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胡维转引了TechCrunch一篇文章,内容是德意志银行一名分析师的研究表明,苹果和黑莓,「仅仅这两家只有智能手机业务的公司,09 年他们有望获得整个手机产业 66% 的利润」。以下是这两篇文章中引用的相关图表: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份图表中使用的单位有错误。整个2008年,几家手机大厂的总运营利润只有不到2千万美元,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事实上,仅诺基亚一家,2008年的运营利润就有70亿欧元之多。因此,优比客估计这份图表中的单位应为百万美元

同样的错误也出现在销售收入图表内。不过,这些小错误并不影响整个研究报告的数据可靠性,尤其当我们发现类似的现象在其他行业内也不断上演。

昨天,通用公司正式进入破产保护。这家汽车工业的庞然大物旗下拥有十余个品牌,超过150多款不同类型的汽车,多年来占据全球汽车销量第一的位置,还曾经位列财富500强之首。当通用的管理层把一家企业所能获得的荣誉一一纳入囊中之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忘记了最根本的一点 – 企业应该是一家盈利性组织。

汽车行业中最能赚钱的公司,当属德国的保时捷。这家汽车公司,旗下只有5个品牌,销售额跟通用比起来更加不值一提。但他们能做到,制造出来的每辆汽车,都为他们带来了利润。今年5月6日,保时捷宣布结束对大众长达3年半之久的收购战,两家公司正式寻求合并,前者将成为后者最大的股东,占有51%股份。

一家公司的价值,其实并不在于它的规模,而是取决于销售利润、预期利润增长、资产密集度等几个方面。通用与保时捷两家公司,几乎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处于截然相反的两级,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前者会破产,而后者却能收购规模比自身大得多的大众公司。

手机行业中的诺基亚,几乎就是通用汽车的一个翻版。这家全球最大手机制造商,目前正面临着市场份额和利润双双下滑的困境,裁员的消息也不断传出。而苹果公司,则仅仅凭借一款iPhone,就拿到了智能手机市场10.8%的份额。

Marvell公司CEO Sehat Sutardja最近预测,未来3、4年之内,智能手机将至少占据50%的市场份额。诺基亚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用Symbian手机去跟iPhone以及Android竞争,来维持其目前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先地位。做不到这一点,诺基亚无疑会输掉未来。N97的发布与Ovi Store的上线能否帮助诺基亚实现战略规划,目前看并不乐观。

在北美市场,苹果和黑莓对智能手机市场的统治力毋庸置疑。他们的产品更有特色,也更有针对性。从本质上说,今天的诺基亚更像一家制造企业,长于大规模量产、弹性生产线和成本控制,而苹果和黑莓则分别像是软件公司和电子邮件服务公司。也许在10年前,制造一部手机硬件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在今天,这个活基本上已经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可言。随着手机产品竞争的重点逐渐向软件和服务转移,优势的天平也开始向苹果和黑莓倾斜。诺基亚在智能手机软件上曾经有过机会,可惜不争气的Symbian让他们浪费了一个时代。S60支持触摸屏功能,竟然在iPhone发布后1年多才姗姗来迟,真不知道这款5800 XpressMusic带来的,是iPhone的末日,还是Symbian的末日。

上周Ovi Store的推出,被TC的编辑认为是一场「complete disaster」。显然,在网络服务方面,诺基亚要学的也有很多。

诺基亚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开发者注意力的流失。「诺基亚拥有几百种型号的手机,支持三款不同的操作系统。没有任何两部手机拥有完全相同的工作模式」,而「为iPhone编写的程序就完全可以在所有的iPhone手机上运行」。更不用提App Store对手机软件开发者的诱惑力。

至于诺基亚现在的中国战略,则可以用一句「失恋阵线联盟」来概括。受困于TD的移动,最新推出的重量级产品Mobile Market与诺基亚Ovi Store的合作深度,绝非一般。实际上,诺基亚负责运营的Ovi专卖店将占MM业务的很大一部分,并享有优先展示的权利。在以iPhone以及App Store的双重威胁下,两家略感失意的公司,依偎在一起取暖的结果如何,值得关注。

德鲁克认为,「利润不是企业和企业活动的目的,而是企业经营的限制性因素」。简单的说,利润是一家企业继续玩下去的必要条件。虽然诺基亚目前还没有太多的燃眉之急,但对长于战略的西方企业,德意志银行发布的这两张图表,就足以让诺基亚管理层坐立难安了。

今天,从Keso那里得知项立刚的这篇文章,说「电信运营商引进iPhone就是引狼入室」。

项立刚观点中缺乏从用户角度考虑的问题,Keso已经说得很清楚。优比客由此想到的,是前几天在底特律听到的一个段子。

1921年,通用公司损失了65百万美元,当时的公司高层认为,美国汽车市场已经饱和,而唯一能增加通用公司汽车销售量的办法,就是从当时非常普及的有轨电车那里,抢夺市场份额。在19世纪20年代,90%的美国人出行都是依靠轨道车辆,而只有10%的人拥有汽车。当时的有轨电车交通系统,是一个拥有3百万名员工,每年150亿客流量的巨大产业。

根据维基百科中相关词条记载,当时通用公司、凡士通轮胎公司、加州标准石油公司以及菲利普斯石油公司,共同组建了全国城市干线(NCL)控股公司。这家公司唯一的任务,就是在美国各城市购买当地的有轨电车系统,并故意疏于管理和维护,任凭公交车辆和基础设施报废。当乘客们感觉到公共交通的可靠性不断下降,不少人成为通用公司的顾客,开始购买私人汽车。而乘客人数的锐减,也自然成为NCL进一步取消更多公交线路的理由。今天,美国大城市有限的公共运输系统服务对象,通常只有穷人和少数族裔。

1949年,由于在毁坏公共运输系统行为中扮演不光彩的角色,NCL背后的几家公司被联邦法院判决违反反托拉斯法。而判决本身的可笑之处在于,这几家公司仅被处以5千美元罚款,而公司总裁每人只被要求交纳1美元的象征性罚金。

区区几万美元,就将美国曾经庞大的公共交通产业,送入坟墓。这就是著名的美国有轨电车大丑闻

上世纪50年代,时任通用公司总裁的Charles Wilson曾说,对通用有利的,必然对美国有利。然而丑闻的发生,让这一切听上去像个笑话。

今天,我们同样要问,对电信运营商有利的,就一定对国家有利?如果不是,为什么我们还要处处从运营商的角度考虑问题?

(图片来源:http://www.wikipedia.org)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