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

三个月前,优比客写过一篇关于Google Voice的文章,今天终于有幸收到Google Voice的帐号开通邀请。在美国的朋友,开通Google Voice可谓易如反掌,1分钟时间足够搞定。如果你在国内,同时也收到了邀请,可以参考下这篇文章

注册Google Voice时,你可以选择美国任何一个州的电话号码,并把所有的手机、座机都绑定到这个虚拟号码。之后,你的所有语音通讯,都将被Google接管。这样做,你至少可以获得如下好处:

1. 名片上只需印一个电话号码;

2. 将所有来电分组管理,按号码、时段等分别转到不同的手机、座机接听;

3. 在Google Voice页面上,管理你所有的通话记录、短信,以及经过语音识别技术处理过的电话留言;

4. 在任何一部电话上,你都可以按“4”键进行通话录音,无论这部电话是否支持录音功能;

5. 享受便宜的国际长途资费,美中通话每分钟2美分,使用方法是在你的任何一部电话上拨打你的Google Voice号码,然后按“2”键;

6. 所有电话留言,Google Voice都会以email的形式发送到你的Gmail邮箱;

试用过程中,本客有如下发现:

1. 所有绑定的电话,缺省状态下都处于激活状态。也就是说,一个电话打到你的Google Voice号码上,家里所有的手机、座机都会铃声大作;

2. 接起电话后,首先听到Google Voice的提示语音,按“1”键接听电话、按“2”把来电转入语音信箱、按“4”接听并录音;

3. 呼叫方听到振铃3、4次后,你这边可能才刚刚开始接听。耐性不好的朋友,说不定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4. 通过Google Voice接听,无论手机、座机,本地语音信箱统统失效;

5. 电话与网站系统间的连接属于实时级别,这边挂电话几秒种后,你的Google Voice和Gmail页面,就会出现本次通话记录或是语音留言的文字版;

6. Google Voice的语音识别水平,还有待提高。看到莫名其妙语音留言的朋友,最好再听下语音版留言,以免误事;

7. 在Google Voice页面里,你甚至可以像分享一段YouTube视频那样,把你的语音留言代码嵌入到随便什么网站。不知道这功能有什么实际用途。

最后说点感想。Google这次摆明了要把用户所有的通讯渠道控制起来,之前是电子邮件,如今是电话。Google Voice与Gmail的整合堪称完美,体现在:

1. 界面风格与UI、UE设计高度一致;

2. 通过语音识别技术,实现语音与文字信息的相互转换,让信息可以在Gmail与Google Voice之间自由流动;

3. 你Gmail里的所有contacts,会自动成为Google Voice里的contacts。

Google Voice会成为你的天使还是老大哥,要看你自己的理解。根据ReadWriteWeb这篇文章,Google已经委托律师事务所申请了如下专利:

“in which an indication of a telephone call being placed from a calling number is received, and a determination is made of an audio advertisement to play based on the calling number.”

本客一直认为,Google的终极使命,就是把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信息,都变成广告的可能载体,无论它是文字、语音,还是由语音变成的文字。这次,Google已经做好了把你的彩铃变成语音广告的准备,不知道你做好准备没有?

(图片来源:http://twitpic.com/aceyv)

windows-7-logo

今年,全球PC销量出现了自2001年以来的首次下滑。市场分析公司iSuppli认为,导致此现象的主要原因,并非全球经济的景气程度,而是人们在淘汰桌面电脑与新购笔记本电脑的速度上,出现了落差。事实上,今天全球笔记本电脑的出货量,早已占据全部PC销量的半数以上。未来几年内,谁拿下笔记本这块市场,谁就有很大的机会左右整个IT产业的走向。

在这个大背景下,Google上周高调宣布将在明年推出全新的Chrome OS。从名字上看,这款操作系统很可能是一个定制的Linux内核外加目前的Chrome浏览器。其重点针对的平台,无疑就是从笔记本产品中衍生出来的上网本。

在Google官方博客对Chrome OS的介绍中,有这么两句:

“We’re designing the OS to be fast and lightweight, to start up and get you onto the web in a few seconds. The user interface is minimal to stay out of your way…”

换句话说,试图让显式的计算消失于日常生活之中,恐怕是Google此举的最大意义所在。

打开电视机半分钟后,才能看到画面,或是每天不得不重启手机10次,这些在今天的消费者看来,是难以想象的。可一旦我们开始使用电脑,所有这一切的不便,却都成了理所当然。在消费者的头脑里,电脑是高科技产品,为使用它忍受一些折磨,似乎也值得。可事实却是,如今全世界的电脑使用者早已超过十亿,一台笔记本的价格甚至比电视和手机还要便宜。

除了geek们之外,恐怕大多数的普通消费者都会觉得,即使已经发展了20余年,个人电脑还是一种很难用的消费品。而问题的关键是,电脑非要造得如此难用不可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恐怕没有消费者会去计算一下,Vista那洋洋洒洒5千万行代码中,自己到底会用上多少。也许你在大部分时间里,只用到这款产品百分之一的代码,可还得为它支付百分之百的费用。更糟的是,多余的那些功能,正是让你不得不忍受1分钟启动时间的罪魁祸首。

优比客以为,Google通过Chrome OS想要表达理念的很简单,那就是电脑也应该像电视那样,按下开关就出来画面。虽然这个目标未必能一蹴而就,但至少Google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事实上,大部分现有的科技产品,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也就是努力为消费者带来便利,而非麻烦。唯独Windows操作系统,却是个例外。

微软CEO鲍尔默对Chrome OS作出的回应是,“Who knows what this thing is?”。的确,在微软眼里,Chrome OS根本算不上是个操作系统。不过,鲍尔默们是否想过,用户要的,到底是操作系统,还是通过操作系统获得的资讯、娱乐和所有其它?当一款产品从工具变成绊脚石,它恐怕很难再有理由获得消费者的垂青。

Google与微软之间的战略对抗,已经进行了几个回合,而且招招针对彼此要害。从MSN到Live,再到Bing,微软在搜索产品上的组合拳刚刚出完。而Google的Android与Chrome OS,却似乎更加犀利。这未必是场一边倒的拳击赛,也没有限定的比赛时间。现在,消费者们需要做的,就是lean back, and enjoy the show。

kok

商业世界有趣的创新总是层出不穷。譬如外包(outsourcing)这个概念,传统上认为只应限于外围业务,而核心业务,即一家公司盈利的根本来源,必须自己掌控。如今,这个传统理念正在互联网领域受到挑战。

自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以降,全世界网络企业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高效商业模式的找寻。4年前Web 2.0概念的过分炒作,让很多.com公司处于一种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地,也就是网站流量虽大,收入却很少。而这一现象,在国内尤为明显。广告模式,虽然应用范围极广,但大部分时候流量变现的效率低下。而电子商务模式,需要付出的额外成本太高,并不具有可推广行。至于Freemium模式,虽在美国有一定的市场,但拿到国内,却没有太多的成功案例。

简单说,今天的互联网企业,尤其在国内,普遍有盈利模式外包的需要。

百度网盟推广、Google Adsense与阿里妈妈的出现,虽然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却远非网站盈利外包的终极答案。方方面面的因素,导致在国内互联网市场,类似的联盟广告方式,并不能很好养活一家网络企业。当然,在美国市场,Google Adsense的盈利能力还是相当彪悍。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Answers.com主要依赖Adsense实现其全部收入。遗憾的是,类似的奇迹在国内恐怕永远不会发生。

然而,命运是公平的。国内互联网行业虽然不受广告模式的青睐,却也有它自己的生财之道,那就是网游。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网游跟Internet只有名分上的关系,因为前者几乎一直是一个封闭系统,其服务运营均有自己的一套,而盈利模式也无法被大部分网站借鉴。虽然互联网领域有网易从门户转型网游的成功例子,但这似乎更应被看作是一次企业多元化运营的努力,而非商业模式的突破。因此长期以来,盛大们取得的商业成功,与校内们一直没什么关系。

然而,当时间进入2009年,这一障碍正在被打破,主角就是目前如火如荼的网页游戏。虽然中国的网页游戏元年可以追溯至08,甚至07年,但今年却无疑将是这种产品形式,亦或说盈利模式,对国内互联网市场产生根本性冲击的一年。

我们只看九维,这家成立不到三年的创业公司近期的市场表现,就可以感受到未来几年内网页游戏作为一种盈利模式的强大力量。2007年7月,九维的第一款游戏《武林足球经理》并非特别成功,然而,去年这家公司接连推出的《武林三国》与《武林英雄》,却一举成为针对白领网络用户的吸金利器。今年1月,九维CEO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就曾透露当时公司月收入超过2千万。而同期在纳市挂牌的巨人网络,月收入也不过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九维这2千万月收入,并非完全来自其自身运营的上百组网页游戏服务器。从2008年开始,九维就先后与迅雷、联众、新浪等网站联合运营旗下游戏。而进入2009年,九维将它的合作伙伴范围扩大到极致 – 理论上任何日IP超过1千的网站,都可以代理其网页游戏产品,并获得50%分成。

而九维开发运营的,仅是今天国内上百款网页游戏中的4款。

与传统的客户端网游不同,网页游戏产品,与大部分门户、社区、论坛类网站之间,具有高度的可整合行。类似九维这样的市场领先者,可以为缺乏运营实力的网站提供游戏服务器,甚至代为运营。这就让运营一款网游,变得好似贴一段阿里妈妈广告代码一样容易。

今天的个人站长们,即使对网游一窍不通,也可以轻松获得这种最具效率的流量变现手段,这恐怕是网页游戏的最大意义所在。

打通网游与其他网络应用之间的关节,尤其是SNS,正在引起更多人的重视。在巨人互动刚刚启动二次封测的《万王之王3》里,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革新功能正在悄悄出现。中国的网络企业,似乎正在慢慢找到适合自身市场特点的网络服务与商业模式之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继Twitter之梦破灭之后,2009年中国互联网领域最值得期待的尝试。

最后,说一下优比客对国内网游市场长盛不衰的肤浅理解 – 生活在虚幻的真实里,也许还不如生活在真实的虚幻里,来的更加真实。

(图片来源:http://www.ztgame.com)

(本文发表于《商界评论》杂志7月号,非最终版。)

amd_vs_intel_2

2001年10月25日,微软推出了划时代的Windows XP操作系统。当时的消费者,购买一款具有全部功能的Windows XP专业版软件,只需要支付300美元。8年后的今天,消费者购买一款同样顶级的Windows Vista操作系统,则需要花费400美元。XP发布的时候,只有3千5百万行代码。而今天的Vista,则拥有超过5千万行代码。不幸的是,Vista用户很快就发现,他们多花的100美元,除了买来那多出的1千5百万行代码,还有缓慢的运行速度、不良的兼容性和糟糕的用户体验。

同样是2001年,英特尔公司运行速度最快的奔腾IV 1.7 GHz芯片,售价为352美元。而在今天的市场上,一款英特尔主流Core 2 Duo E8500 3.16 GHz芯片,售价只有268美元。如果你喜欢淘旧货,现在仍然可以在网上买到老式的奔腾IV 1.7 GHz芯片,而且只需要花8美元。按照摩尔定律,今天英特尔的旗舰CPU产品,性能比当年提高了二十倍,而价格却下降很多。

这个简单的对比让我们必须承认,从创造用户价值的角度来看,最近8年英特尔比微软干得要漂亮得多。然而,在另一个战场上,英特尔却落在了微软后面。今年5月13日,欧盟委员会为英特尔公司开出了10.6亿欧元的巨额反垄断罚单。同样是欧盟委员会,去年为微软公司开出的创纪录罚单也不过只有8.99亿欧元。

欧盟调查英特尔垄断一案中,究竟有没有冤情呢?

欧盟的证据

2002年10月至2007年12月间,英特尔公司占据着全球x86 CPU市场超过70%的份额。然而欧盟认为,英特尔这5年的销售业绩是依靠不正当竞争手段获得的。“数年来英特尔公司故意排挤计算机芯片行业竞争对手的行为,损害了数百万欧洲消费者的利益”,欧盟委员会官员尼利·克洛斯在一份声明中这样说,“如此长期严重违反欧盟反垄断条款的行为,是我们无法容忍的”。

在欧盟委员会花费数年时间整理出来的长达542页的调查结论中,英特尔的反竞争行为主要有两个证据。第一,英特尔给了部分PC厂商一些折扣,条件是他们购买的英特尔处理器数量要超过其x86 CPU采购总量的80%以上,有时甚至是100%。第二,英特尔给一些PC厂商提供市场资金,同时要求他们推迟或暂停发售使用其竞争对手 x86 CPU的电脑产品。

英特尔门中涉及的PC厂商,包括戴尔、惠普、宏碁、联想和NEC这5家。而它的唯一竞争对手,就是AMD。

对于欧盟的处罚,英特尔做出了简短的回应,“我们坚信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它忽视了微处理器市场处于高度竞争状态这一客观事实 。 持续的创新、不断改善的产品性能以及更加低廉的价格,这一切对消费者没有任何坏处”。

给大量采购的买家一些折扣,本是全世界所有供应商都会使用的市场策略。英特尔错就错在把折扣跟PC厂商采购百分比挂上了勾,尤其当它的市场占有率超过7成时。如果当年英特尔把条件中80%的比例,折算成一个具体数字,也许就不会有后来这些麻烦了。

而英特尔从PC厂商角度对AMD直接进行打击,听上去手段不算光明正大,其目的却也无可厚非。“只存在两家主要供应商的竞争市场一个自然结果”,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奥特里尼说,“就是当一家赢得订单,另一家必然失去这笔订单”。的确,今天的CPU市场上演的,本来就是英特尔与AMD两家你死我活的单挑游戏。

单纯从欧盟提供的证据看,英特尔涉嫌反竞争的事实,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可直觉却又告诉我们,这么多年来,PC硬件产品的价格一直在下降,性能却不断改善。今天,买一部轻巧的上网本,花不了3百美元。可在8年前,这个价格恐怕只能买到一块中档CPU。消费者的利益,究竟是如何被英特尔“长期的垄断行为”损害了呢?

反垄断的法理

世界各国,包括我国去年刚刚实施的《反垄断法》,均涉及一个共同的基本原则,那就是不反对大和强,而是反对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事实上,任何一部反垄断法,要管的无非三件事:经营者集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及达成垄断性协议。

如果今天英特尔要收购AMD,或是微软在Windows操作系统上捆绑销售办公软件,这些行为明显属于经营者集中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范畴,均在反垄断法管辖的范围。而英特尔与PC厂商达成排他性供货协议,限制其对AMD产品的采购与销售,同样违反了反垄断法关于垄断性协议部分的条款。

然而,英特尔的排他性供货协议,在为PC厂商提供折扣以及市场费用的同时,客观上帮助这些厂商降低了采购和运营成本,也让消费者买到了更便宜的电脑。在欧盟判定英特尔进行不正当竞争的5年零3个月里,用户在电脑硬件上的消费比例逐年下降,获得的性能却不断提升。从这个角度看,欧盟声明中提到的“损害了数百万欧洲消费者的利益”这句话,似乎错了。

这个问题的部分答案,隐藏在一个容易被忽略的事实中。今天,CPU厂商很大一部分成本,其实是在研发以及生产线投资这一块。一款CPU产品的出货量,直接决定了每一块CPU的成本,同时也决定了它的价格。而CPU厂商打击竞争对手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直接限制对方的市场份额,让它分摊到每个产品上的成本居高不下。

英特尔显然是深谙此道的高手。只要它为挤压对手市场份额所付出的成本,低于自身出货量增加所带来的规模效益,那这就成了一笔可以一直做下去的买卖。

但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英特尔通过限制性协议,从AMD手中夺来的额外市场份额,也分摊了自身的研发等固定成本。消费者为什么就不能从这种行为中获利呢?

谁让消费者获利?

作为行业巨人,英特尔对CPU的研发投入,与AMD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比如在2006年,前者研发总投入超过6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后者全年的营业收入。这也就是说,英特尔分摊到每块CPU上的固定成本,要高出AMD不少。

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一款产品中固定成本所占比例越高,规模经济效益体现出来的价值就越大。同样10%的市场份额,划分给英特尔,还是划分给AMD,其产生的用户价值并不相同。多出来的这一成份额,如果被英特尔拿走,CPU市场平均价格被拉低的幅度,将会超出其落入AMD手中的情形。因此,如果不考虑英特尔完全垄断市场之后,故意拉高价格来攫取暴利这一风险,那么消费者的整体利益将会随着英特尔市场份额的攀升而不断增加。

当然,这一分析有个前提,那就是英特尔对研发的投入,确实为其CPU产品带来了性能优势。那么,这个条件是否成立呢?

英特尔与AMD两家的CPU产品线都比较复杂。在同一个技术周期内,一家CPU厂商低档与高档产品之间的性能和价格差距,常常高达数倍。而在相同档次的CPU产品上,英特尔通常性能稍好一些,价格也略高。因此,在市场定位方面,英特尔强调性能和稳定性,而
AMD着重于性价比。

如果仅看表面,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两家厂商分别依靠性能和价格竞争,各有各的价值主张。但是,AMD的CPU产品,性价比就真的高么?

“超频”,是任何一个电脑玩家都熟悉的概念。一块CPU,通常工作在厂家预先设定的频率,而这个频率高低则直接影响到CPU的计算性能。资深电脑用户,可以通过改变电脑内部设置,让一块1百美元的CPU,达到接近2百美元CPU的运行速度,这就是所谓“超频”。“超频”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厂家为每块出厂的CPU标记频率时,都留出了富余。厂家留出的余地越多,CPU在使用年限内出故障的概率就越小。由于目前CPU的设计使用寿命通常为10年,那些打算在未来3、4年内更换电脑的消费者,完全可以将自己的CPU超频使用。这样即使折损了一些使用寿命,对他们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多年来无数的专业CPU评测报告表明,AMD的CPU产品在超频能力方面,一直要逊于英特尔。同一个档次的CPU,经常出现的情况是英特尔可以轻松超频50%,而AMD最多只能超20%。一些消费者因此笑称,购买AMD产品不合算,因为厂家已经预先帮用户超过频了。

从“超频”这个角度看,AMD产品的性价比并没有超过英特尔,甚至还有偏低的嫌疑。只不过在一般消费者没有注意到的地方,AMD悄悄削减了一些成本。这当然可以理解为AMD对“蓝海战略”的一种另类应用,但同时也说明了,英特尔的CPU产品,在性能,甚至性价比方面,都占据着对AMD的优势。

罚款流向何方?

经过一番分析,我们发现,至少在欧盟委员会调查报告所涉及的那5年零3个月中,英特尔似乎并没有为广大的欧洲消费者带来太多利益损失。相反,由于英特尔与AMD之间的激烈竞争以及不断的技术创新,全世界的电脑消费者都从中获益。可以说,英特尔虽然犯了不正当竞争的错,但所受罪名确实有被冤枉之嫌。

反观AMD,在英特尔多年来高性能、高价格市场策略的影响下,其获利也非常丰厚。我们不要忘了,目前的CPU市场完全为英特尔与AMD两家控制,从某种角度来说,AMD也是当今CPU市场的垄断者之一。进一步说,AMD甚至还要感谢英特尔。要是后者下定决心,通过低价策略将前者扫地出门,恐怕今天已无AMD这家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对英特尔公司进行的反垄断处罚,实际上跟AMD并无太多关系。虽然AMD在德国设有多家工厂,但此次英特尔交出的10.6亿欧元罚款,一分钱都不会落入AMD囊中。关于这笔钱将来的去向,欧盟委员会毫不讳言将收归己有,用于支付委员会的运作开支。当然,也许未来某一天,欧盟会拿出一部分钱来,补偿那些“利益受损”的欧洲消费者,但具体的时间和方式,目前没有任何人提及。

那这10.6亿欧元将出自何处呢?英特尔不是美联储,它没有印钞票的权利。这家公司挣得的每一分钱,都来自全世界电脑用户,也就是你我的口袋。前后审视一番,我们惊讶的发现,欧盟对英特尔反垄断调查这一役,最后实现的是从全世界消费者到欧洲官僚机构的现金流动。

这也许部分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英特尔为期两年的反垄断调查,迟迟没有结论,反倒是日本、韩国、欧盟先后对英特尔的反竞争行为宣布了处罚。毕竟,打别人家的孩子下得了手,还有些外快可赚。而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微软身上。

反垄断法反不了垄断

事实上,全世界的反垄断法都存在一个公平与可操作性难以兼顾的悖论。微软对桌面操作系统的垄断尽人皆知,而这种行为对消费者利益的损害也是有目共睹。然而,依据现有的反垄断法条文,欧盟仅能对微软处以不到9亿欧元的罚款。相比之下,数年来一直致力于技术创新的英特尔所接到的巨额罚单,实在难以体现法律的公平性。

罪罚相当,是法律的一个基本原则。而反垄断法,却无法保证做到这一点。与被微软的IE、Windows捆绑策略击溃的Netscape相比,AMD如今的处境要好得多。至少,它与英特尔都是美国上市公司,基本属于同一量级的对手。跟当年微软的以大欺小相比,英特尔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恶劣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利润最大化,是上市公司永远无法回避的企业目标之一。垄断,则是实现利润最大化的终极手段,也是企业很难摆脱的诱惑。糟糕的是,一家公司的市场行为,究竟是出于竞争的目的,还是反竞争的目的,有时很难界定。如果当年英特尔与PC厂商签订的协议中,提及的是8百万块CPU,而非80%的采购量,对英特尔反竞争行为进行取证的难度,恐怕就要成几何级增长了。

而对于AMD们来说,反垄断诉讼带来的帮助实在有限。欧盟委员会历时数年的努力,最后为AMD带来的利好,不过是削减了英特尔2成研发费用而已。如果AMD仍然像之前那样自甘人后,就是欧盟再罚英特尔10亿欧元,恐怕也无济于事。而寄希望于通过反垄断行动,让大公司们知难而退,则无异于痴人说梦。微软十多年来的垄断地位不倒,就是明证。

当一家公司,已经膨胀到没有任何竞争威胁,但随便动一动,就可以压死若干小企业的时候,唯一有效的反垄断措施,也许就是将它强行拆分。而从今天的美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身上,我们似乎还没有看到这种勇气。

奥巴马最近提名的司法部反垄断官员克莉丝汀·瓦尼,上任伊始就表示新一届政府将在反垄断问题上更加强势。日前媒体广泛预测,Google很可能成为美国新组建的司法部第一个反垄断目标。美国政府能否再次完成1984年将AT&T公司大卸八块的壮举,令人拭目以待。不过,知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对此冷静分析道,“在打破科技行业垄断方面,市场往往比司法部表现得更好”。

结语

反垄断之所以成为一个有趣的话题,很大程度上在于有时它的结果,与我们的直觉相互违背。当英特尔给我们带来运算速度快20倍的4核中央处理器时,微软不失时机的献上一款糟糕至极的操作系统,让硬件性能提升带来的用户价值消失殆尽;当英特尔还在想尽办法扼杀它唯一的竞争对手时,微软早已不用再冒类似的风险,因为它已经没有同一量级的对手可以扼杀。

我们发现,今天的反垄断法是一部关于动作的法律,而不是一部关于状态的法律。因为它说,垄断不违法,利用垄断地位打击竞争对手才违法。在这个逻辑下,英特尔确实应该比微软更受反垄断人士的青睐,因为它还存在“犯罪动机”。

当我们明白了为什么英特尔会收到更大的罚单之后,也需要清楚的看到,对于股东,甚至相当一部分用户来说,微软和英特尔都是好公司。他们,至少曾经,真诚的相信,自己的产品能够给消费者带来最大的价值,因此所有消费者都应该成为他们己的用户。当2002年比尔·盖茨亲自出庭,在9个州司法部长的垄断指控面前为Windows产品辩护的时候,他的脸上,清楚写着这些。

(图片来源:http://www.aurorawdc.com)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