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发表于《商界评论》2011年4月刊)

2009_08_10_Jaunted___PricelineCars

1.

去年底,美国《首席执行官》杂志评出了2010年度“财富创造者”。排在名单榜首的,并非人们早已耳熟能详的乔布斯和亚马逊CEO贝佐斯,而是来自Priceline.com的杰弗里·博伊德(Jeffery Boyd),他也是科技行业CEO里唯一排在乔布斯前面的人。去年苹果公司iPad与iPhone4取得的超级市场成功,仍然无法让乔布斯成为科技行业2010年度最佳“财富创造者”。这不仅让人好奇,Priceline.com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它又是如何比苹果做的更好呢?

翻开华尔街提供的数字,我们找到了一些端倪。2000 年,苹果公司 的股价在 25 美元左右,而到了2010 年,苹果 的股价冲破 250 美元。最近10 年来,苹果的收入增长了近5倍,而市值则增长了10倍。众所周知,苹果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依靠iPod、iPhone、iPad等明星产品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但这还不是最快速的市值增长。让我们来看看Priceline表现吧。2008年10月份,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谷底,Priceline股价仅仅50美元出头。2011年2月底,其股价已接近 470美元,并持续稳定上涨。美国投资公司ThinkEquity最近给出的一份报告,仍然建议买入Priceline股票,并将其目标价上调至580美元。如此快的增长速度,即便是乔布斯也要甘拜下风了。

这样高速的增长,对一家创业型小公司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在2010年福布斯全球2000强公司榜单中,Priceline赫然位列Expedia、联想、百度这些名字之前,排在1227位,盈利能力更远超后者。如果有人告诉你,Priceline.com这家网站只有300名员工,你是否更加惊讶了呢?不需要怀疑,这个数字,就挂在Priceline.com的FAQ页面上。作为前财富500强的联想集团,拥有数万名员工,却排在仅有300名员工的Priceline之后,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2.

说起在线酒店机票预定,中国人会想到携程,美国人则会想到Expedia。以携程与Expedia为代表在线预定平台,一直是近十年来互联网领域主要的商业模式之一。携程模式,将预定市场原先散落在各处的需求与供给整合到统一平台,提供更加有效率的服务,并靠赚取差价和佣金实现盈利。这种赚钱方法,非常简单有效,但却跟互联网没有必然的关系。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携程是在依靠庞大的呼叫中心来处理大部分预定业务。这也说明,携程模式本质上并未充分开发出互联网的潜力。

2005年,垂直搜索技术被去哪儿引入在线预定市场。更携程模式相比,去哪儿对各旅行产品网站的实时信息抓取和比较,具有了更多互联网技术的色彩。携程跟去哪儿的区别,大致好比早年雅虎目录和Google之间的区别,后者囊括的信息空间,理论上远高于前者。这一技术模式上的区别,让去哪儿可以发现并向消费者提供更加廉价的酒店机票产品,只要它存在于互联网空间的某个角落。但在具体的业务模式,尤其是产品销售、定价模式上,去哪儿与携程并无本质区别。

Priceline.com,则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预定业务的服务。甚至在整个消费者市场,这样的商业模式都不多见。这种模式,Priceline称之为“自助定价”(Name Your Own Price),学术界则称为“逆向拍卖”或“买方定价”。简单说,在买方定价的交易平台上,消费者开出希望购买的产品价格,以及产品的大致属性,然后静待产品提供方决定是否接受这个价格,并为消费者服务。比如,在Priceline上预定酒店的消费者需要将酒店星级、所在城市的大致区域、日期和价格提交系统,不到一分钟后,Priceline网站就会返回一个页面,告知此价格是否被接受,并将产品的具体信息,包括酒店名称、地址反馈给消费者。此时,消费者必须接受这次交易,无论该酒店是否中意,这也是此种模式被称为“逆向拍卖”的原因 – 购买行为不能反悔。

很容易猜到,相比Expedia,Priceline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通常,一家在Expedia上标价100美元的4星级酒店,在Priceline可以用50美元左右的价格竞拍到。这种价格差距,对于酒店产品的销售来说,几乎是致命的。设想一下,如果有家网站能够一直以携程标价的一半来出售酒店房间,并提供同等质量服务,还会有消费者使用携程么?

作为到到、Hotels.com和Expedia.com的母公司,Expedia曾是全球最大的旅行产品提供者,业务量一度占据全球在线预定市场的三分之一。2009年,Expedia在利润和市值方面首度被Priceline超过。2010年的福布斯榜单中,两者的利润率相差几乎一倍,而同等资产的盈利能力则相差4倍。2011年2月,Priceline市值已超过230亿美元,Expedia却已萎缩至56亿美元。仅从销售额看,双方差距并不明显。华尔街之所以这么看好Priceline,主要是看好其商业模式与增长空间。那么在华尔街眼里,Priceline模式为什么要优于Expedia与携程呢?

Priceline(排名1227):23.38(销售额)4.89(利润)18.34(资产)108.73(市值)亿美元

Expedia(排名1530):29.55 (销售额)3.00(利润)59.37(资产)67.00(市值)亿美元

3.

在人类社会经济活动中,有些商品的使用价值具有时效性,越接近失效的时间点,其使用价值就越小。理论上达到失效时点之时,其使用价值就会变为零。由于价格围绕价值波动,在时效期之内,商品的价格应该不断变化,来反映时间因素的影响。比如,超市对即将过期的食品进行打折处理,就是这条规律的体现。与食品等实物商品一样,酒店房间、机票、租车等旅行产品同样具有时效性。这类商品的固定成本分摊要远高于变动成本,且商品销售单元具有明确的有效期。

然而,对于时效性商品来说,价格的动态确定是一个难题,而更换价格标签的成本,以及消费者因为不断变化的价格产生的持币待购心态,都是实施动态定价的障碍。在电子商务领域,研究者很早就发现时效性商品采用逆向拍卖的方式,可以获得比固定价格更多的期望利润。而跟超市的卖方动态定价行为相比,逆向拍卖所采用的买方动态定价,可以非常容易地解决价格确定问题。

1998年,美国人Jay Walker先于学术界发现了电子商务与逆向拍卖结合的巨大潜力。他申请了一项名为“自助定价系统”的商业方法专利,并创办了Priceline.com。网站上线之初,瞄准的是当时美国各大航空公司每天卖不掉的50万个空位,随后又很快切入酒店、租车市场。由于旅行产品市场存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Priceline有效地将过剩的机票、酒店房间与市场需求联系在一起,很快取得了成功。而“自助定价系统”专利长达20的商业保护期,也让其直到今天仍然在这一领域一枝独秀。

对具有时效性的旅行产品来说,逆向拍卖模式有三个非常重要的优势。首先,由于时间因素能导致旅行产品的使用价值降低到零,且其变动成本较低,因此卖方能够出让的利润空间非常大。对于一个拍卖平台来说,这也意味着其能够提供的价值空间具有足够吸引力。Priceline上很多酒店房间的最终成交价,可以达到直接预定价格的一半甚至更低。这样一来,喜欢占便宜的消费者会接踵而至,形成口碑效应。商业世界有一个规律,你能为消费者省多少钱,就能为自己同等比例地赚多少钱。在盈利能力上,Priceline的逆向拍卖模式与传统的佣金模式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其次,逆向拍卖模式很好地保护了商业品牌。Priceline上降价幅度最大的客房,通常是由5星级酒店提供的,这是因为其定价与变动成本间差距最大。事实上,4星与5星级酒店房间,一直是Priceline上销售最好的产品,因为普通人在这里可以低价购买到平时无法享受的奢华。长期以来,豪华酒店也乐于低价销售一些空置房间,但最主要的障碍来自于公开的低价对自身品牌的负面影响。而Priceline在这方面为品牌提供了很好的保护 – 在网站上,大众看不到任何报价信息,只有成功拍卖到客房产品的那一名消费者,才能够看到酒店名称和价格信息。即便在理论上说,也没有那种销售模式能更好地保护品牌形象了。

第三,Priceline为电子商务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娱乐性与趣味性。前几年eBay电视广告的结尾总是这么一句,“Shopping victoriously!”。的确,以eBay为代表的拍卖平台除了方便消费者购物之外,还能提供一种成功购物的喜悦,而Priceline则把这种“成就感”推到极致。在购买过程中,消费者只知道最终成交价和星级、大致位置,而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家酒店。Priceline又通过预收信用卡信息,确保拍卖过程不可反悔。这时,要想拍得满意的酒店,预先做好功课就非常重要。在入门级消费者花更多钱拍到不甚满意酒店的同时,资深Priceline用户可以做到以最低价格精确购买到自己想要的酒店,这一购买方式的游戏性体现无遗。

正是这三点优势,让Priceline的逆向拍卖模式取得了巨大成功。在Priceline公司所有的在线预定业务中,用户自助定价产品的发展速度不断加快,目前已经贡献了超过一半的收入和三分之二的利润。尤其在旅游淡季,逆向拍卖模式能够为消费者节省更多的出行费用,同时也为旅行产品提供方有效处理掉濒临失效其的大量客房、机票资源,这使Priceline极受旅行市场两端的欢迎。

4.

2002年,杰弗里·博伊德就任Priceline CEO时,就认为Priceline的业务模式在经济景气时非常有价值,而在经济环境恶劣时,则更加不可或缺。2008年,在金融危机导致全球旅游业一片萧条之际,Priceline能够做到逆势而行保持高速增长,依靠的完全是其商业模式的优势。今天,Priceline已经通过一系列并购,将其商业模式拓展至欧洲与亚洲市场,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 目前Priceline的国际营收已经超过了美国营收。在博伊德眼里,以更加节省的方式出行,是全球消费者的共同诉求。而打破旅游市场的信息不对称,减少旅行资源的闲置浪费,则是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最好办法。

由于越接近失效期的旅行产品降价空间越大,那些处于“最后一分钟”的酒店房间、机票产品,是目前尚未充分挖掘的最后一块宝藏。而在市场的另一端,消费者存在的大量即时旅行需求,也为这些产品提供了巨大市场空间。博伊德认为,他的下一个任务是帮助Priceline的自助定价技术向智能手机和其他新一代移动设备上转移。如果消费者在抵达目的城市后仍然可以低价订到当天的酒店,或者在登机前一刻购买到廉价机票,这将是对目前人们出行习惯的颠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的需求可以更快速的被发现并满足。而对在线预定市场和Priceline来说,这将是一片充满机遇的蓝海。

遗憾的是,Priceline目前在中国市场还没有太大作为,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的优质旅行资源还相对稀缺,这些资源拥有者相对于消费者的议价能力较高。同时,由于国人出门旅游时间相对集中在法定节假日,带薪休假制度还未普及,消费端对Priceline模式的需求动力不足。此外,旅行产品提供方的经营精细化程度不高,以及国家对相关旅行产品如机票的价格管制,都造成了Priceline模式在国内市场发展的障碍。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大部分国内消费者都属于对价格异常敏感的群体。从长远来看,在中国市场Priceline模式必然能够成功,需要的只是时机成熟。当然,正如互联网其他领域一样,最后的成功者很可能并非是Priceline,而是模仿其模式的一家本土公司。

商业模式的竞争是企业竞争的最高层次,因为它决定了企业的赚钱效率。只有300名员工的Priceline.com,可以获得超过数万人大公司的市值,这体现了商业模式在资本面前的决定性力量。任何一家有远大理想的公司,都应该在埋头苦干的同时,认真思考一下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机会。

(本文编辑版发表在《创业家》2010年3月刊)

high-heels

位于伦敦市中心干草市场(Haymarket)的巴宝莉店开设于1891年,至今已经有将近120年的历史。每年圣诞节前,这里都会举办一场为期两周的样品售卖(Sample Sale)会。这项活动,对巴宝莉粉丝的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节日本身。

8点不到,巴宝莉店的拱形大理石门廊下,就已经出现了几十位排队等候的顾客。10点大门准时打开,仅仅几分钟后,店内带经典格子图案的围巾、皮带和包包就被抢购一空。没买到心仪包包的女士,就站在空桌旁等店员补货。而新货品一摆上桌面,只需几秒钟,就落入女士们的购物袋。超乎想象的低价,是顾客们对巴宝莉售卖会如此疯狂的原因。一条零售价为180英镑的秋冬新款格子围巾,在这里只需60英镑即可买到。羊毛衫的价格,也都在30到100英镑之间。

能够参加巴宝莉售卖会,其实是一种特权。只有事先收到邀请的资深顾客,才能凭邀请信和证件入场选购。除了巴宝莉,爱马仕、阿玛尼这样的世界顶级奢侈品牌,也经常不定期举办类似活动。这些非请勿入、气氛火爆的奢侈品抢购场面,不断在全球大都市上演。

对于喜欢购物的女士来说,这样的样品售卖会既是天堂,又是地狱。虽然能低价淘到不少好货,但那些推搡争抢的场面,到底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体验。成堆的服装饰品凌乱不堪的摆放在各处,也让奢侈品牌身价大打折扣。有人开始考虑,奢侈品牌的打折售卖,是否非得办成这样乱哄哄不可。

Gilt的网络样品售卖

35岁的Alexis Maybank和33岁的 Alexandra Wilkis Wilson,是哈佛商学院的两位高材生。Maybank曾在eBay供职,负责eBay在加拿大的业务,而Wilson则曾担任奢侈品牌宝格丽和路易威登的销售主管。2007年的一天,正在华伦天奴特卖会上被人挤来挤去的Maybank突发奇想,要是能把这些特价货放到网上去卖,大家岂不是会省事很多?Maybank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奢侈品行业经验丰富的好友Wilson,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在纽约创办了一家在线销售折扣奢侈品的公司。

这家名为Gilt Groupe的公司,采用了与线下样品售卖会完全相同的操作过程,只有受邀加入的会员才能进入其网站选购商品。每周,会员的电子邮箱里都会收到若干份样品售卖通知,涉及的品牌不乏Zac Posen、Marc by Marc Jacobs、Donna Karan、Alessandro Dell’Acqua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Gilt网站上的所有样品售卖活动,都会在当天中午12点准时开始,并持续36小时。

熟悉线下样品售卖会的奢侈品爱好者们,对Gilt这种销售模式的接受速度之快,超出两位创始人预料。在创办至今两年多时间里,Gilt的会员已经发展到200万人。值得一提的是,这200万会员中的很多人,都会在每天12点准时守候在电脑前,静候当天的“抢购比赛”。考虑到Gilt重点销售奢侈品的定位,其200万会员的实际购买力,甚至要超过普通大型B2C网站的上千万注册用户。

在货源方面,Gilt Groupe公司选择直接与设计师工作室打交道,出售这些时尚圈内著名设计师的最新作品,甚至是样品和非卖品。在过去两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下,美国的服装零售业受到很大冲击。而Gilt的适时出现,帮助了不少高端设计师品牌出清存货。在2009年Gilt一次网络样品售卖会上,Max Azria旗下高端品牌荷芙妮格的服装饰品,在短短45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今天,Gilt快速销售高端奢侈品的能力,已经超越了美国任何一家线下商店,这也为Gilt与高端品牌之间的价格谈判增加了不少筹码。

Gilt的议价能力,保证了其能为销售的服饰提供高达70%的折扣。而这样的价格又成为Gilt吸引顾客消费的利器。当一件零售价为3700美元的Reem Acra暗红色丝质晚礼服在Gilt上仅仅标价1128美元时,动心的女孩子不在少数。奢侈品牌的线下样品售卖会,最初两天通常仅开放给内部员工和商业合作伙伴。这样,当普通消费者进场时,好货往往已被扫购一空。而Gilt的规定是,只有当一场网络样品售卖活动开始6小时后,内部员工才能下单。对此,Maybank表示,“我希望我们的顾客能够优先挑选她们想要的东西。”

除了将奢侈品线下售卖会完美的复制到网上,Gilt还进一步围绕“抢购”概念大做文章,并以此作为吸引顾客更多消费的手段。今年初,Gilt在原有会员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出高端的Gilt Noir会员服务。在Gilt网站每年消费超过1万美元的顾客,将会自动成为Gilt Noir会员,享有提前15分钟浏览当日特价商品的特权。而这短短15分钟的时间,将大大增加这些高端会员抢到好货的机会。Gilt对忠实顾客的不断“驯养”,成就了其强悍的奢侈品销售能力。

然而,Gilt究竟是靠什么,在2年时间内迅速捕获200万用户芳心的呢?

奢侈品折扣站的前世今生

时尚行业的特色决定了即便是再高端的品牌,也有处理库存的需要。在美国,每年的感恩节标志着长达一个多月“假日季节”(holiday season)的到来,也是所有店家年终大减价的开始。到了来年春天,品牌过季货纷纷流入自家的工厂店(factory store),或是减价百货店,如Saks Fifth Avenue的Off Fifth,以及Neiman Marcus的Last Call。最近两年的经济不景气,让这些减价店的人气,远超精品百货与品牌专卖店。

与通过零售店消化存货相比,邀请制的样品售卖会更受奢侈品牌的欢迎。通常这类活动的持续时间不长,参与者也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并且可以冠之以回馈老顾客的名义,所以对品牌形象的破坏要小很多。在时尚产业中,样品售卖是唯一能够将奢华与低价折扣完美融合的销售方式。而传统样品售卖会最大的问题,在于效率低下,且覆盖面有限。喜欢奢侈品,但又无力承担高昂费用的顾客,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庞大群体。而那些居住在大城市之外的消费者,参加样品售卖会的机会却非常有限。因此,将网络与奢侈品特卖活动相结合,几乎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考虑到奢侈品牌对电子商务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尤其不愿意透过网络直接进行降价销售,人们开始尝试在网上复制线下样品售卖会的模式。2001年,法国购物网站Vente-privee成为网络奢侈品折扣领域的第一个试水者。这家网站以低至三折的价格定时出售高档服装品牌库存,并将业务逐渐扩展至英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其他欧洲国家。2007年,在私募股权基金Summit Partners收购了该网站20%的股份后,其模仿者如雨后春笋般在世界各地出现,而Gilt则成为其中美国网络奢侈品折扣市场的佼佼者。

2008年,Gilt的销售收入为2千5百万美元。到了2009年,这个数字一下跃升至1.5亿美元。而在2010年,Gilt的预计销售额为5亿美元。如此完美的发展轨迹,让Gilt在很短时间内就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2009年8月,Gilt Groupe完成了第三轮融资,从泛大西洋资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与经纬创投(Matrix Partners)两家基金处募得4300万美元,同时将IPO提上议事日程。

Gilt的成功之处,在于把一种已经存在并被验证过的商业模式,以一种更有效率的方式放大,呈现在更多消费者面前。事实上,除了Vente-privee与Gilt之外,西班牙的BuyVIP、美国的ideeli、HauteLook、Rue La La等一批采用类似商业模式的网站,纷纷在2009年获得大笔创投资金的支持,这足以说明网络奢侈品折扣售卖这一模式的魅力。然而,能够在同类网站中脱颖而出,Gilt还是有自己的独门秘决。

在美国众多线下样品售卖活动中,有一类被称为设计师样品售卖会(Designer Sample Sale),其最大特点就是将一些百货公司尚未上市的最新款,以低至2折的批发价售出。这种新货特卖现象的出现,是因为设计师需要将完成每季订单后多余的样品和散货处理掉。而这种类型的线下售卖,则最令时尚爱好者疯狂。比如,总部设在西好莱坞市的Billion Dollar Babes公司,每季都会在全美大城市巡回举办设计师样品售卖会,力推成名已久和新锐设计师品牌。会场内模特、明星、买手云集,气氛不亚于一场时尚嘉年华。

与其他一些奢侈品折扣网站不同,总部设在纽约、具有地缘优势的Gilt Groupe,把业务聚焦在网络设计师样品售卖会这一定位,绕过中间商,以极低的价格从设计师那里直接进货,保证当季货和新货比例。Gilt还着重经营与新锐设计师之间的关系,帮助他们推广新品牌、新设计,为他们迅速培养出一批粉丝,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段帮他们清空存货,渡过难关。Gilt与设计师品牌之间的密切合作,使他们成为今天最接近IPO的奢侈品折扣网站。

网络奢侈品折扣售卖这一新兴电子商务模式,完全无视近两年各国恶劣的经济环境,发展势不可挡。这一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取得的成功,让人不得不认真思考将其移植到国内市场的可能性。实际上,中国版的Gilt.com,早在2009年初就已出现。

Gilt模式的中国之路

2009年1月,一家名为俏物悄语的购物网站,悄悄出现在网购用户的视野中。这家页面设计稍显粗糙的网站,采用了与Gilt完全一样的定时限量线上贩售方式,但覆盖的品牌全部定位在青春时尚类。今年2月份,俏物悄语一共举行了8场特卖会,每场均为当日中午12点开始,销售的包括AIGLE、ELLE、Hanes、ESPRIT、Z&A、Adidas和The North Face等中档品牌。从商品的购买记录看,国内用户对这种特卖会方式的网络购物体验仍然十分陌生。以2月1日中午12时开始的AIGLE特卖会为例,一款零售价为1390元人民币、折扣价为499元的红色立领外套,到次日中午仅售出3件,尚余31件库存。而该品牌的全部25款服饰,一天之内只有1款售罄。

尽管网购过程设计与Gilt极为形似,但俏物悄语网站销售品牌库存的速度,与Gilt不可同日而语。在把Gilt模式复制到中国的过程中,俏物悄语做了一些重要修改,尤其是其中档品牌的定位,与Gilt标准的高端路线完全不同。Gilt模式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其一体两面的实质 – 即帮助高端品牌出清存货,又为他们提供了免费宣传渠道,促进其正价商品的线下销售。受经济实力所限,很多消费者的初次奢侈品消费,其实都发生在折扣店或是类似Gilt这样的折价奢侈品网站上。而把这些人转化为奢侈品牌的忠实顾客,是Gilt们承担的重要任务。

尽管如此,俏物悄语低价销售中档品牌库存的策略,仍然为网站聚集了不少人气。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俏物悄语的客户群有了飞速增长。到今年2月,网站每日的访客有十几万之多。尽管他们未必都是消费者,但俏物悄语代表的这种定时折扣特卖会模式,已经出现成长为国内电子商务市场新一极的潜力。

在中国,阻碍真正采用Gilt模式企业出现的根源,在于国内有影响力的本地设计师品牌匮乏。奢侈品样品售卖是一种高度本地化的商业模式,这也是为什么在法国的Vente-privee出现6年后,Gilt和Rue La La等一干美国网站仍然能够冒出并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而在距离纽约、伦敦和巴黎千里之外的中国市场,任何走高端路线的折扣售卖网站,都会面临从进货到品牌关系管理等一系列问题。在这个意义上,俏物悄语的中档品牌特卖会,倒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尽管这已经是一种本土删节版的Gilt模式。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永远成对出现。Gilt的成功,固然承恩泽于纽约数不胜数的服装设计师品牌,但其也为后者扩散自身影响以及销售货品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国内Gilt模式的复制者,同样也可以成为培育本土设计品牌的优良土壤。至于这项开创性工作,会由俏物悄语这样的市场先行者来推动,还是由其他后起之秀来完成,尚需拭目以待。

(图片来源:http://webpages.scu.edu)

(这是为《创业家》杂志2010年第1期撰写的一篇短文,基本上综合了国外主要技术博客和媒体对今年全球互联网趋势的预测。至于本文中没有涉及的物联网/泛在计算领域,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重点介绍。

关于《创业家》杂志,只想说一句:我不知道还有哪本杂志比由创业家们创办的《创业家》更适合曾经的、现在的、未来的创业家们阅读了。)

随着2009年慢慢接近尾声,在各个领域,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明年的行业预测。2010年,全球互联网领域值得关注的两大焦点,无疑将是实时网络的迅速成长与增强现实技术的大规模商用。除此以外,进入成熟期的云计算,基于SNS的网络内容推荐,以及全新的基于位置网络服务与位置标签,也非常值得关注。

实时网络冲击传统互联网巨人

2009年10月底,微软和谷歌分别宣布将在各自的搜索引擎中整合世界最大微博客服务商Twitter的实时信息。此外,微软还同美国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达成了类似协议。这标志着以Twitter、Facebook为代表的实时网络构筑者,正以其自身力量,赢得互联网传统势力的尊敬。

Twitter们其实只是一个符号,它代表了人们对静态信息的不满足以及对实时信息的渴望。这种需求一旦被激发,世界将很难再走回到原来安静的状态。50年前,人们满足于每月一次的信件往来;20年前,大家觉得每周打个电话不错;10年前,是手机、短信;而5年前,是即时通讯。

今天实时网络的组成部分,不仅包括Twitter这样汇聚了数千万活跃用户的微博客服务,还有上亿部能够随时随地发布更新的智能手机,以及十余种实时搜索引擎。它们聚集在一起,迸发出惊人的协同效应。在苹果应用商店里,已经有数十款iPhone软件,可以让用户在餐馆里直接对刚刚结束的晚餐进行评论。碰到 陌生的旋律,用户可以对着手机哼上一段,后者会马上从音乐搜索引擎Midomi那里取回歌名、演唱者这些信息。

在2010年,“现在主义”(Nowism)将成为互联网新的主题。实时信息的魔力会让越来越多的网络用户上瘾,他们不仅是实时信息的消费者,同时也是制造者。用户的大规模参与,让今天实时网络的编织速度,比15年前的互联网快得多。而今年下半年谷歌推出的全新在线服务Google Wave,融合了电子邮件、即时通讯、协同办公以及富媒体共享等功能,被广泛认为将颠覆互联网用户传统的在线交流和沟通方式。

Google_Wave_inbox_chess

图1. Google Wave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目前的互联网巨人谷歌,以及其强悍的商业模式,将会成为实时网络“创造性破坏”的牺牲者。而谷歌也认识到这一现实威胁,并希望通过新推出的Google Wave和实时搜索产品,在实时网络中分得一杯羹。新兴势力能否借助实时网络成功挑战谷歌的互联网霸主地位?也许在2010年,我们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增强现实技术改变世界

增强现实技术,将存在于网络的信息应用到现实世界,把真实环境和虚拟信息实时叠加到同一个画面。增强现实提供了一般情况下人类无法感知的信息,比如附近建筑物里正在进行的活动,或是当前Twitter里涉及这座建筑物的讨论。

随着GPS、罗盘和加速器逐渐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越来越多的手机软件不仅可以探知用户当前的位置,而且能够精确掌握手机在3维空间中的姿态,以及摄像头的指向。手机定位技术的成熟,在2009年催生出各种基于手机的增强现实应用。

今年6月份上线的增强现实服务Layar,可以为用户手机捕捉到的实时画面,添加来自点评网站Yelp、维基百科、谷歌和Twitter与该画面相关的各种信息。而获得2009年德国红点设计大奖的“透视玻璃”概念产品,则把透明OLED技术与增强现实相结合,创造出一块能够现实周遭环境中所有隐藏信息的魔术玻璃。随着透明OLED成本的不断降低,可以预见类似“透视玻璃”这样的产品将会很快出现在消费市场。

1-1-2_image2

图2. “透视玻璃”概念产品

增强现实技术对世界的冲击不止局限在产品层面。2010年,广告商们将会发现各种增强现实产品所带来的巨大商业价值。当Layar和“透视玻璃”这样的产品大规模普及之后,户外、楼宇广告可以放置的空间,将不再受限于建筑物内、外部的表面积。届时,商业广告的投放空间将再一次被成倍放大,与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等量齐观的崭新商业模式,将会出现。

云计算、内容推荐与位置标签

随着微软Office 2010的发布,对更多人来说,云计算将不再是一个抽象概念,而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款微软下一代办公套件中,新增了“存储到 SkyDrive”的 功能,可以让用户将文档存放在微软提供的25GB在线存储空间中,并在不同的电脑上访问。不仅如此,用户还能通过 SkyDrive 网站来编辑这些文件。如果说谷歌的在线办公应用Google Docs是云计算时代的启蒙者,那么微软的Office 2010,将完成云计算服务的大规模普及。

当今互联网给用户带来的最大挑战,就是“信息过载”- 网络信息正以远超人们所能消费的速度被制造出来。今天,人类社会稀缺的早已不是信息资源,而是用户注意力本身。而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同一社交网络中的朋友们,将会是最好的信息过滤器。Facebook Connect项目,以及谷歌的Google Social Search产品,都在试图从这个角度来解决信息推荐与个性化定制问题。随着实时网络的初具规模,为“信息过载”寻找解决方案的需求将愈加迫切。在2010年,这无疑是互联网领域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方向。

内置GPS智能手机的普及,让2009年成为基于位置的社交网络服务元年。其中既有Foursquare、Gowalla、Brightkite这些创业公司产品,也有 Google Latitude这样的大厂新作。被誉为“2010年的Twitter”的Foursquare,在提供朋友定位功能的同时,还推出了一款基于位置的社交小游戏,允许用户通过反复访问一个地点来积累经验值升级。这款服务上线之后,立即在美国青少年中风靡一时。

可以预见,在智能手机的帮助下,以微博、朋友动态、共享图片等为代表的UGC内容,将很快被贴上“位置标签”。位置信息,会在2010年正式成为互联网新的一维,并深刻影响用户对网络信息的使用。

(图片来源:http://petitinvention.wordpress.com)

innoventions-dream-home

当你坐在电脑屏幕前,敲打键盘或是滑动鼠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未来人与电脑之间的交互,将不会再是今天这个样子?20年前,充满传奇色彩的施乐研究中心(PARC)里,就有一位科学家预言了一种“后桌面电脑时代”的全新人机交互方式,并称之为“泛在计算”(ubiquitous computing)。

这位名叫Mark Weiser的PARC首席科学家,1991年发表在《科学美国人》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竟然缔造了一个交叉学科的庞大研究领域。今天,有上万名来自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和世界其它地方的计算机、认知科学和电子工程学者,聚集在泛在计算领域,为最终实现Mark Weiser的预言而努力。

简单讲,泛在计算强调的是将“计算力”(computing)嵌入到人们日常生活中,做到无处不在(ubiquitous)而又不被人注意。实现泛在计算的动机(motivation),主要来自以下两个直觉。一是,任何真正为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变革的技术,往往是那些融入生活而消失于无形的东西,比如当年的造纸术与印刷术。今天的互联网,也正在朝这个方向迅速靠拢;二是,未来人类最稀缺的,并非计算资源,而是注意力资源。当今社会,各种信息、服务、电子设备对用户注意力的争夺,仿佛让所有人同时患上了ADD。正是在这样的思路下,泛在计算特别关注所谓的invisibleness和context-awareness。

环境感知(context-awareness),是泛在计算技术的核心。过去数年间全球蓬勃发展的基于位置服务(location-based service),其实是环境感知服务的一小个分支。它的目的,就是节省用户的注意力资源,在传感器与智能算法的帮助下,自动探测用户需求,并作出应对。我们耳熟能详的智能家庭(smart home),就是环境感知服务的另一个具体实现。

大概是因为诞生于一种预言式研究动机的缘故,不少人对泛在计算,尤其是环境感知服务存在一个疑问,那就是它能否真正被用户接受。从目前学术界研究成果面临的技术转化(technology transfer)难度看,这个担心是有道理的。事实上,有很多因素,比如用户隐私问题、基础设施缺乏、启动成本高等等,都在阻碍着大部分泛在计算技术进入主流市场(majority market)。创新扩散理论中,技术采用生命周期中的鸿沟(chasm)模型,又一次在泛在计算领域体现了它的解释力。

本客的博士论文中,曾用几个章节专门分析了这一创新扩散问题,并提出跨越鸿沟的方法。学术方面的问题,这里就不再多谈。重点要说的,在下面。

上周末中天频道的《文茜的世界周报》节目,重点介绍了韩国自2006年启动的U-City(Ubiquitous-City,貌似之前叫U-Korea。而早在2004年,日本就已经推出过类似的U-Japan)计划,以及目前的实施情况。这项计划,简单说就是由政府出钱,推动泛在计算技术与应用在全社会范围内的实现。在泛在计算所能产生的经济价值还不太明朗的今天,韩国政府能拿出这样的魄力,着实让人佩服。

韩国的逻辑很简单,在把文化创意产品、家电和汽车卖给全世界消费者的同时,如何实现国内产业的升级换代,为提高下一波全球竞争力做准备,是个很重要的命题。目前,韩国宽带普及率已经达到90%,移动互联网用户早已超过全国人口的一半。因此,将所谓“新一代计算范式”(computing paradigm)的泛在计算提上日程,是一种合理的冒险。这一举措,不禁让人想起1993年底克林顿政府力推“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时的情景。

李明博政府上任之初的口号是,“7年内经济赶超日本”。虽然这在大多数局外人看来,有些滑稽可笑,但我们却不能低估这个国家经济崛起的决心。以本客在三星硅谷研究中心的工作经历看,韩国企业在IT新技术研究领域的前瞻性和企图心,甚至要超过硅谷大部分美国高科技公司。而在学术界,日本、韩国的学者和研究人员,组成了泛在计算领域除美国本土以外,最大的一个研究群体。

OK,现在把文章的重点总结一下。泛在计算,很可能是未来20年间与今天的互联网等量齐观的一波技术革新浪潮。这个前景究竟能否实现,现在还不好说。但无视这个可能的存在,无论从国家经济决策层面、学术研究层面,还是科技创新层面看,似乎都不太恰当。我们东亚地区的竞争对手,韩国人,尤其是日本人,在新技术市场方面的嗅觉一向惊人。这次,我们真应该好好审视一下,建在韩国国会对面的“未来生活馆”里,展示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图片来源:http://disney.go.com)

socialnetwork101

之前对网游并没有太多直观的认识。最近1、2个月,随着了解的加深,优比客对国内网游产业现状和未来走向的看法,有了一些转变。

网游负面的东西,就不用多谈了。电视的出现,让我们大大减少了读书学习的时间;SNS网站,一样会让人沉迷在半夜偷菜的虚幻快感中而上瘾。可这些,都不妨碍它们成为今天全世界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网游,虽然颇有点儿中国特色,但实际上与电视、SNS一样,都是后工业时代人类社会娱乐至死精神的延续和深化。

为什么网络游戏在国内特别火?这恐怕多半与我们自古以来“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传统有关。另外,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其间大众文化层面不断去菁存芜,也功不可没。80年代,大家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可以往里灌,于是:20年前,武侠文化大行其道;10年前,是日本动漫;5年前,是穿越小说和架空世界观。

一个人,无非是其经历过所有体验的合集。少数人能够借助理性思考或是宗教信仰来超脱世俗经验,但那并非普罗大众的选项。网络游戏这个产品形态,在满足当下青年一代的娱乐需求方面,几乎无出其右。

由于QQ和网游的存在,第二人生、甚至Facebook这样在国外获得成功的产品,恐怕很难在国内大行其道。在我们的使用手册中,Facebook以及它所有的copycats,本质上仍然是一款娱乐产品。事实上,中国SNS服务商短暂的成功史,也是建立在“开心农场”这样的小游戏基础之上。与其如此带着镣铐跳舞,还不如干脆直奔主题来得真诚。

倒是成功的网游产品,可以考虑增强自身的SNS特性。如今大部分网游玩家面临的一个沮丧之处,就是游戏中朋友关系的流失。毕竟,除了WOW那样的个案,任何一部网游产品也不能保证用户在游戏几个月之后不会厌烦。能够把这种玩家间的朋友关系稳固下来,恐怕是国内网络用户真正需要的一种SNS服务。现在,承载这一使命的,是QQ。显然,这里面的改进空间,还有很多。

如今,巨人网络已经开始在万王3中进行融合SNS的尝试。不过,这件事最好由第三方来推动,这样意义才会更大。另外,本客倒是觉得,现在的主流网游厂商应该形成一个标准联盟,开放平台接口,允许用户在几个主流厂商的产品间自由流动。这看似不利于彼此竞争,其实可以帮助主流厂商建立一个极好的进入壁垒,彻底断了新进入者做大的念头。不知道网游的业界领袖们,有没有足够的眼光和气量,来促成这件事。

(图片来源:http://www.ning.com)

ocean

1.

在这个互联网已经如空气般不可或缺的时代,电子商务(e-commerce)作为一种独立的商业运营模式和企业类型,其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2008年,美国市场销售额最大的几家网络零售商中,既有亚马逊这样的B2C网站,又有沃尔玛、塔吉特(Target)等折扣超市,还有苹果、戴尔这样的消费电子产品制造商。而在国内,网络已经成为消费者选购服饰、书籍和电子产品的重要渠道。从当当、卓越,到淘宝,再到凡客诚品、宝鸟和京东商城,越来越多的商业力量正在向互联网汇集,争夺网络用户指尖那稍纵即逝的商机。“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这句话在今天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真理。

自古以来,人类社会的商业活动都在寻求以一种更有效率的方式运行。从农业时代的集市,到工业化大生产催生出的分销,再到信息时代大行其道的直销,消费者获得商品的难度和支付的流通成本在不断降低。今天,电子商务之所以会成为零售业和制造业者的水和空气,正是人类商业活动这种长久以来的内驱力与近数十年的IT技术发展相互作用的结果。虽然电子商务这个概念兴起于上世纪末,但其涉及的内容却可上溯至上世纪70年代出现的电子数据交换(EDI),以及后来的信用卡、电话银行、企业资源计划(ERP)和数据仓库等等。1993年底,美国克林顿政府提出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正式把面向终端用户的电子商务实践推上快车道。1995年,亚马逊公司成立,标志着B2C这种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全新商业模式,正式登上人类商业活动的历史舞台。

亚马逊作为成立最早,也是目前规模最大的网络零售商,已经在方方面面深刻改变了美国消费者的购物习惯。以网络书店起家的亚马逊,现在销售的商品从早餐麦片到割草机一应俱全。无论居住在城市、乡村,还是人迹罕至的国家公园或山顶别墅,只要你有一个通信地址,就可以从这家网站购买到几乎所有生活必需品。在普通购物流程之外,亚马逊还推出了一种“订阅”式销售(Subscribe & Save),提供针对日用消费品的自动订购服务。使用这项服务的顾客,可以像订阅报刊杂志一样,定期收到亚马逊寄来的食品、洗漱用品和其他日常消耗品,免去了每周驱车前往超市采购的烦恼。与亚马逊相比,身为全球C2C行业领军者的eBay,则为消费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娱乐式购物体验。正如其电视广告中反复出现的关键词“购物的胜利”(Shopping Victoriously!)所揭示的那样,eBay提供的不仅仅是新旧商品交易平台,更多的是赢得竞价或是淘到新鲜玩意儿所带来的满足感。在前电子商务时代,这种体验是大多数消费者未曾经历过的。而在国内,淘宝正在将类似的价值主张发挥到极限。

2.

电子商务这个商业模式之所以成立,并能够成为大势所趋,菲利普·科特勒在《营销管理》一书中给出了很好的理论解释。书中,这位当代营销大师提出了“顾客让渡价值”这个概念,也就是顾客总价值(Total Customer Value)与顾客总成本(Total Customer Cost)之间的差额。 前者,是指顾客购买产品与服务时期望获得的利益,它包括产品价值、服务价值等等。而后者,则指顾客为购买产品所耗费的时间、精神、体力以及所支付的资金成本。通常,顾客在选购产品时,往往从价值与成本两个方面进行比较分析,从中选择出价值最高、成本最低,即“顾客让渡价值”最大的产品作为优先选购的对象。因此,企业要在竞争中战胜对手,吸引更多的潜在顾客,就必须向顾客提供比竞争对手具有更多“顾客让渡价值”的产品。而要做到这点,企业需要通过改进产品和服务,提高产品的总价值,或者降低生产与销售成本,来减少顾客购买产品时付出的时间、精力和资金耗费。

最近30年来,IT技术的发展与互联网环境的成熟,大大降低了企业在供应链、销售和物流管理上的成本。而更加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地方,在于其为消费者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购物体验。在组成购物流程的所有环节上,无论是商品浏览、比价、购买决策、支付还是提货,电子商务的出现都为消费者提供了若干定位独特的顾客价值,使之区别于传统的线下购物模式。比如对那些购买意向明确的消费者,对商品进行在线浏览、比价,并根据商品评论做出购买决策,其便利程度与原先去百货店实地采购,不可同日而语。在传统购物模式仍占优势的环节,比如现场试穿和即时提货方面,电子商务企业也做出了有力的回应。刚刚被亚马逊以9亿多美元收购的全美最大网络鞋店Zappos,其客户服务方面的核心理念就是快速送货、无条件免费退换。有时,Zappos甚至会为顾客寄来两双尺码相近的鞋子,并允许他们在试穿后将不合适的那双鞋免费寄回。所有这些,都可以看作新兴电子商务企业为提供全面超过传统零售业顾客购物体验所做的努力。

尽管在增加“顾客让渡价值”方面,电子商务相较传统零售模式具有诸多先天优势。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电子商务并不能够完全取代传统零售业在商业活动中的地位。事实上,购物的目的,在很多情况下并非仅仅是购买若干件商品,其过程还同时满足着消费者多方面的需求。这就好像网络游戏永远不可能取代现实世界中的公园和体育场一样。然而,这并非就说明传统零售商,甚至品牌商,可以从此高枕无忧。从个体层面考虑,目前市场上任何一家占统治地位的企业,如果应对不慎,都有可能被电子商务的洪流冲垮。在企业竞争方面,电子商务不是目的,但却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竞争手段。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国内外诸多新老企业纷纷拥抱互联网大潮,投身电子商务领域的重要原因。

3.

在美国,沃尔玛是仅次于亚马逊的第二大网络零售商。沃尔玛的线上购物网站,其历史可以追溯至上世纪末,可以说是与亚马逊的在线购物平台接踵而至。过去几年间,Walmart.com销售额的增长速度要远远超过eBay,甚至亚马逊,这是因为在网络零售方面,沃尔玛具有一些单纯的电子商务企业所不具备的优势。比如依托其线下8百多家超市构成的庞大网络,沃尔玛提供线上付款,线下提货的“Site to Store”购物方式。这种混合式的购物体验,既让顾客享受到线上浏览比价的便利,又让他们可以自行提货,免去运费。实际上,很多同时提供线上和实体店购物的传统零售商都采用了类似的服务,比如百思买和Staples。这些零售商通常具有高度整合的网络库存管理与支付系统,有些甚至支持即时提货,比沃尔玛的“Site to Store”业务更具吸引力。

打开美国网络零售前十名的榜单,我们会惊讶的发现类似亚马逊和新蛋这样的“纯”电子商务网站竟是少数。排在网络销售额前列的,主要是沃尔玛、塔吉特(Target)、百思买、西尔斯(Sears)、Staples、Office Depot这样的线下零售巨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传统零售企业的实体门店,其本身就是很好的广告与公关活动的载体。实体店购物的方便性,以及消费者传统的购物习惯,都是传统零售企业所具有的相对优势。在跟随亚马逊拥抱互联网这一崭新的销售平台之后,线下零售业者的传统优势迅速彰显。尤其是像沃尔玛这样本身就是以价格优势取胜的折扣连锁超市,其借助互联网平台所发挥出的潜力是异常惊人的。去年底沃尔玛推出“Site to Store”服务后,其将近三分之一的线上销售都是通过此业务实现的。根据沃尔玛内部的数据统计,在线上购物然后到当地超市取货的顾客中,约有六成又多购买了价值至少数十美元的其他商品。在美国市场,线上与线下购物的整合,正在形成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冲击着电子商务领域曾经独领风骚的B2C类网站。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全球网络零售市场正在传统零售巨头的积极参与下,迅速走向成熟。尽管在诸多细分市场中,我们不时能看到Zappos、新蛋这类垂直B2C网站的成功身影,但基本可以判定,至少在美国市场,将很难再出现类似亚马逊这样的新B2C巨人。至于C2C模式的代表企业eBay,过去数年内在与亚马逊和其他传统零售巨头的竞争中一直处于下风,其拍卖业务在今年第一季度陷入严重困境,营收同比缩减18%,仅有12.2亿美元。于此相对照,亚马逊今年第一季营收增长18%至48.9亿美元,继续巩固着自己网络零售市场老大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B2C行业中看似硕大无朋,亚马逊在传统零售巨头沃尔玛的眼中,仍然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威胁。2008年,前者的营收仅占全美零售总额的0.3%,而后者则占到7.7%。这个悬殊的差距,今后是会缩小,还是会拉大,目前尚不得而知。

4.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网络零售市场过去十年间的发展,以及市场参与者之间的相互博弈,确实有很多值得国内企业借鉴的地方。然而,中国市场又同时具有一些独一无二的特点。有时候,这些特殊之处,足以催生出世界其他地方所未见的商业奇葩。例如6年前诞生的淘宝网,首先以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价格竞底方式,将eBay在国内的嫡传 – eBay易趣击溃。然后,又借助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以C2C之名,行B2C之实。今天的淘宝,与美国eBay最大的区别,恐怕就在于其交易中二手商品所占的比例。前者的主要服务对象,并不是那些需要拍卖自己二手电脑的网民,而是国内诸多的中小制造企业。而这些制造商,又凭借他们与国际接轨的制造工艺,为淘宝提供了品种丰富又颇具个性化的廉价商品。这样的网络零售市场赢家,恐怕只有在中国这片土壤之上才能出现。

与美国不同,中国市场上并没有诞生过类似于沃尔玛、西尔斯这样的本土连锁零售巨头。仅仅在一些细分领域,比如家电市场,我们有几家相对较为成熟的零售企业。这样的特点,决定了新兴的电子商务企业在国内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事实也的确证明了这个判断。从早期的当当、卓越,到垂直领域的麦考林、红孩子、京东,到轻型品牌PPG、凡客诚品,再到传统品牌如报喜鸟,国内B2C市场在过去几年间的繁荣程度,是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望尘莫及的。可以预见,随着今年6月份大淘宝推出带来的技术壁垒消失,越来越多的传统品牌将会选择将电子商务作为一条必备的销售渠道。而当淘宝转型成为一个开放性平台之后,其庞大的客户基础和超高人气,对现有和即将诞生的垂直网络零售企业,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从更广泛的角度看,电子商务所借助的互联网,为众多传统零售商和品牌商带来的价值,决不仅局限于销售渠道。事实上,品牌营销、商品促销、乃至客户服务,都可以借助互联网平台来完成。在美国,新兴的社交网络服务提供商Facebook与微博客服务商Twitter,正在日益成为品牌商们的营销新宠。今后,任何面向普通消费者提供服务和产品的企业,都会发现维持一个网络世界中的存在是何等重要。无论是品牌自建网站,在微博客上设立帐号,还是依托淘宝这样的开放电子商务平台,未来的品牌商们必定需要一个能够与终端顾客直接互动的渠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否拥抱互联网,已经由不得企业自己选择。没有这张入场券,就几乎没有了在未来市场中争夺消费者的资格。

5.

回顾人类科技发展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那些对社会产生过,或者正在产生深远影响的技术变革,是那些早已融入我们日常生活一点一滴中的东西。比如造纸术和印刷术,我们或许已经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却无时无刻不在使用它们来获得知识和快乐。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远远超出技术的范畴,并对我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影响。可以想象,在今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这些概念,将会和1千多年前诞生的造纸术一样,融入到我们这个社会的血液之中。对于商业企业来说,现在已经到了需要忘掉电子商务这个框框的时候了。也许几十年后的消费者,会觉得我们今天的讨论很可笑 – 没有网络销售渠道的零售商,还能算是零售商么?

(图片来源:http://www.cbifamily.com)

windows-7-logo

今年,全球PC销量出现了自2001年以来的首次下滑。市场分析公司iSuppli认为,导致此现象的主要原因,并非全球经济的景气程度,而是人们在淘汰桌面电脑与新购笔记本电脑的速度上,出现了落差。事实上,今天全球笔记本电脑的出货量,早已占据全部PC销量的半数以上。未来几年内,谁拿下笔记本这块市场,谁就有很大的机会左右整个IT产业的走向。

在这个大背景下,Google上周高调宣布将在明年推出全新的Chrome OS。从名字上看,这款操作系统很可能是一个定制的Linux内核外加目前的Chrome浏览器。其重点针对的平台,无疑就是从笔记本产品中衍生出来的上网本。

在Google官方博客对Chrome OS的介绍中,有这么两句:

“We’re designing the OS to be fast and lightweight, to start up and get you onto the web in a few seconds. The user interface is minimal to stay out of your way…”

换句话说,试图让显式的计算消失于日常生活之中,恐怕是Google此举的最大意义所在。

打开电视机半分钟后,才能看到画面,或是每天不得不重启手机10次,这些在今天的消费者看来,是难以想象的。可一旦我们开始使用电脑,所有这一切的不便,却都成了理所当然。在消费者的头脑里,电脑是高科技产品,为使用它忍受一些折磨,似乎也值得。可事实却是,如今全世界的电脑使用者早已超过十亿,一台笔记本的价格甚至比电视和手机还要便宜。

除了geek们之外,恐怕大多数的普通消费者都会觉得,即使已经发展了20余年,个人电脑还是一种很难用的消费品。而问题的关键是,电脑非要造得如此难用不可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恐怕没有消费者会去计算一下,Vista那洋洋洒洒5千万行代码中,自己到底会用上多少。也许你在大部分时间里,只用到这款产品百分之一的代码,可还得为它支付百分之百的费用。更糟的是,多余的那些功能,正是让你不得不忍受1分钟启动时间的罪魁祸首。

优比客以为,Google通过Chrome OS想要表达理念的很简单,那就是电脑也应该像电视那样,按下开关就出来画面。虽然这个目标未必能一蹴而就,但至少Google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事实上,大部分现有的科技产品,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也就是努力为消费者带来便利,而非麻烦。唯独Windows操作系统,却是个例外。

微软CEO鲍尔默对Chrome OS作出的回应是,“Who knows what this thing is?”。的确,在微软眼里,Chrome OS根本算不上是个操作系统。不过,鲍尔默们是否想过,用户要的,到底是操作系统,还是通过操作系统获得的资讯、娱乐和所有其它?当一款产品从工具变成绊脚石,它恐怕很难再有理由获得消费者的垂青。

Google与微软之间的战略对抗,已经进行了几个回合,而且招招针对彼此要害。从MSN到Live,再到Bing,微软在搜索产品上的组合拳刚刚出完。而Google的Android与Chrome OS,却似乎更加犀利。这未必是场一边倒的拳击赛,也没有限定的比赛时间。现在,消费者们需要做的,就是lean back, and enjoy the show。

ist2_5220783-dollar-rain

Lie to Me」是今年FOX热播的一部美剧,题材据说取自真人真事。剧中协助调查机构办案的心理学博士,能在与当事人的对话中,通过识别特定的表情、声音及动作特征来判断他是否在说谎。所有这些动作特征,被称为微表情(microexpression)。如今,现实世界中的科学家们已经把人类常见的微表情归纳整理进一个面部动作编码系统」(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其中包括数十种「动作单元」(Action Unit)。通过人脸识别软件和特定的模式匹配算法,今天的电脑可以根据拍摄到的图像,比较准确的判断出一个人有没有撒谎,以及他的心理状态。也许,很快就会有应用FACS的手机软件出现,通过摄像头帮助我们判断生活中每一次对话的真伪。

其实,不光是在现实世界,数字世界中的我们,同样具有很多微表情。比如你在亚马逊的购物习惯,就构成了你网购方面的一组偏好。而你的电子邮件,同样体现着你的某些需求。亚马逊和Google,正是通过分析这些数据,为你不断推送着相关产品和广告信息。

与现实世界类似,研究数字世界中微表情的目的,就是判断一个用户到底在想什么,需要的是什么,具有多大的购买力等等这些隐式信息。而对用户建模的准确程度,除了算法设计,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输入的信息量。你也许一周才进行一次网购,一天才收发一次邮件,可你会在一个小时里,发出5条tweets。跟踪一个重度Twitter用户的更新,我们可以轻易掌握他的生活行为,甚至心理活动。单从这个角度看,Twitter就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用户之间的follow关系,则是数字微表情的另一种体现。如果一家出版商,要推出一个与韩寒风格类似的新书作者,那他就需要在13亿人中找出喜欢韩寒写作风格的那些读者,进行有针对性的市场推广。这原本是一项很困难的工作,当然他可以试试运气,看韩寒是否愿意在博客上为这本书做推介。然而,当微博客出现之后,所有工作通过下载一个文件就可以搞定。

与Google分析用户的邮件内容不同,微博客上用户间的follow关系和信息交流,大部分是公开可用的。将这些信息加工处理后,无论是在内部进行广告推介时使用,还是销售给第三方厂商,都不存在任何法律和道德风险。用户自愿在一个开放平台上,实时、密集、连贯的分享生活体验,这在微博客诞生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优比客认为,这是微博客与之前任何平台,如邮件、BBS、IM、博客甚至传统的SNS服务之间,最大的区别之一。

向商业用户收费以验证他们的Twitter帐户」,Twitter这个关于盈利模式的想法不能说错,但无疑并未发挥出微博客最大的商业潜力。实际上,跟Facebook相比,Twitter更有资格来做「精准广告投放」这件事。因为,除了对用户心理活动的准确建模之外,微博客还有着另外一项巨大优势,那就是超高的信息密集度。

如果你每天只登录一次Gmail邮箱,Google就只有一次机会为你展示寥寥数条文字广告。为了增加广告点击率,更确切的说,是误点率,Google看似不经意的把价格最高的一条广告放在了距离邮件操作按钮上方不到3毫米的地方。然而,所有这一切努力,为Google带来的广告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HubSpot今年3月份对160万个Twitter用户的行为数据研究显示,平均每个Twitter用户一天发送4.442个tweets,同时关注着103.39个其他Twitter用户。这样,几乎平均每3分钟,用户的屏幕上就会出现一条tweet。如果Twitter愿意,他可以每小时给用户插送一条广告。20 : 1的「信噪比」,这对用户几乎没有影响,但对商家来说,却是黄金的广告机会。在浏览新浪或是百度页面时,你的眼睛会自动将横幅、边栏广告排除出视野之外。而微博客插送广告的方式,却足以让你无处可逃。

更妙的是,微博客用户对这种广告形式并不会产生太多反感。原因就在于,微博客的垃圾信息本质。尽管你精心挑选了follow的对象,可还是会发现,接收到的大部分tweets都是你并不感兴趣的「垃圾信息」。很遗憾,你无法控制另一颗与你一样复杂的脑袋在想些什么。既然如此,在已经够多的垃圾信息之中,穿插两条广告,又何伤大雅呢?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微博客具备成为颠覆性广告平台的两大优势,分别是用户建模准确度信息密集度。下面要考虑的,就是微博客服务商们,应该如何切入在线广告这个令人垂涎的市场。

微博客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的实时性。要找到自己独特的广告价值定位,微博客服务商们需要考虑的,是哪些广告Google做不了,而微博客的实时性却能把它们变为现实。

举个例子,一家淘宝小店需要马上处理掉一批化妆品,或是上海太平洋商场决定未来三天降价促销服饰类商品。这些忙,Google恐怕是很难帮上的。而对微博客来说,投放这样的广告实在太简单了。由于微博客服务商可以完全控制tweets的投放数量和阅读人群,他可以为客户提供一个精确报价,比如「上海地区平均每3天提及“化妆品”一次并follow“时尚”杂志的女性1千名」。一个实时、精准的翻版Adwords,瞬间诞生。

对时间敏感的促销活动,以及文化产品的市场推广,都是微博客很好的广告服务对象。而在实时搜索中,将特定的促销推广信息置顶,则会为微博客带来可与搜索引擎竞价排名媲美的高额收入。

微博客们应当意识到,你们的商业机会不在于Dell Outlet这样的大型在线零售商,而在于类似Google的那些长尾广告客户。因为,你们是他们唯一选择,而他们,也是你们最大的市场。

不知道Twitter还要花多少时间,才能领悟到微博客在实时广告市场中面临的颠覆性机会。也许,这要等他们能读懂中文之后。

微博客的前途是非常美好的,然而国内的服务商们应当看到,用户量达到类似Twitter那样的critical mass,是所有梦想成真的前提。过早的广告销售,在我们这个险恶的网络江湖,恐怕难免授竞争对手以柄。

Lie to Me」中的Leightman博士,要不远万里去非洲,研究当地原始部落人的眉毛,来证实他的微表情理论。今天的数字微表情研究者们,则要幸运得多,只需打开Twitter页面,就可以随意挑选送上门来的各种研究素材。本客很喜欢这部美剧,尤其是第一季的第12集。多谢同人兄的推荐,「without your article, this post won’t happen」。

(图片来源:http://www.istockphoto.com)

stars

互联网的时钟总是转的特别快。有时候,我们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走过的路,会有些额外收获。今天这篇文章,是对硅谷创业家朋友的回顾和反思。

2007年,优比客曾写过一篇「硅谷创业家故事」。当时,Facebook的身价已经涨到了100亿美元。虽然两年之后,Facebook的访问量又增长了将近3倍,但今天的新闻告诉我们,它的身价纹丝未动,仍然是100亿美元。从财务角度来说,Facebook的融资白白浪费了两年时间。

然而,这两年中原地踏步的,并非只有Facebook。

在那篇文章里,本客提到了3个在硅谷创业的华人朋友。今天的他们,又在做些什么呢?

第一位朋友,是硅谷一家华人创业协会创始人。这个协会会员现在已经有一千多人,而且之间的交流非常频繁,是硅谷最有价值的创业交流平台之一, 吸引了不少投资人的注意。虽然组织创业交流平台非常成功,在投资界也有很好的人脉,但是这位朋友自己的创业过程却不是很顺利。他先后发起的人力资源外包和 逆向B2B几个创业项目,目前都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在他开始全职创业18个月之后我们的一次聊天中,我发现他最大的担心在于创业的机会成本,以及初创项 目陷于一种lifestyle bussiness的低增长状态。

如今,本客和这位朋友已经很少联系。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中,得知他早已重操旧业,回到硅谷一家技术公司做工程师了。虽然网上的创业交流还在继续,但看得出,创业的机会成本已经让他不堪重负。言谈中,他透露着些许失望,「你说硅谷这十年,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新技术出来?」。

第二位朋友,代表了另一类创业家群体,也就是那些具有双重身份的创业家。这位朋友的两个身份,分别是国内名牌大学教授和一家初创网络公司老总,前者 是他数年前从硅谷回国时就为自己设计好的退路,后者则是回国初期经历几次创业失败之后的成功之作。这家公司前两年效益非常好,一直是行业里的No. 1。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公司发展前景暗淡,他决定退出走人,回到湾区边做投资,边搞学术研究,准备东山再起。

这位朋友,目前正面临着一个困难的选择。国内名牌大学教授的身份,固然令他人羡慕,可每个月6千人民币的薪水外加课时补助,实在无法弥补他每年离家6个月,多达4、5次跨洋旅行的成本。而对回国创业,这位朋友已经彻底丧失了兴趣。「回国做产品,绝对是一个错误」,他不容置疑的说,「产品的成功率太低,远不如帮人拉项目容易挣钱」。现在,这位朋友正在考虑是否接受美国一所学校的offer,彻底留在美国做个全职教授。而数年前在北京买的两套房子,成了他回国创业最大的回报。

第三位朋友,是本客比较看好的一位。无论他的团队、投资人还是创业项目本身,都处在硅谷的主流创业圈子里。因为他们的产品目前正处于上升趋势,本客也就不吝惜分享一下它的名字:Grouply。他们的投资人是硅谷颇有影响力的“Web 2.0 King Maker” Jeff Clavier,团队成员包括两位哈佛MBA和三位硅谷资深产品开发人员。而Grouply的正式发布,是通过9月份的Techcrunch40进行的。熟悉硅谷创业圈子的朋友都知道,这是硅谷网络初创企业典型的起步套路,是它们迈向下一个YouTube或者Facebook的开始。巧合的是,Grouply的正式发布,距离这位朋友开始全职创业正好也是18个月。

第三位朋友的创业梦想,距离成功最近。Grouply去年多次登上TechCrunch版面,08年1月份完成了第一轮130万美元的机构融资。去年6月,Grouply宣布他们支持着23万个独立社交网络,这个数字超过了同期的Ning.com。然而,进入2009年,Grouply网站的访问量划过一条完美的钟形曲线,前景似乎不很乐观。这位朋友创立Grouply已经整整3年,而今天,他们制造出的所有喧嚣正在重归寂静。

一位在底特律工作过20年的创业家,曾经问本客,「你觉得创业的人,有什么共性?」。他自己的答案是,「Guts!」。

的确,创业并非完全理性的活动,在「calculated risk」之外,总有那么些运气的成分。有时候,失败并回到原点,是创业家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创造价值,改变世界」,相信这是每个心怀创业梦想的人,曾经的出发点。在旅程中,有人放弃,有人改变了信仰,与现实妥协。「每个回国创业成功的人,都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其中一位朋友的说法,是本客听到的对现实社会最强有力的批判。

然而,面对现实的残酷,无论创业家们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无论他们现在何处,本客都对他们曾经的尝试表示尊敬。

hulu-vs-youtube

几天前,「时代」周刊发布了一个榜单。与月初「时代」周刊的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不同,这次上榜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因为这个榜单的名字叫做「The 10 Biggest Tech Failures of the Last Decade」。其中,YouTube的名字赫然在列

关于YouTube上榜的原因,「时代」周刊大致是这样解释的:

YouTube是全球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今年三月份有将近1亿用户在上面观看了59亿个视频。然而,这家网站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成功的盈利模式。在Google公司的财报中,YouTube收入部分写的是「可忽略不计」。「福布斯」估计这家网站去年的收入为2亿美元,贝尔斯登估计的数字为9千万。最近,瑞士信贷的分析师预测,由于负担着庞大的存储与带宽成本,YouTube今年将亏损4.7亿美元,而能够实现的收入只有2.4亿美元,同比增长20%。

一家花了Google公司16.5亿美元收购资金,每天却为Google带来128万美元亏损的企业,确实称得上一个巨大失败。按YouTube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即使成本不变,实现盈亏平衡还需要6年。

可是,还有些人看不清楚这个事实。今天,TechCrunch一个叫MG Siegler的糊涂蛋编辑,撰文为YouTube叫屈。他说,「It’s true that YouTube is not making Google any money, but when a site has this much dominance over a market, one way or another, there will be a way to effectively monetize it」。

与MG Siegler类似的想法,曾经害了无数投身互联网泡沫的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人。的确,有些网络企业在做大之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Google就是典型。可有些企业,注定只能在失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究竟什么在决定着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呢?优比客认为,答案在于企业的成本结构与其所采用盈利模式的匹配程度。

背靠NBC与Fox两大电视巨头的新兴视频网站Hulu,是今天势头最劲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虽然Hulu的月访问量只有YouTube的十分之一,但去年前者实现了6500万美元的销售收入和1200万美元毛利润,让后者只能望其项背。

在竞争中,Hulu体现出的最大优势,就是其数量有限的高质量内容。数量有限,保证了Hulu的运营成本可控;高质量,则让Hulu无论选择广告还是付费模式,都有较大的回旋余地。

无论从播放质量还是内容质量来看,与Hulu相比,YouTube那59亿个视频大多数都是垃圾。少部分来自传统媒体的高质量视频,还不时面临版权问题的羁绊。这59亿个视频为YouTube带来的,只能是巨大的内部成本中心。

没错,Google的伟业,甚至Twitter令人激动的明天,同样建立在庞大的信息垃圾场之上。但无论140字的tweet,还是网页snippet以及索引token,都消耗不了这两家企业太多的存储和带宽资源。因此,Google和Twitter在盈利模式的选择上,空间要比YouTube大很多。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4S店不通过免费赠送车身印满广告的汽车来赚钱呢?同样的道理,YouTube背负的成本,让人看不到任何可以通过广告盈利的希望。

事实上,在产生商业价值方面,长尾市场具有惊人的欺骗性。当你无法直接通过销售产品而获利时,长尾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成本中心,也是你最可怕的敌人。而广告模式,并非适用于所有的长尾市场。YouTube的现身说法让我们看到,在目前的硬件与带宽成本水平下,视频网站根本无法同时兼顾长尾与赢利两个方面。

让我们重新温习一下美世咨询著名的利润区理论:在无利润区充当市场份额的垄断者或者企业设计错误的市场份额领先者,往往预示着灾祸,而不是幸事」。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研究盈利模式的原因。

(图片来源:http://www.webtvwire.com)

Pages: 1 2 3 4 Next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