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

商业世界有趣的创新总是层出不穷。譬如外包(outsourcing)这个概念,传统上认为只应限于外围业务,而核心业务,即一家公司盈利的根本来源,必须自己掌控。如今,这个传统理念正在互联网领域受到挑战。

自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以降,全世界网络企业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高效商业模式的找寻。4年前Web 2.0概念的过分炒作,让很多.com公司处于一种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地,也就是网站流量虽大,收入却很少。而这一现象,在国内尤为明显。广告模式,虽然应用范围极广,但大部分时候流量变现的效率低下。而电子商务模式,需要付出的额外成本太高,并不具有可推广行。至于Freemium模式,虽在美国有一定的市场,但拿到国内,却没有太多的成功案例。

简单说,今天的互联网企业,尤其在国内,普遍有盈利模式外包的需要。

百度网盟推广、Google Adsense与阿里妈妈的出现,虽然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却远非网站盈利外包的终极答案。方方面面的因素,导致在国内互联网市场,类似的联盟广告方式,并不能很好养活一家网络企业。当然,在美国市场,Google Adsense的盈利能力还是相当彪悍。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Answers.com主要依赖Adsense实现其全部收入。遗憾的是,类似的奇迹在国内恐怕永远不会发生。

然而,命运是公平的。国内互联网行业虽然不受广告模式的青睐,却也有它自己的生财之道,那就是网游。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网游跟Internet只有名分上的关系,因为前者几乎一直是一个封闭系统,其服务运营均有自己的一套,而盈利模式也无法被大部分网站借鉴。虽然互联网领域有网易从门户转型网游的成功例子,但这似乎更应被看作是一次企业多元化运营的努力,而非商业模式的突破。因此长期以来,盛大们取得的商业成功,与校内们一直没什么关系。

然而,当时间进入2009年,这一障碍正在被打破,主角就是目前如火如荼的网页游戏。虽然中国的网页游戏元年可以追溯至08,甚至07年,但今年却无疑将是这种产品形式,亦或说盈利模式,对国内互联网市场产生根本性冲击的一年。

我们只看九维,这家成立不到三年的创业公司近期的市场表现,就可以感受到未来几年内网页游戏作为一种盈利模式的强大力量。2007年7月,九维的第一款游戏《武林足球经理》并非特别成功,然而,去年这家公司接连推出的《武林三国》与《武林英雄》,却一举成为针对白领网络用户的吸金利器。今年1月,九维CEO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就曾透露当时公司月收入超过2千万。而同期在纳市挂牌的巨人网络,月收入也不过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九维这2千万月收入,并非完全来自其自身运营的上百组网页游戏服务器。从2008年开始,九维就先后与迅雷、联众、新浪等网站联合运营旗下游戏。而进入2009年,九维将它的合作伙伴范围扩大到极致 – 理论上任何日IP超过1千的网站,都可以代理其网页游戏产品,并获得50%分成。

而九维开发运营的,仅是今天国内上百款网页游戏中的4款。

与传统的客户端网游不同,网页游戏产品,与大部分门户、社区、论坛类网站之间,具有高度的可整合行。类似九维这样的市场领先者,可以为缺乏运营实力的网站提供游戏服务器,甚至代为运营。这就让运营一款网游,变得好似贴一段阿里妈妈广告代码一样容易。

今天的个人站长们,即使对网游一窍不通,也可以轻松获得这种最具效率的流量变现手段,这恐怕是网页游戏的最大意义所在。

打通网游与其他网络应用之间的关节,尤其是SNS,正在引起更多人的重视。在巨人互动刚刚启动二次封测的《万王之王3》里,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革新功能正在悄悄出现。中国的网络企业,似乎正在慢慢找到适合自身市场特点的网络服务与商业模式之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继Twitter之梦破灭之后,2009年中国互联网领域最值得期待的尝试。

最后,说一下优比客对国内网游市场长盛不衰的肤浅理解 – 生活在虚幻的真实里,也许还不如生活在真实的虚幻里,来的更加真实。

(图片来源:http://www.ztgame.com)

ist2_5220783-dollar-rain

Lie to Me」是今年FOX热播的一部美剧,题材据说取自真人真事。剧中协助调查机构办案的心理学博士,能在与当事人的对话中,通过识别特定的表情、声音及动作特征来判断他是否在说谎。所有这些动作特征,被称为微表情(microexpression)。如今,现实世界中的科学家们已经把人类常见的微表情归纳整理进一个面部动作编码系统」(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其中包括数十种「动作单元」(Action Unit)。通过人脸识别软件和特定的模式匹配算法,今天的电脑可以根据拍摄到的图像,比较准确的判断出一个人有没有撒谎,以及他的心理状态。也许,很快就会有应用FACS的手机软件出现,通过摄像头帮助我们判断生活中每一次对话的真伪。

其实,不光是在现实世界,数字世界中的我们,同样具有很多微表情。比如你在亚马逊的购物习惯,就构成了你网购方面的一组偏好。而你的电子邮件,同样体现着你的某些需求。亚马逊和Google,正是通过分析这些数据,为你不断推送着相关产品和广告信息。

与现实世界类似,研究数字世界中微表情的目的,就是判断一个用户到底在想什么,需要的是什么,具有多大的购买力等等这些隐式信息。而对用户建模的准确程度,除了算法设计,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输入的信息量。你也许一周才进行一次网购,一天才收发一次邮件,可你会在一个小时里,发出5条tweets。跟踪一个重度Twitter用户的更新,我们可以轻易掌握他的生活行为,甚至心理活动。单从这个角度看,Twitter就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用户之间的follow关系,则是数字微表情的另一种体现。如果一家出版商,要推出一个与韩寒风格类似的新书作者,那他就需要在13亿人中找出喜欢韩寒写作风格的那些读者,进行有针对性的市场推广。这原本是一项很困难的工作,当然他可以试试运气,看韩寒是否愿意在博客上为这本书做推介。然而,当微博客出现之后,所有工作通过下载一个文件就可以搞定。

与Google分析用户的邮件内容不同,微博客上用户间的follow关系和信息交流,大部分是公开可用的。将这些信息加工处理后,无论是在内部进行广告推介时使用,还是销售给第三方厂商,都不存在任何法律和道德风险。用户自愿在一个开放平台上,实时、密集、连贯的分享生活体验,这在微博客诞生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优比客认为,这是微博客与之前任何平台,如邮件、BBS、IM、博客甚至传统的SNS服务之间,最大的区别之一。

向商业用户收费以验证他们的Twitter帐户」,Twitter这个关于盈利模式的想法不能说错,但无疑并未发挥出微博客最大的商业潜力。实际上,跟Facebook相比,Twitter更有资格来做「精准广告投放」这件事。因为,除了对用户心理活动的准确建模之外,微博客还有着另外一项巨大优势,那就是超高的信息密集度。

如果你每天只登录一次Gmail邮箱,Google就只有一次机会为你展示寥寥数条文字广告。为了增加广告点击率,更确切的说,是误点率,Google看似不经意的把价格最高的一条广告放在了距离邮件操作按钮上方不到3毫米的地方。然而,所有这一切努力,为Google带来的广告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HubSpot今年3月份对160万个Twitter用户的行为数据研究显示,平均每个Twitter用户一天发送4.442个tweets,同时关注着103.39个其他Twitter用户。这样,几乎平均每3分钟,用户的屏幕上就会出现一条tweet。如果Twitter愿意,他可以每小时给用户插送一条广告。20 : 1的「信噪比」,这对用户几乎没有影响,但对商家来说,却是黄金的广告机会。在浏览新浪或是百度页面时,你的眼睛会自动将横幅、边栏广告排除出视野之外。而微博客插送广告的方式,却足以让你无处可逃。

更妙的是,微博客用户对这种广告形式并不会产生太多反感。原因就在于,微博客的垃圾信息本质。尽管你精心挑选了follow的对象,可还是会发现,接收到的大部分tweets都是你并不感兴趣的「垃圾信息」。很遗憾,你无法控制另一颗与你一样复杂的脑袋在想些什么。既然如此,在已经够多的垃圾信息之中,穿插两条广告,又何伤大雅呢?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微博客具备成为颠覆性广告平台的两大优势,分别是用户建模准确度信息密集度。下面要考虑的,就是微博客服务商们,应该如何切入在线广告这个令人垂涎的市场。

微博客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的实时性。要找到自己独特的广告价值定位,微博客服务商们需要考虑的,是哪些广告Google做不了,而微博客的实时性却能把它们变为现实。

举个例子,一家淘宝小店需要马上处理掉一批化妆品,或是上海太平洋商场决定未来三天降价促销服饰类商品。这些忙,Google恐怕是很难帮上的。而对微博客来说,投放这样的广告实在太简单了。由于微博客服务商可以完全控制tweets的投放数量和阅读人群,他可以为客户提供一个精确报价,比如「上海地区平均每3天提及“化妆品”一次并follow“时尚”杂志的女性1千名」。一个实时、精准的翻版Adwords,瞬间诞生。

对时间敏感的促销活动,以及文化产品的市场推广,都是微博客很好的广告服务对象。而在实时搜索中,将特定的促销推广信息置顶,则会为微博客带来可与搜索引擎竞价排名媲美的高额收入。

微博客们应当意识到,你们的商业机会不在于Dell Outlet这样的大型在线零售商,而在于类似Google的那些长尾广告客户。因为,你们是他们唯一选择,而他们,也是你们最大的市场。

不知道Twitter还要花多少时间,才能领悟到微博客在实时广告市场中面临的颠覆性机会。也许,这要等他们能读懂中文之后。

微博客的前途是非常美好的,然而国内的服务商们应当看到,用户量达到类似Twitter那样的critical mass,是所有梦想成真的前提。过早的广告销售,在我们这个险恶的网络江湖,恐怕难免授竞争对手以柄。

Lie to Me」中的Leightman博士,要不远万里去非洲,研究当地原始部落人的眉毛,来证实他的微表情理论。今天的数字微表情研究者们,则要幸运得多,只需打开Twitter页面,就可以随意挑选送上门来的各种研究素材。本客很喜欢这部美剧,尤其是第一季的第12集。多谢同人兄的推荐,「without your article, this post won’t happen」。

(图片来源:http://www.istockphoto.com)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