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s

刚刚说完App Store到底能为应用开发商赚多少钱的这件事,昨天TechCrunch的一篇报道又提供了新的信息。这次,情况更加离谱,很多iPhone应用开发商抱怨,至今他们还没有收到1月份的销售分成(应用销售收入的70%,剩下的30%作为苹果的commission fee)。而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从去年底开始,就没有从苹果那里收到过一分钱,累计被滞留的销售款有数千、甚至上万美元之多。一些开发商由于资金链断裂,已经暂停了一些应用的开发。

苹果的应用开发商协议中,规定每月销售收入中开发商应得的那部分,必须自月末起45天之内转入开发商的银行帐户。实际上,1月份的款项到目前为止已经迟付了一周左右。甚至一些开发商连2月份的销售报告都还没有收到,而苹果给出的理由则是系统升级。

而大家在TechCrunch上抱怨最多的,并不是迟付销售款,而是苹果的客服质量。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写给苹果的电子邮件从来没有答复,打给苹果的客服电话,在长达30分钟的等待音乐之后,被莫名其妙挂机。

随着TechCrunch上开发商之间交流的不断深入,大家发现苹果的开发商协议中隐藏着这样一项条款(Section 6.3):

“In the event that Apple refunds any such price to an end-user, You shall reimburse, or grant Apple a credit for, an amount equal to the price for that Licensed Application. Apple will have the right to retain its commission on the sale of that Licensed Application, notwithstanding the refund of the price to the end-user.”

也就是说,当购买你iPhone应用的用户要求refund时,你必须归还100%的销售价格,尽管你实际上只从苹果拿到了70%的销售款。如果有足够多的用户要求退货,你不但无法从App Store赚到一分钱,可能还要倒贴。

与传统渠道商靠压货来最大限度的占有供应商资金一样,苹果通过45天的付款期,占用了一大批本不属于他们的流动资金。优比客认为,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商业实践,苹果这种做法本身无可厚非。但是,客服质量的低劣,实在找不到任何借口。仅就App Store来说,应用开发商创造价值,用户享用这些价值,任何一方都是这个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服务不好应用开发商,苹果难道不担心将来没有人再来帮他们赚钱?

至于这项refund全部由应用开发商承担的霸王条款,虽然苹果未必会真的执行,但至少说明了在苹果心目中,开发商的地位实在无足轻重。

让人奇怪的是,即使苹果公司对开发商们这么不友好,还是有不少软件开发人员站出来,维护着苹果的立场。或许他们是太喜欢Mac、iPod和iPhone了,不只要花钱去买,还心甘情愿让自己的应用,一分钱一分钱的塞满苹果早已鼓起的口袋。

(图片来源:http://www.cs4fn.org)

arnold_schwarzenegger_for_president_2012-p1

自从去年7月10日上线以来,苹果App Store在半年多时间里迅速积累了大量人气。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App Store上的应用数量已经突破2万5千,总下载次数也早以超过5亿。与此同时,App Store单月销售额达到3千万美元的故事,也不绝于耳。

然而,本周TechCrunch上一篇来自App Store游戏开发商的案例分析,却让优比客产生了疑问。这家开发商曾经位列App Store“Top Free Apps”20强的游戏,从发布到今天一共5个月的时间内,总共只为公司赚回了不到8百美元的收入。而这期间,这家公司几乎尝试了从直接卖游戏到间接卖广告的所有招数。

如果这个数字属实,那么几乎没有美国本土iPhone应用开发商能够通过App Store来养活自己。而App Store那条长长的“长尾”,除了能给苹果带来还算过得去的收入,对大部分第三方开发商来说可能一无是处。

这家名叫Team iBokan的游戏开发商,去年10月底在App Store上发布了一款经典的打砖块游戏Galaxy Impact。发布两周之内,Galaxy Impact总共被下载了22万次,是当时App Store下载次数最多的10大免费游戏之一。然而,随着两周后Galaxy Impact转为收费游戏,其日下载量从1万多次瞬间下降到20余次,免费下载和付费下载次数的比例竟高达400:1。

在实行付费下载3天后,Team iBokan实在无法忍受每天20余次的下载量,于是重新调整市场策略,改为免费游戏搭载由Admob定制的手机广告。然而,新游戏的日下载次数一直在1千多次徘徊,始终没有回到发布伊始的下载量。而广告每个月也只能带来1、2百美元的收入。

毫无疑问,Team iBokan在营销Galaxy Impact时犯了一个严重错误 – 最初他们没有预料到Galaxy Impact会大受欢迎,在提供免费下载两周后才开始对这个游戏收费。而在付费游戏下载量大幅度降低后,他们又紧接着犯了第二个错误 – 重新对游戏提供免费下载。经过如此的反复,用户已经很难对这款游戏产生好感。

假设Team iBokan正确的制定了市场策略,他们又能实现多少收入呢?我们很难判断,如果一直执行付费下载策略,Galaxy Impact会有多少次下载。但根据Galaxy Impact前两周的免费下载量,我们可以计算出,如果Team iBokan从一开始就确定免费游戏加广告的盈利模式,这款游戏每个月带来的正常广告收入应该在1千美元左右。

移动市场研究公司 Pinch Media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在App Store下载免费应用 1 个月之后,平均仅有 5% 的用户会继续使用该应用,而3 个月之后,这个数字几乎为零。因此,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Galaxy Impact这样一款游戏在整个产品生命周期内,似乎也很难产生超过1万美元的收入。

那么,开发一款iPhone游戏的成本又有多少呢?Dapple这款流行iPhone游戏的开发者Owen Goss告诉我们,他为这款付出的开发成本大约是3万2千美元,而Dapple发布后第一个月的销售额仅有535美元。

App Store盈利能力的真相,正随着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发商公开他们的实际销售数字,被慢慢揭开。目前看来,作为苹果公司盈利利器的App Store,很可能会成为大多数应用开发商的毒药。而当众多开发商因为无利可图离开时,App Store是否还能像今天这样火爆,实在值得怀疑。

当然,随着iPhone用户群的不断扩大,会有越来越多的用户购买付费游戏,或者点击游戏内置广告。但事实上,App Store上应用数量的增加速度,要远远超过iPhone用户的增长速度。用户,作为目前App Store上的稀缺资源,今后只会变的更加稀缺。

为什么iTunes数字音乐商店能够获得巨大成功,而App Store却面临如此危机呢?难道长尾效应,不是同时存在于数字音乐和iPhone应用两个市场中么?

优比客认为,App Store最大的问题在于,第三方开发商实际上是在为iPhone定制应用,因此需要付出高额成本。当市场长尾中的大多数发现无法收回开发成本时,便会放弃这个市场,造成长尾的断裂。而iTunes商店,则与此大不相同。歌手录制好歌曲,要放到iTunes上销售,要做的无非是简单的格式转换。即使在iTunes上销量不好,这首歌还可以拿到Amazon MP3,或是其他数字甚至线下音乐商店出售,因此不存在长尾断裂的问题。

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苹果公司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放平台,尽量减小应用开发商为iPhone付出的定制成本。当然,苹果也可以继续保持目前的做法,让App Store成为达尔文式的竞技场。毕竟,大部分iPhone用户经常使用的,仍旧是那些少数的流行应用。只要少数顶级开发商能够存活下来,其他开发商的死活对苹果来说其实无足轻重。

从苹果公司的一贯做法来看,上面第二种方案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将来,App Store也许会变成一座围城,每天无数开发商离去的同时,会有更多新开发商满怀希望的涌进来。当然,对于苹果公司和iPhone用户来说,这一切,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坏的消息。

(Update 3-25:昨天这篇文章发出后,收到不少朋友的反馈,其中一些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些看法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Galaxy Impact这款游戏不具有代表性,二是App Store上大部分应用商亏钱是业界常态,并非苹果的问题。本客觉得,这两个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关于第一点,虽然Galaxy Impact初期在App Store上下载量很大,但我们的确需要更多其他的游戏和应用的销售数字,来佐证目前App Store中大部分应用不挣钱这个判断。而第二点,确实,App Store的出现也许根本不能改变业界的现状。公平的说,App Store作为一种试图取得苹果、用户和开发商三赢局面的尝试,是值得尊敬的。但最终的结果,可能并不像大多数人想像的那样乐观。在一片为App Store叫好的声音中,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这个新生事物,正是这篇文章的主旨。)

(图片来源:http://www.americafront.com)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