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rm-3

看了这张5月15日Wolfram Alpha发布现场的照片,也许你会误以为这是在休斯顿宇航中心进行的又一次火箭发射。Wolfram博士骨子里还是一名科学家。他把这次Wolfram Alpha网站的发布,搞得像火箭发射一样隆重,除了商业原因之外,恐怕还有为NKS(A New Kind of Science)出口恶气的想法。多年来,Wolfram博士提出的NKS思想多为主流科学界所排斥,而Wolfram Alpha,则被视为NKS在现实世界最重要的应用。根据自己的理论,构造出能够解决现实世界问题的计算机器,同时还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对一名科学家来说,这实在是非常的圆满。

NKS的基本思想在于,对自然界或者社会中的复杂现象,用传统的数学方法来精确描述往往力不从心。而用所谓的 Simple Program,或元胞自动机(Cellular Automata,CA)来描述,却可以得到一些意象不到的结果。建筑在Mathematica平台上的Wolfram Alpha,正是试图通过把数量庞大的人类知识片段,与Mathematica用于计算、推理的众多simple program结合在一起,来完成对我们这个复杂世界的建模。这个产品,就好像针对人类知识所展开的“基因组计划”。而其野心,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launch-3

(坐在“火箭发射总控制台”上的Wolfram博士,高兴得像个孩子。)

关于NKS的具体细节,优比客不在这里赘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读这本1192页厚的巨著。本客更想知道的是,Wolfram Alpha如何赚钱?

根据Wolfram Research的介绍,Alpha引擎这次发布,用到了分布在5个数据中心的上千台服务器,总共包括1万个处理器核心。Wolfram公司的合作伙伴R Systems,为这次发布提供了全球第44大超级计算机R Smarr。这台计算机,由 576台双CPU四核「Harpertown」至强服务器组成,共有4608个处理器核心。而另一个合作伙伴Dell,也为Wolfram公司在Champaign搭建了一个数据中心。从下面这段视频看,这座数据中心至少用了6个full rack来放置120台双CPU四核的2U服务器。而这些数据中心附带的空调系统,据说强大到可以把撒哈拉沙漠变成滑雪场。

所有这些服务器、带宽和其他硬件成本,总共要花掉Wolfram公司3、4百万美元。而Wolfram公司3百多人的团队,每年开销又要上千万。这些费用,从哪里出?

根据本客对Wolfram Research的采访,这家公司目前没有接受任何形式的外部投资,其全部收入来自Wolfram博士早年开发的软件产品Mathematica,以及后来形成的Mathematica产品家族。目前开发、运行Wolfram Alpha引擎的所有支出,全部由Mathematica系列软件的销售来支撑。

在采访中,Wolfram Research的商务开发经理透露,Alpha引擎的盈利模式为付费使用,而非一般搜索引擎采用的广告模式。采用这种为很多Web 2.0网站青睐的Freemium商业模式,为Alpha引擎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避免在网络广告市场上与Google展开直接竞争。如果一个新的搜索引擎,需要同时在搜索与广告两个市场上与Google竞争,它几乎不可能成功。过去十年来,走这条路的诸多搜索产品新锐纷纷败在Google手下,就是明证。即使苟活如Answers.com者,也已经没有太多的利润增长空间。

Wolfram博士的父母是二战前从德国逃到英国避难的犹太人,他的血液里,既有科学家的敏锐,又有着商人的精明。在5月15号Wolfram Alpha发布前的一篇blog中,Wolfram博士详细介绍了Alpha引擎是如何建立在庞大的Mathematica产品家族之上的。整个Alpha引擎涉及的6百万行Mathematica代码,全部是在Wolfram Workbench开发环境中完成的。支撑Alpha运行的上千台服务器,通过gridMathematica来协调。而每个搜索请求,都会通过webMathematica处理。当然,如果用户想把搜索结果保存到「Live Mathematica」,就必须安装Mathematica这个软件。

Wolfram Research的商务开发经理告诉本客,Alpha引擎的付费版本,针对的是那些专业和企业用户。当一个分析人员通过Alpha引擎找到详细的统计数据时,他(或者他的公司)也许很乐意花2500美元,购买一套Mathematica,将搜索结果导入进行更深入的分析,甚至直接制作成商业报告。而当一家企业,希望使用Alpha引擎构建自己内部的知识库时,它也会购买gridMathematica和webMathematica这些相关产品。从某种意义上说,Alpha引擎只是一个巨大的广告牌,而它背后的Mathematica产品家族,才是Wolfram公司盈利的主要来源。

如果将来Alpha引擎能够大获成功,它的商业模式将与背后的技术同样功不可没。本客看好Wolfram Alpha的主要原因在于,无论在市场定位还是盈利模式上,它都实现了与Google足够的差异化。而这,正是今天任何搜索产品新锐成功的必要条件。

尽管明天才是Wolfram Alpha正式发布的日期,现在wolframalpha.com的日访问量已经接近50万用户,日搜索次数也有2、3百万。随着后备节点不断加入服务器集群,上周五「soft launch」后出现的网站响应速度慢等问题,正在逐步缓解。一切看上去,都在按照Wolfram博士的计划,完美进行。

如果爱因斯坦在提出相对论之后,又制造出时间机器,同时办一家能把人们送到过去或者未来的时间旅行公司,那我们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Stephen Wolfram正在他的领域里,进行着类似的努力。

时间:2009年5月15日 10:15AM – 11:00AM

地点:Wolfram Research 6th floor conference room, Champaign, Illinois, USA

人物:优比客 vs. 王翔(沃尔夫勒姆研究公司商务开发经理)

wolfram-research

优比客:请简单介绍一下Wolfram|Alpha。

王翔:这个知识计算引擎(computational knowledge engine)我们从2005年就开始研发,到现在已经有4年时间了。我们侧重为用户提供一个全新的信息平台。准确的说,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知识变得可以计算,把所有已有信息和新信息进行集中分析处理后,提供给用户,回答用户的问题。这跟一般的搜索引擎不太一样。传统搜索引擎搜索的是已有信息,在网站上把它们找出来。而我们这个,侧重的是回答用户的问题。比如你想知道世界上人类平均身高是多少,这些是在现有的数据上进行处理,给用户一个答案,而不仅仅是一个网站链接。

优比客:Wolfram|Alpha近期有没有计划支持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

王翔:这会是我们以后的一个发展方向,但是近期可能无法实现。因为公司仅仅处理英文信息,已经是一项很困难的工作,而且工作量很大。我们近期的目标,是把Wolfram|Alpha英文内容部分先做好,然后再考虑其他语言。

优比客:Wolfram|Alpha的信息获取方式是什么?更新频率如何?

王翔:所有Wolfram|Alpha用到的信息,是我们公司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的。拿到数据之后,我们要进行自己的加工处理,并保证信息质量。我们跟Google不太一样,Google侧重提取网络页面上的信息,我们更侧重于定量、数据方面的一些信息,这些信息的更新要与相应信息来源的更新同步,因此频率也不统一。比如说股票价格这些金融数据,基本上是实时更新的。但是有些数据,可能更新比较缓慢,比如国家GDP。

优比客:建立数据中心是一笔很大开销。目前公司的资金来源是什么?

王翔:我们公司是一个私有企业,所以在建设Wolfram|Alpha搜索引擎的过程中,使用的都是自有资金。我们没有接受任何VC的投入。据我所知,在Alpha上我们可能会实现多种商业模式。但是将来会不会接受VC的投资,目前还没有考虑。

优比客:Wolfram|Alpha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王翔:我们有多种商业模式。对于一般用途的非商业用户,我们提供的是免费服务。但是,对于专业级或者企业级用户,我们有相应的一些收费模式。比如说,企业级模式中,我们帮助企业在内部建立Wolfram|Alpha搜索引擎,帮他们进行内部数据的处理,以及信息提取等工作。对这些企业用户来说,Wolfram|Alpha更多的是一个计算信息引擎

优比客:目前Wolfram|Alpha有付费用户么?

王翔:现在这个引擎还没有正式推出,没有付费用户。

优比客:有计划采用类似Google的广告模式么?

王翔:暂时还没有。

优比客:正式发布后,可以预计很多用户会同时使用Google和Wolfram|Alpha。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用户会用Google来解决问题,什么时候会用Wolfram|Alpha?

王翔:Google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要寻找一些现有的信息,比如公司网页地址,或者具体文章,我会使用Google。如果我需要一些新的信息,或者对信息进行对比,我会使用Wolfram|Alpha。比如我要比较Google和Microsoft两个公司股价、资产的对比,我就可以使用Wolfram|Alpha。Wolfram|Alpha网站上有这样的demo。同样的信息,如果用户在Google上搜索,可能要多花很多时间。而Wolfram|Alpha可以帮用户进行对比处理。

优比客:哪些用户可能成为忠实用户?

王翔:我们希望Wolfram|Alpha能为所有用户提供价值,让各种各样的人都可以使用。Wolfram|Alpha的查询界面,采用的是自然语言 方式。比如,我可以查北京的天气是怎么样的。当然我们提供的信息更侧重于 数量方面,可能更适用于专业技术人员和教育用户这些人。

优比客:普通用户使用Wolfram|Alpha是否需要一个学习过程?

王翔:我觉得这是两方面的。一方面,从用户来说,在使用过程中,我们试图让用户能够使用自然语言输入得到结果。但不同的语言输入,产生的结果可能不一样。用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过程,在使用中学习怎样搜到更准确的信息。Wolfram|Alpha的使用可以是完全直观的。从公司角度看,Wolfram|Alpha作为一个产品,在算法等方面也在不断改进。

优比客:由专家提取、整理信息,成本很高。未来Wolfram|Alpha的收入能覆盖这些成本么?

王翔:对于Wolfram|Alpha这个新产品来说,具体能够产生多少利润现在还无法预测。但目前,Wolfram|Alpha已经在很多地方得到极大的关注和广泛兴趣。从商业模式上来讲,我们比较乐观。但是具体的项目回报,还不清楚。

优比客:现在这个6层楼都是Wolfram研究公司的办公室么?

王翔:5、6层都是,4层有一大部分,3层一小部分是我们的。

优比客:除了Champaign以外,Wolfram研究公司在其他地方还有分支机构么?

王翔:我们在英国、日本有分公司,波士顿分部。在英国、日本的都是市场部门。因为Stephen经常在波士顿,那里的分部也涉及一些研发和NKS方面的工作,包括一些特别项目也在那边。主要的研发是在Champaign这里进行的。Stephen本人大部分时间待在波士顿,但会定期到Champaign,而且每天都会有电话和视频会议。

优比客:为什么Wolfram研究公司会把总部设在Champaign?

王翔:Stephen原先是UIUC的教授。公司1987年成立的时候,Stephen就在这里。Alpha背后使用的技术,完全是基于早年公司开发的Mathematica,所以我们目前的技术,从87年公司成立以后就不断在积累了。

优比客:公司有多少员工?

王翔:公司全世界员工有3百多人,其中总部这边的员工人数超过一半。我们的员工来自世界各地,背景也不同,包括物理、化学、数学、计算机等各方面。这让我们公司无论在开发Mathematica还是Wolfram|Alpha时,都有很强的各领域专业人才。而且,每年我们都会招实习生来做各种各样的项目。

优比客:目前公司的利润来源是否都来自80年代开始销售的Mathematica软件?

王翔:Mathematica是我们最主要的产品,我们还有一系列围绕它形成的软件产品家族。

优比客:Wolfram|Alpha推出后,公司将会搜索引擎和Mathematica软件各有侧重,还是会把重点放在搜索引擎上?

王翔:Wolfram Research will continue to focus on Mathematica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ical software and its commitment to education and technology. Wolfram|Alpha was made possible because of the software that Wolfram Research has created.

优比客:Wolfram|Alpha中涉及到很多Mathematica的功能。Wolfram|Alpha免费版本会影响Mathematica的销售么?

王翔:Wolfram|Alpha的确是基于Mathematica平台的。用户可以得到一些信息,但更侧重于提取一些简单的信息。如果要进行复杂的处理和数学分析,Wolfram|Alpha平台不能直接进行,还要使用Mathematica。另外,在Wolfram|Alpha上面,可以直接把搜索结果送到Mathematica进一步处理,比如可以做成一些商业文档,或进行深入的分析计算。

优比客:Mathematica软件的售价如何?

王翔:教育版本价格在1100美元左右,主要面向教育用户,比如学校、老师等等。商业版本的价格大概是2500 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学生用户,在中国,我们的策略跟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有一个新的市场推广项目,是给所有的中国学生提供免费的Mathematica软件。

优比客:这是个很棒的项目,对中国教育界的贡献非常大。

王翔:我们在跟国内的老师、同学交流中,了解到他们有这种强烈的使用Mathematica软件的希望。中国的学生缺乏购买 力,但又强烈需要接触新的科技。另外,这个新项目在具体操作上,因为技术原 因,必须一个一个学校具体去做。

优比客:具体的实现方式,是跟学校合作,在学校机房安装?

王翔:仅提供学生把软件安装当个人电脑上

优比客:那教育版功能上和商业版本相比有区别吗?

王翔:功能是一样的,但使用时间上有限制,一年。

优比客:目前已经跟多少学校已经建立合作了?

王翔:现在有中科大,南开,北京交通大学,华南理工,电子科技大学,大连理工,同济等9所大学。很多学校还在申请。

优比客:Stephen 是个天才,公司员工眼里的Stephen是什么形象?

王翔:每个人的看法可能不一样。我的个人看法是,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在与人交谈时,可以迅速抓取关键信息和重点,提出尖锐的问题,无论是技术还是商业方面。Stephen同时还是一个工作非常勤奋的人。他出版的那本1千多页的「A New Kind of Science」里,没有引用任何参考文献。书中涉及的信息,都是他通过电话等方式直接获取的第一手资料。

untitled

Wolfram Alpha将在下周一正式发布。还没听说过这个全新搜索引擎的朋友,可以看这里。Alpha搜索引擎(更恰当的说,是computing engine)以它的发明者Stephen Wolfram博士命名,参与研发的人员全部来自Wolfram Research公司。Stephen Wolfram,1959年出生于伦敦,先后就读于伊顿公学、牛津大学,15岁时发表第一篇科学论文,20岁时获得加州理工大学理论物理博士学位,22岁获得MacArthur奖(美国跨领域最高奖,丘成桐84年获得该奖时35岁),23岁时创立复杂系统研究(complex systems research)领域,27岁时开发Mathematica,43岁时出版「A New Kind of Science」。其中,Mathematica同时获得了技术与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成为支撑Wolfram Research公司的旗舰产品。一句话,Wolfram博士是个不世出的天才。

为了下周一的发布,Wolfram Research公司准备了多个数据中心,其中有全球排名前40第44的超级计算机,也有大规模Dell服务器集群。这几个数据中心,总共可以承担每天1.75亿次查询。然而,还是有人担心,发布当天网站会瘫痪。

Wolfram Research公司总部设在Champaign,也就是University of Illinois所在的大学城,这里有美国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

这两天,优比客收到了Wolfram Alpha的测试邀请,并访问了Wolfram Research公司总部。这里,先简单说说对Wolfram Alpha搜索引擎的第一印象。对Wolfram Research公司的采访内容,稍后再发上来。

有人将Alpha视为Google杀手。其实,这个搜索引擎既不是Google,更不是Google杀手,甚至跟Google几乎没有相似之处。Alpha的目标是对人类知识进行计算,通过接近自然语言的界面,回答一些事实性问题。Alpha与Google的重要区别在于,后者仅仅索引互联网上的已有知识,而前者却有相当潜力制造出原先并非显式存在的知识。

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a1

1个苹果加2个桔子等于?

a2

基于Mathematica的Alpha,解方程自然不是问题。

a3

直接比较两只股票。

a4

北京大学似乎不如中国石油大学有名?

a5

红黄紫凑在一起,是什么颜色?

a6

爸爸的哥哥的女儿,是?

a7

比较两个网站。

a8

哪些词以“age”结尾?

a9

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和女人,财富相差多少?

把Alpha跟Google比,无异于把苹果跟桔子比较。Alpha并非Googel那样的通用搜索引擎,但在某些方面,它可以大大缩短用户查找信息的时间。Alpha发布后,用户数量可能不会很快增长,但肯定会形成一个铁杆粉丝群。遗憾的是,Alpha目前还不支持英文之外的其他语言。

几天之后,有兴趣的朋友就可以直接访问www.wolframalpha.com,感受它带来的全新搜索体验。

Update: 发完这篇文章,本客发现wolframalpha.com主站已经可以访问。根据ReadWriteWeb的说法,今晚Alpha将开始“soft launch”,并且“Alpha will gradually open its doors to everybody throughout the weekend”。

  • Loading
  • 最新文章

  • 标签云

  • Who is 优比客


    计算机科学博士、可穿戴设备研究者、互联网创业者、商业评论人和风险投资人。曾共同创办海词,先后设立联想集团硅谷并购办公室和联想科技种子基金,负责百度在美国的开放创新业务,现管理硅谷多支科技创投基金。多次担任黑马大赛、Demo中国、教育部春晖杯、中国教育电视台《创赢未来》、硅谷SVIEF、UCAHP、MIT-CHIEF、GMIC G-Startup等创业大赛评委,同时也是科技部科技评估中心特聘专家、北京团市委青年创业导师、南京321创业人才引进计划评审委员。