区区7千万的销售额,黄金酒似乎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样好卖。难道普通消费者的智力水平在过去几年里迅速提升,对保健品产生了抵抗力?

优比客认为,黄金酒市场运作目前碰到的问题,来自于“保健酒”这个概念本身。对大部分白酒消费者来说,喝酒是为了应酬和提升聚会气氛的需要,而非保健。白酒和保健这两个概念,本身似乎就有一定的排斥性。而且对保健品来说,一般需要长期服用才可能有效果,一喝就见效的那是药品。给自家长辈送黄金酒,还要他们天天喝,能干出这种事来的人恐怕不多。

本来脑白金是老少皆宜、老头老太都能服用的保健品,不论效果如何,至少副作用不大。而用来送男性长辈的黄金酒,目标客户群一下子缩水不少,出师未捷先折一阵。从口感来说,黄金酒未必比得上同等价格的中档白酒;从送礼角度看,又不如五粮液那样拿得出手。因此,春节黄金销售档期表现不佳并不奇怪。

而黄金酒最大的问题,在于定位。作为一种同时具备保健品与白酒特性的产品,黄金酒无意中建立了与目前诸多白酒品牌之间的可比性。消费者简单的大脑中,装不下太多类似带剃须刀功能的电吹风这样的产品概念。本来独树一帜、面向利基市场的黄金酒,却因消费者大脑空间的不足,而被简化为一种与普通白酒类似的产品形象,这恐怕是史玉柱没有想到的。

回过头来看,当年脑白金充满神秘色彩的产品定位,虽然也算是标新立异,但毕竟靠广告轰炸占据了消费者大脑中一小块独特位置。而今天的黄金酒,却因为包含的“酒”元素,被吸入白酒市场黑不见底的深渊。更糟的是,这种黄黄的液体,甚至算不上正经白酒。如此难以理解的产品,实在是对消费者智力的严重挑战。

终于我们发现,黄金酒营销的困境,实际上来自于史玉柱对Bushnell哲学和自己成功经验的背叛。在替史哥惋惜之余,我们的市场营销人士应该在心中默念三遍,“谁低估国人的智力,谁才会发财”。

(本文受益于与UIUC Strategy & Entrepreneurship Irwin fellow Olivia Qian就相关案例的讨论,特此感谢!)

snail

“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

这是《庄子·杂篇·则阳》中,戴晋人给魏王讲述的一个故事。蜗牛角上的两个国家,为了争夺地盘大打出手,血流成河。这个故事的荒谬程度,取决于观察者所处的高度。

随着联想上季度亏损9400万美元的消息传出,这段时间媒体关于联想的分析报道不断。在多篇深度报道的追问下,联想收购IBM PCD后产生的问题看似不是一般的多,有人事方面的、文化融合方面的、成本控制方面的,最近还出现了所谓的PE阴谋论

成王败寇,要找市场失败者的问题,正如总结成功者的经验一样,那是相当容易。但是,什么才是导致联想目前处境尴尬的根本原因呢?

Gary Hamel和C.K. Prahalad两位教授1990年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上的一篇文章,提出了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企业“核心竞争力”(Core Competence)概念。不过,这两位学者耍了一个滑头,他们把核心竞争力定义为“企业能够为客户带来特殊利益,从而赢得竞争的独有技能”。这种通过结果来定义的概念,按照张五常教授的说法,难免有套套逻辑的嫌疑。而核心竞争力,却从此成了市场竞争中企业争相寻找的“圣杯”,虽然虚幻但却那么诱人。

不知道有多少企业能随口说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至少,联想做不到。以下是《商务周刊》替联想整理出来的几个不同版本:

在2003年4月新品牌标识Lenovo的启动仪式上,杨元庆曾说:“如果要在今天说联想的核心竞争力,我和柳总比较一致的看法就是在管理方面。”

联想还曾经把“大联想渠道、产品创新和高效运作”作为自己的“三大核心竞争能力”。2005年,联想曾将自己与竞争对手作如下划分:戴尔是流程之王,惠普是消费之王,联想则是创新之王。当时联想把自己明确定位为一家创新型公司。

2007年,杨元庆表示,“交易型(T)和关系型(R)”双模式营销体系是联想的核心竞争力,联想并购IBM业务取得最终成功的标志,将是联想双模式营销在全球复制成功。

如果不是联想高层太糊涂,那就只能说核心竞争力是一个伪命题。一个内涵不清,外延难以界定的概念,用来解释结果尚可,如果拿来指导实际工作,相信联想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

好在学术界的反思来得及时。1992年哈佛商学院教授D.L. Barton提出,core competence搞不好就会变成core rigidity。从核心竞争力,到核心僵化,柯达公司的兴衰为我们进行了最透彻的诠释。

柯达公司对传统胶卷产业的统治力无需多言,而其遍布全球的柯达冲印店,也成为柯达重要的渠道资源。柯达这种零售与专有渠道并重、产品与服务共存的模式,与联想的“双模式营销体系”相比,恐怕更有资格被称为“核心竞争力”。然而,正是为了维护这个核心竞争力,柯达把投资50亿美元研发出来的数码成像技术搁置了10年,将这个新兴市场拱手让给Sony、Canon等新进入者。

以柯达强大的研发实力和先发优势,成为数码成像市场的领导者本不是难事。而传统胶卷业务带来的高额利润,让柯达错以为那是应该受到保护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为此,柯达付出了惨重代价,股价跌倒10年前的二十分之一。当其它企业在颠覆性创新带来的新性能曲线上展开竞争时,柯达能做的,只剩下随传统胶卷产业沉入大海。这个故事,是今天商学院战略管理课程中的必备案例。

在即将沉没的产业巨轮上,拼得你死我活,这正像蜗牛角上的交战双方,让人唏嘘不已。联想最大的问题,在于忽略了PC产业正在没落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从这个角度看,联想并购IBM PCD,贸然进入一个危机四伏的陌生市场,远不如固守本土,实现从PC产业向企业服务和高附加值的消费电子产业过渡明智。

优比客认为,联想的问题,本质上是一个战略问题。试图从原有性能曲线上追赶市场领先者的联想,接到了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那什么才是世界级的企业战略?

2007年,Google花费5千万美元收购了一家名为GrandCentral的创业公司。经过长达21个月的筹备,上个月Google终于推出了基于GrandCentral公司核心技术开发的全新服务:Google Voice

凡是以“Google”开头的新服务,都会引起大家重视,这次也不例外。而所有迹象都在表明,Google Voice将会成为又一个颠覆性产品,其重要程度恐怕仅排在Google搜索引擎之后,位列Google Maps和Gmail之前。

gv1

简单说,Google Voice的目的就是彻底改变今天所有人使用电话的方式。通过一个类似于Gmail的界面,Google voice让大家对通话、语音留言、短信等内容的管理,变得像今天操作电子邮件一样容易。原先的语音留言被转换成文字,与短信一起提供给用户搜索。而要拥有这一切便利,用户要做的仅仅是使用一个Google提供的电话号码,来取代现有的手机和固话号码。

gv2

优比客认为,Google Voice这一产品所蕴含的战略思考,值得所有企业研究。

Google的本质是搜索。依靠搜索业务带来的广告收入,Google的市值已经达到千亿美元规模。要想继续发展,Google就必须做到以下两点之一,要么提高单位广告产品盈利能力,要么寻找更多可以被搜索的内容。在整个互联网已经被Google翻了个底朝天的情况下,Google的目光势必投射到互联网之外。

在现实世界中,尚未被Google索引的内容资源还有很多,多年前通过扫描纸质书籍建立数字图书馆的计划,就是Google扩充索引内容的一次尝试。而今天,Google终于发现,蕴藏在电话网中的实时信息,能够提供更大的广告价值。也许Google Voice计划的下一步,就是在用户的短信内容旁边放置广告,正如今天的Gmail。

Google最擅长的,是把无序的信息世界归拢,并提供一个狭窄的入口。当用户注意力高速流经峡口,巨大压强托起的,是一个超级广告平台。而现在的Google Voice,通过一个特定号码来管理用户所有的通话设置与短信内容,就是Google将自身优势向实时信息世界衍射的最新尝试。

随着无线互联网和泛在计算技术的普及,今后20年内,Google最大的竞争对手将会是控制了手机终端的厂商,如Nokia。在硬件设备不断廉价化的今天,Nokia们的研发重点纷纷向软件甚至服务方向转移,实现向价值链上游的迁移。而Google的应对策略,就是接管手机涉及的用户服务和高附加值软件,将Nokia们向价值链下游挤压。只要把Nokia们压制在硬件制造商的位置,Google就可以独享新产业中最大的一块蛋糕,而Nokia们面临的,恐怕将是与今天PC厂商相似的命运。

Google Voice的推出,是Google夺取手机服务市场的重要一步。面对用户,Google总是保持着迷人的一面,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 Google Voice将完全免费,通过其附带的VOIP服务拨打中美间国际长途,每分钟只要2美分。而在Nokia和其他竞争对手看来,Google简直就是面目狰狞的魔鬼。在手持PPC广告这把利器君临互联网之后,Google将把电话网当成新的游猎之地。

不知道在商学院教授们的眼里,Google的新尝试算不算世界级竞争战略的体现。但与联想相比,Google的视野无疑早已脱离蜗牛角,进入了人类世界。

(图片来源:http://sgirgin.com, http://techcrunch.com)

创新改变世界

April 14, 2009 | 2 Comments

che_guevara

联通用了1分钟说:“创新改变世界”。

最近,不断有朋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出现过什么能够改变世界的创新?

相比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与手机、80年代的个人电脑、70年代的大规模集成电路,正在过去的这个10年将会留给我们的回忆似乎不是太多。混合动力车、Web 2.0、iPod?这些创新给人们带来便利,降低了生活成本,但说到“改变世界”,分量似乎还不够。即便目前如日中天的Google,也还是上世纪的产物、互联网价值的延伸。

在这以互联网泡沫破灭和911恐怖袭击为始,以全球经济大萧条为终的10年里,05-07三年成为我们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而残酷的事实证明,那只不过是一个幻象,堆积在 Web 2.0、A股、美国房地产诸多泡沫之上。

公平的说,这10年来确实存在一种改变世界的创新,那就是华尔街的“金融创新”。不幸的是,尽管金融创新改变世界的力度与Internet和PC相似,方向却截然相反。

正所谓厚积薄发、否极泰来,也许我们即将进入的下一个10年,会带来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创新力量。在基础科学层面,我们有2年后即可商用的快速充电锂电池技术。想像一下,10秒钟完成手机充电,或者2分钟完成电动汽车充电,将会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带来多大冲击。而在应用层面,物理与虚拟世界间的相互融合,新式人机交互增强现实技术的商用,将赋予我们周围世界全新的意义。

用一位朋友的话说,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国企业“其实是靠卖鞋子袜子和服装以及当世界组装厂改变了我们的国家面貌 … 我们真正创造过什么?我们有什么别人离了我们活不了的东西?”。

靠卖鞋子掌握世界话语权,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国家砸出450亿进行国家公关,恐怕也是仅仅治标,而无法治本。要赢得尊敬,担子更多落在中国企业的身上。而把握住接下来的10年,我们企业要做的,远不是仅仅贩卖二手技术和概念那么简单。

不知道联通打算如何“改变世界”,如果动作够快,也许还赶得上为这全球“失落的创新十年”正名。

(图片来源:http://cardiffrespect.blogspot.com)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