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最近写的一篇短评,发表于《商界评论》6月刊)

eniac

没人知道今天美国排名前一百的超级计算机中,有多少台正摆放在华尔街投行的地下室里。但最近几年,华尔街无疑已经成为除美国国防部和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之外,推动超级计算机发展的另一只重要力量。自从华尔街的聪明人发现了将计算力直接转化为现金流的办法之后,超级计算机这一原本充满了学术色彩的概念,正迅速成为金融创新与财富的代名词。而帮助华尔街的数学家与计算机科学家们施展这一魔法的,是一种被高频交易(HFT)的程序自动交易方法。

以海龟交易系统为代表的早期交易程序,可以通过跟踪市场趋势自动进行交易。但是,这些系统并没有完全发挥出计算机运算能力强大的特点。事实上,一位只使用纸和铅笔的海龟系统交易员,具有与运行在计算机之上海龟交易系统完全相同的赚钱(当然,也可能是赔钱)能力。而今天,当谈到高频交易系统时,我们在谈论的,是一种通过市场交易赚钱的确定性。这恐怕是到目前为止,人们找到的唯一能够从股市持续稳定获利的方法。当然,这并非免费的午餐。只有那些掌握了每秒万亿次计算能力的人,才能自由运用这种获取财富的方式。

在纽约,在芝加哥,在美国中南部如堪萨斯、南卡罗来纳这些原本与华尔街毫无关系的地方,一批通过高频交易谋生的公司正在崛起。他们依靠1秒内的股价波动,极度频繁地执行交易,在毫秒甚至微秒级别赚取着微小的价差。通过这种每次获利仅0.01美分的交易方式,高频交易商们在2008年总共赚取了大约210亿美元的净利润。而在2009年,这个数字又暴涨了将近一半。他们究竟是如何通过计算力稳赚的呢?

高频交易的原理,就在于运用超级计算机的速度优势,来获取更多的市场交易信息,并更快地做出反应。通过安置在纽交所以及其他电子交易市场里的超级计算机服务器,高频交易商们可以在各个电子交易平台扫描同一只股票或期权的交易价格,并发现套利机会。这种套利空间通常只有几美分,且存在时间异常短暂。只有比其他交易商的计算机更早发现套利机会,形成交易策略并更快地执行交易,高频交易商们才能获利。这时,计算力的差距直接决定了套利机会争夺成功的概率。这也是大型投行不断追求性能更高的超级计算机的原因。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引入超级计算机并通过程序自动执行交易,高频交易商们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正变得越来越强劲。于是,一些新的专门针对竞争对手计算机的诱骗策略被引入交易过程中。有的高频交易商借助强劲的计算能力,将大单切分成数量庞大的小单来分散交易。这些大量的小额买单,可以欺骗交易对手的计算机,促使它们不断抬高买入竞价。然后,这些交易商就可在较高的价位售出股票。有些使用超级计算机的做市商,则通过快速下单并撤单来“探测”市场上的大单,获取大额买家的限价信息,然后通过在其他渠道买入股票并卖回给这些机构获利。

去年刚刚被纳斯达克禁止的“闪电指令”交易,则是交易员通过超级计算机先于公开市场几十毫秒前,窥探到交易指令流并以此获利的方式。比如市场上有人正寻求以每股9.98美元的价格出售一只股票,而另一人同时开出了10.02美元买价。在这两个市场参与者尚未得知彼此存在并改变交易价格前,超级计算机的使用者已经以每股9.98美元的价格购入股票,并以10.02美元转卖。这种赚钱方式,几乎没有任何风险。而区区几十毫秒的差距,就决定了财富的归属。

今天,华尔街地下室里超级计算机之间的博弈,为市场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性。不负责任的交易策略,以及存在漏洞的交易程序,还可以被纠正。然而,聪明人的想法总是相似的,当华尔街的计算机科学家们研制出来的交易模型越来越接近时,系统共振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从而导致市场对某种信号的反应被连环放大的机会增加。5月6日美股黑天鹅事件的出现,很可能仅是高频交易所引发问题的开始。

美国对高频交易的监管正在收紧。让人好奇的是,国内股市是否会成为高频交易天才们掘金的下一个天堂?

(图片来源:http://www.flickr.com)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