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这篇文章是否准确表达出了本客想说的意思,第一次感到写一篇博文如此艰难。不清楚互联网与万维网区别的朋友,请看这里。有兴趣就这个话题深入讨论的朋友,请给优比客发信。)

twitter-feb-chart
有一则故事,讲的是美国宇航局要研制一种供宇航员使用的高级太空笔,并向社会征集方案,要求这种笔能够在失重、低温等条件下在任何平面书写,不会轻易发生故障而且制造成本要低。在各种方案被一一否决之后,专家们几乎绝望。这时,宇航局收到一名小学生寄来的包裹,上面只有一行字:“试过这个没有?”。大家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铅笔。

虽然这个故事纯属杜撰,但它意在说明的道理却在不断被证实 – 很多时候,简单的方案往往是解决问题的终极答案。

今天的万维网(World Wide Web),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大的信息载体。它汇聚了几乎全人类的知识,却又能够非常有效率的解决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问题。而这一切,不过源自20年前物理学家Tim Berners-Lee在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搭建的文献共享系统。他发明的HTML语言,虽然简单到小学生都能掌握,却构成了今天各种网络服务的基础。

Twitter目前在做的,正是用简单到不值一提的技术为我们打造下一代信息共享基础设施。而它曾经面临的问题,是从early adopter到early majority用户群的跨越,也就是Geoffrey Moore所说的“Crossing the Chasm”。随着最近Twitter访问量的爆发式增长,优比客认为它很可能已经实现了跨越,奔向主流市场。今天,Twitter上被关注最多的帐号属于CNN、纽约时报这样的主流媒体以及布莱尼和Jimmy Fallon这样的大众明星。而仅仅六个月前,这份Top Twitter User名单上还是geek们的天下。

万维网出现之初,大家曾担心网络上的内容不足,信息无法实现从物理世界到虚拟世界的跨越。现在,很多人有着同样的疑问:究竟会有多少人无聊到在Twitter不断报告自己的一举一动?实际上,今年2月份全球访问Twitter的人数已经超过4百万。很多大公司也已经在Twitter上建起了帐号,而越来越多的第三方Twitter服务也在不断出现。

正如今天的万维网已经有上百亿页面一样,相信用不了几年,在Twitter上发布实时信息的用户就会达到数千万规模。促进Twitter服务进一步普及的因素将会来自多个方面,其中包括移动互联网终端的热销、基于感应器(sensor)的自动activity-feed技术成熟以及商业应用上的推动。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人类对更频繁信息交流的需要。

Boarding.fr就是目前诸多Twitter应用的一个例子。在世界各地候机的乘客,只要发送“#boarding + airport code”到Twitter,就能和其他在同一机场候机的Twitter用户取得联系。而实时路况信息的分享以及重大事件的现场直播,更是Twitter的特长。

目前每一个Twitter帐号背后,不再仅仅是一名普通用户,它可能是一个商家、一件商品、一个突发事件、一条地铁线、虚拟世界中一个角色。将来,它还可能是一段感情、一个故事、一种意见。Twitter正在试图完成WWW没有完成的任务,就是给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真实或虚拟的事物,赋予一个URL。当Twitter完成对这个世界的复制,并通过实时信息流对其增强(augmented reality)之后,我们的生活必将为之改变。

简单的信息碎片,是Twitter改变世界的一砖一瓦,这正是十几年前万维网走过的老路。诸如Google这些搜索引擎的出现,将万维网的片段连接成整体,跨越了网络价值的引爆点。而Twitter推出的搜索功能,也让我们看到了类似的希望。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实时信息池之中,如何过滤出对用户有价值的信息,必将成为搜索领域的又一研究焦点。

Twitter其实只是一个符号,它代表了人们对静态信息的不满足以及对实时信息的渴望。这种需求一旦被激发,这个世界很难再走回到原来安静的状态。50年前,我们满足于每月一次的信件往来;20年前,我们觉得每周打个电话不错;10年前,手机;5年前,电子邮件;今天,即时聊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即使2年前没有出现Twitter,也肯定会有其他类似的工具应运而生。因此,与其说Twitter是技术天才的创造发明,不如说是社会演进的必然结果。

正如20年前没有人想到那个文献共享系统会演变成今天的万维网,在人们眼里,Twitter似乎也只能用来闲聊。综观人类科技发展史,一项革命性的技术、方法、理念,从一产生就会具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它的发展往往不为创立者的初始动机所左右。而简单的技术,如指南针和马镫,在与人类社会发展趋势结合后,常常爆发出改变世界的惊人能量。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Twitter最终是否能够演变成类似万维网这样的公共信息基础设施。但可以肯定,Twitter的平台开放性将比Facebook们更为彻底,这仅仅因为,它更简单。

(图片来源:http://www.techcrunch.com)

微博客的嫁衣

March 15, 2009 | 4 Comments

 jiayi.jpg
Meebo是一款基于网页的即时通讯工具。它整合了MSN Messenger、GTalk、Yahoo! Messenger等多种聊天工具,用户只要注册一个Meebo帐号,并将其他聊天工具的不同账号绑定在Meebo中,就可以在一个界面中同时跟使用不同聊天工具的朋友交流了。

Meebo是一个不错的创意,2006年被《时代》杂志评为50大酷站之一,2008年拿到2500万美元风险投资。现在,每天有几百万人在Meebo上聊天。

优比客今天要说的,是如何借用Meebo的创意,驶入实时信息搜索的快车道。

我们拿国内互联网为例。目前国内用户常用的微博客有几家,包括饭否、叽歪de、腾讯滔滔,外加Twitter。其中,国内微博客数腾讯滔滔做的最大,原因显而易见。今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微博客会出现,但想超越腾讯难度很大。

这是不是说除腾讯外其他几家在实时信息搜索领域就没有机会了呢?当然不是,而且很可能未来实时搜索的巨人还没有出现。想在这个领域创业的朋友,可以先来美国股市抄一下底,等两年后拿到第一桶金,再回过头看国内的微博客。那时候,国内几家大型的微博客用户量和信息量应该都有了长足进步,具备了今天Twitter充当实时搜索信息源的能力。

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建一个类似于Meebo的微博客整合工具。因为几乎所有用户都会有朋友在不同的微博客上活动,所以他们肯定希望有一个平台来同时接收这些朋友的信息。通常一个微博客用户会关注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帐号,因此你的用户不需要太多。一旦拉到了10万级用户,这些主要微博客中的所有实时信息就可以尽归你囊中。毕竟你不是真心要做一个微博客服务整合商,所以剩下的那些用户你大可不必操心。

微博客服务商对你如此收集信息很可能无可奈何,因为所有行为确实是由他们的用户发起,而你的Meebo工具只不过扮演了中间人角色。这里面的技术细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与本客深入探讨。

当然,如果你连建一个Meebo工具都嫌麻烦,那也可以在每个微博客服务商那里直接申请1千个伪帐号。目前Twitter每个帐号可以follow(不是被follow,那个数量没有上限)的用户数上限为2千左右。能用足这2千,实时信息的采集已经不是问题。

要做一个实时信息搜索引擎,你甚至不需要像目前搜索引擎那样庞大的存储空间。如果你每天索引1亿条实时信息而且保存7天,理论上你也只需要一块140GB的硬盘。当然,你的网站前端要足够强壮,因为如果一切都如预期的话,你每天会有大量的搜索请求。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开始卖广告了。

本客在这里描述了一个虚拟的创业案例,并不是要鼓励大家去搭微博客们的便车。因为这样的构想,无论本客是否在这里提及,终究会在将来某一天成为现实,尤其是在国内的互联网市场上。今天的微博客服务商们,也许还没有想到实时信息搜索这一步,更不用说来自第三方的整合与利用。

希望今天微博客的先行者们,是在为自己制作嫁衣。可历史告诉我们,事实往往并非如此。

(图片来源:http://www.china.com.cn)

饭否的机会

March 13, 2009 | 3 Comments

fanfou.png

早上,优比客像往常一样打开Firefox浏览器,搜索今天去机场需要用到的信息。不同的是,本客用的搜索引擎不是Google,也不是Yahoo,而是search.twitter.com。嗯,虽然今天下雨,但Houston机场航班照常起飞,45号高速路况也一切正常。

在不久的将来,美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搜索周围的实时信息。这样的搜索行为不仅发生在家里,还可以在地铁、商场、或者马路上随便什么地方,只要是手机信号能够覆盖的地方。想想看,这对Google来说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景象。

“颠覆性创新”理论告诉我们,在同一个跑道上追赶行业巨人,基本上不会有戏。这就是微软Live Search、网易有道搜索引擎很难成功的理论原因(这些企业的高管们应该免费去哈佛商学院深造一下,旁听Christensen几堂课)。

现在,twitter正在搜索领域的另一条“性能曲线”上加速前进。从一个例子就可以看出这个网站目前具有的用户价值:twitter在网站注册页面向新用户推荐1百个值得关注的知名twitter用户。Mahalo的CEO打算在这里购买一个两年期的固定位置,并愿意为此支付25万美元。

Google的成功在于搜索技术与商业模式完美的结合,而类似twitter这样的微博客也完全可以拥有属于它们的全新商业模式。可以预见,当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搜索twitter时,会有越来越多的商家雇用或化装成用户,推荐跟地区相关的商品和服务信息。而twitter此时要做的,就跟6年前Google所做的一样。

顺便插一段典故。PPC模式的发明者Overture在2002起诉Google侵犯其专利权。2004年雅虎完成对Overture的收购后,与Google在2004年达成庭外和解。Google支付270万普通股给雅虎,获得对这项专利的永久使用权。本客不知道这是不是历史上最便宜的一桩买卖,但仅此一件事,杨致远就应该下台。

现在的微博客们,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抓用户,二是抓商业模式专利。当然,后者主要是针对美国twitter们的建议,因为国内目前还无法注册商业过程专利。而搜索技术本身,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不是问题。

刚写下这些,本客就开始后悔,毕竟这么大的行业机会并不多见。唯一的慰藉,就是将来也许能从王兴那里要点咨询费。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